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芷萱剛剛到住的地方,她媽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給她一頓數落,最後勒令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跟陸新之分手,要把人給追回來。

任芷萱掛斷電話,目光茫然的看向窗外。

外邊漆黑一片,隻有幾許繁星眨著眼睛,彷彿明白她此刻的心情,冷夜照下,讓原本就白皙的臉頰,此時看上去更加清冷無助。

漫長的夜,在晨曦的到來時落下帷幕。

任芷萱收拾好自己,看了一眼臉頰,上麵已經看不清昨天的巴掌印,恢複如初。

剛下樓,就見到外邊的車子,陸新之修長的身形依靠在車門上,彷彿一塑雕像般。

聽見聲響他轉眸,視線跟任芷萱交彙。

“你怎麼在這?”任芷萱凝眉。

她想快刀斬亂麻,跟他亦跟陳風。

“送你去上班。”陸新之忽略她眼底的無奈之色。

“謝謝,不過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任芷萱說完,就邁著步子離開,連頭多冇回。

看著倔強的任芷萱,陸新之眸光暗了暗。

直到看著她進入公司,陸新之纔開車離開。

任芷萱感覺氣氛不對,所有員工都對她指指點點,而且小聲的議論。

任芷萱直到,是因為昨天的事。

她無愧於心,微昂著下巴,邁步直接去了策劃部。

但剛到策劃部門口,就聽見裡邊有人議論,“你們看新聞了嗎,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個男人聲音響起,帶著不屑,“哼,看她長的挺好看,平時一副清純的模樣,原來已經被人糟蹋了。”

任芷萱眉頭一皺,這個聲音是王經理的,他的話是什麼?

“真是人不可貌相,原來她竟是這樣的人,我也奇怪,她發生這樣的事,怎麼感覺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

王經理眼眸一轉,心裡正在記恨那天的事,“她就是那樣的人,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難道你們忘了昨天發生的事?”

昨天辛玲跟任芷萱的事,現在在公司裡已經被傳開,任芷萱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小三。

大家聞言都麵露鄙夷之色,對任芷萱的認知大大的改變。

任芷萱邁步進去,麵色一片清冷,直接走到座位前。

聽見腳步聲,大家同時看過來,見任芷萱進來,同事都有些不好意思,紛紛離開回自己的位置。

王經理眸光冷凝著,看到如此漂亮,身材姣好的任芷萱,他心裡的*火壓不住。

“任芷萱到我辦公室一趟。”

任芷萱轉眸,“王經理有事?”

“公事。”王經理說完,轉身走回辦公室。

任芷萱無奈,畢竟現在自己的職位擺在那,身上也有職責,不能不顧。

看她進入經理辦公室,同事們又都嘰嘰喳喳的說起來。

“你們說她進去,王經理會對她做什麼?”

“誰不知道王經理的德行,看她那模樣心癢難耐,你說能做什麼?”

大家哈哈一笑,最後都捂住嘴巴,怕被裡邊的人聽到。

……

初春的風甚有涼意,盛莞莞攏了攏身前的衣服,目光平靜。

淩霄放下手裡的檔案,抬眸,女人站在陽光下,絕美的臉帶著憂鬱。

手機彈出一條新聞,‘叮’的一聲,讓盛莞莞回神,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臉色一變,驚撥出聲,“淩霄,快看新聞。”

淩霄拿出手機,也看到了新聞內容,凝了凝眉。

“怎麼會這樣?”盛莞莞焦急,陳菲菲的孩子怎麼可能是**博的。

上次聽他們說過,後來陳菲菲明顯被人藏起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越看臉色越不好,盛莞莞有些緊張,臉色都不好起來。

淩霄怕她受不住打擊,起身將她拉著坐到沙發上,“新聞的事我會調查清楚,你先彆著急。”

淩霄麵色冷峻,但看向盛莞莞,眼裡卻帶著關心之色。

讓他們萬萬冇想到的事,新聞上,不僅說陳菲菲的孩子是**博的,故意中傷**博。

竟然誣陷**博教唆陳菲菲,綁架淩霄的孩子,而現在他們兩人關係不錯。

故此說淩霄被人利用,還不自知。

**博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將市場打到國內,以便報複當年他離家出生的仇恨。

新聞一出,**博的公司就受到很大的印象,股份也一直下跌。

張家。

張夫人臉色焦急,“淩先生,實在抱歉,把你們也捲了進來。”

**博一臉怒氣,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砰’的一聲,“該死的,竟然又被他算計了。”

“現在打算怎麼辦?”淩霄出聲,“他那麼想打入國內市場,那我們不如幫他一下。”

話落,幾人同時看過去。

淩霄似笑非笑,眼裡露出詭異的光。

“你想……”**博有些不確定,看著淩霄微眯著的神色眼眸。

淩霄點了點頭,“那我們就順水推舟。”

**博隨即笑笑,“我現在到有些期待。”

他跟寒爺對峙多年,一直冇分出高低,可以說,隻要兩人盯上的東西,誰都冇得到多少好處。

現在他竟然如此野心,連淩霄都牽扯進來,那就彆怪他們不客氣了。

盛莞莞靠在車子後座,轉眸看向旁邊的男人,“你確定要這樣做,真的有把握嗎?”

淩霄雖然冇說,但她清楚他的行事作風,這次恐怕……她有些擔心。

淩霄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嘴角微勾,“放心吧,我有把握。”

他將自己最重要丟失,現在莞莞在他身邊,是對他唯一的安慰,就算是要搭上整個淩氏,他也毫無怨言。

莞莞跟孩子是他的底線,現在寒爺想要逼他一把,那就如願以償,讓他見識一下,他淩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掌握的。

“不管做什麼,都要確定自己的安全,如若不然,我跟孩子怎麼辦?”

盛莞莞輕聲,語氣帶著黯然。

找到孩子,再讓她失去最愛的男人,那她該如何接受以後的生活?

“我知道。”淩霄喉嚨沙啞,眸光深了深。

車子平穩行駛,突然,司機一個急刹車,車上的人直接向前撞去。

淩霄凝眉,冷聲,“怎麼回事?”

他不相信,車子開的好好的,司機會犯這樣的錯誤。

司機有些焦急,“不好意思淩先生,突然跑出來的人讓我閃躲不及,還好……”

如果他不及刹車,現在人就被他撞飛了。

淩霄透過車窗,冷凝著外邊,一個人筆直的站在車前,目光直視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