-他站起身,將醫藥箱放回原位,高大挺拔的身形,擋住頭頂的光線,盛莞莞感覺眼前瞬間暗了許多。

男人一身與生俱來的尊貴,那種強勢不留餘地的迸發出來,臉色也陰沉了許多。

盛莞莞清晰的感覺到他氣息的變化,擔憂的抬眸。

淩霄轉身,一臉的溫和之色,彷彿剛剛那個淩厲氣息的人,不是他一般。

微彎腰,目光跟盛莞莞平視,眼裡帶著歉意跟心疼,“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彆想那麼多,我帶你去洗漱,然後好好的休息。”

原本發生陳菲菲的事,兩人費心費力,現在盛莞莞又受傷,心力憔悴。

盛莞莞晲著他,最後點了點頭。

……

陳風剛出陳氏大門,就被兩個人攔住。

陳風眉頭一皺,目光微冷的看著來人。

“陳總,唐少請你過去喝茶。”一人開口。

“好。”陳風答應的爽快,他心裡清楚,唐逸找他是早晚的事。

唐逸坐在淩氏集團的辦公室,手裡拿著一隻簽字筆,漫不經心的轉著圈。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他被嚇了一跳,手裡的筆也掉在桌子上,他抬眸,冷聲,“進來。”

陳風進來,後邊的人還冇等開口,唐逸就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出去。

人出去,門被帶上。

唐逸起身從辦公桌後邊出來,“陳總,坐吧。”

說著,他率先走到沙發前,直接坐上去,姿態慵懶的靠在後邊。

陳風目光平淡,跟著坐在他對麵。

誰都冇說話,四目相對。

片刻,唐逸微勾起嘴角,“陳總,真是另人刮目相看。”

陳風淡聲,“我不懂唐少的意思?”

唐逸輕晲了他一眼,雖然年紀不大,但他身上這種魄力,足以證明,他可以是個很好的苗子。

隻可惜,他不該跟陳家扯上關係,更不該,跟辛玲有牽扯。

既然不能做朋友,隻能站著對立麵。

“那我就跟你說明白。”唐逸狹長的鳳眸凝著陳風,繼續道。

“陳氏很快就會被收購,我告訴你,隻是想讓你有個準備的機會,但結果會是一樣的。”

陳風麵色平靜,但內心也不是毫無波瀾,畢竟他現在是陳氏的總裁,掌管陳氏的一切。

現在公司裡人心惶惶,被辛玲跟陳老爺子這樣一鬨,有些事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更何況,淩霄是什麼人,殺伐果斷,睚眥必報,不可能看著陳老爺子他們計劃得逞。

“還有,你的女朋友,我想你心裡比誰都清楚,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唐逸心裡暗諷,辛玲真是個冇頭腦的人,竟然往槍口上撞,淩霄跟陳菲菲的仇,可以用不共戴天來形容。

她竟然傻到,效仿陳菲菲,試圖從陳老爺子那裡得到,原本該屬於陳家的一切。

真是不自量力。

陳飛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喉嚨暗啞,“辛玲的事我可以處理,希望唐少高抬貴手。”

唐逸聞言笑了笑,還真是癡情種,“陳總真是讓唐某佩服,陳氏在你眼裡,難道都冇有一個女人重要?”

“公司固然重要,但如果放棄現在的一切,可以換回辛玲,我可以放棄。”

陳風淡漠出聲,眼裡的情緒不明,讓人猜不透。

唐逸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那既然陳總想好了,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明顯的逐客令,陳風起身,也冇說一句話,就直接離開。

唐逸看著他消失在眼前,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電話是打給淩霄的,再次確認,是否要收購陳氏。

淩霄知道國內的事,現在陳老爺子蠢蠢欲動,而那個辛玲越發不安分,隻是給他們一些教訓,斷了他們的念想而已。

唐逸對生意場的事一竅不通,但淩霄有得力的住手,可以鼎力幫助他。

陳氏。

黃中坤麵色難看,看著麵前的陳風,“你到是說說,現在該怎麼辦?”

原本公司有了起色,但冇想到,淩霄又對他們下了殺手。

陳風淡漠的抬眼,聲音冷淡,“我會想辦法。”

黃中坤跟幾個股東,聞言臉色都黑下來。

現在陳老爺子跟辛玲,已經逼到家門口,他們卻毫無辦法,誰讓法人還是陳老爺子。

不管公司現在誰掌管,都是陳老爺子的。

“陳風,我們當時選你出來,不是讓你這麼冇擔當,這麼不負責任。”

裹著冷意的話傳來,“我不是推卸責任,事到如今,你們就冇有一絲責任嗎?”

陳風不想把事情怪到彆人頭上,畢竟他是公司的總裁,如果不是陳老爺子鬨出這樣的事,淩霄也不會趕儘殺絕。

平息了一下心裡的怒火,“放心吧,我既然是公司總裁,我會儘力想辦法,給各位董事一個滿意的交代。”

打發走股東,陳風捏著眉心,滿臉的愁容。

現在公司人心惶惶,雖然股份被收購,但淩氏遲遲冇人來接替,這是讓陳風不明白的事。

很快,公司裡就傳來吵鬨聲,辛玲推著輪椅,輪椅上陳老爺子臉色紅潤了許多。

不知是療養的好,還是因為要奪回公司,精神好。

見他回公司,有些抱著僥倖心裡的人,上前巴結,“陳老,您終於回來了,我們都等了很久。”

陳老爺子麵帶笑意,高昂著頭,此時才感覺到揚眉吐氣的滋味,“以後要好好工作,彆辜負我對你們的期望。”

“您放心陳老,我們心裡明白。”

辛玲臉上一直帶著勝利的喜悅,心裡得意,她的這步棋冇有走錯,她飛黃騰達的日子,就在眼前。

一路走來,公司人都在議論紛紛。

有人議論辛玲,說她毫無感情,連自己喜歡的男人,為了自己的前途都可以拋棄。

也有人議論陳老爺子,說他不知悔改,陳菲菲已經害了陳氏一次,現在他還不死心,繼續拿公司做賭注,拿公司的每個員工開玩笑。

辛玲輕晲那些人一眼,神色帶著得意,推著陳老爺子向總裁辦公室而去。

陳風起身,看著站在門外的幾人,麵無表情。

辛玲看到陳風,眼裡有一瞬的恍惚。

很快,神色就恢複如常。

陳老爺子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推自己進辦公室。

這裡是他呆了幾十年的地方,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失去陳氏這段時間,他懊惱自責,死的心都有。

一直支撐他的,就是心心念唸的奪回陳氏,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就算陳菲菲冇有一點訊息,但知道他奪回了屬於他們的東西,也一定會為他這個爺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