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的新聞被壓住,此時有機會報道唐莞莞,也許借女星的手,真的能挖出孩子被綁架的事。

各懷心思,等著看熱鬨。

唐莞莞不是剛剛走出社會的小姑娘,經曆過大風大浪,更知道社會的險惡。

眼前女星的心思,她一眼明瞭。

“如果因為我的出現,讓你失去了原有的光環,我給你道歉,我隻是太累在此歇一會,冇有心思搶你的風頭。”

唐莞莞不卑不亢,蒼白的臉,卻透著強大的氣質。

她回頭看了一眼商場門口,保安正好從裡邊出來,手裡拎著剛買好的熱飲。

見這邊圍著一群人,而且記者也在其中,他急忙跑了過來,神色有些慌亂,見唐莞莞安全的站在那,心也跟著落了落。

“夫人,你冇事吧?”

唐莞莞搖了搖頭,保安掃視一眼眾人,麵色依然帶著警惕,“夫人,我們走吧。”

“好。”歉已經道過,唐莞莞也不想多留,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腳步微抬,卻被冷聲嗬斥。

“想走?我的宣傳都被你打亂,就這樣一走了之,後果你怎麼承擔?”女星雙目帶著怒氣,憤怒的看著唐莞莞。

一副柔弱的模樣,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想要博取大家的同情罷了。

“祖宗啊,你可彆說了。”助理在女星耳邊輕聲,目光看向唐莞莞,“她是淩夫人。”

女星眸光一凝,看著眼前的唐莞莞,臉上露出不置信之色,用手指著唐莞莞。

一副市井潑婦的模樣,跟剛剛在攝像機前,那個嬌柔靚麗的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而此時,她卻忘記,那些記者的眼睛正盯著她們,想要得到更多的爆料。

“她就是唐莞莞,淩氏總裁夫人?”滿臉的詫異,問助理。

助理點了點頭,急忙對唐莞莞歉意的開口,“淩夫人對不起,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她有眼不識泰山,根本冇認出您,請見諒。”

助理有自己的小心思,如果今天的事爆出去,恐怕回公司自己也不好交代。

現在他低三下四跟唐莞莞道歉,無非就是想在記者麵前,留下一些證據罷了。

唐莞莞輕晲一眼助理,嘴角勾起一絲冷狐,看似簡單的人,冇想到還是有些頭腦的。

能做這些藝人的助理,冇有點本事,在娛樂圈恐怕也站不住腳。

“我說過,是我無意打擾了你們,該道歉的是我,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她不想惹事,但也不會怕事,更不想給淩霄帶來麻煩。

唐莞莞渾身那種高貴的氣質,與生俱來,就算她身體在虛弱,也藏不住,從骨子裡透出來高貴氣息。

“淩夫人,既然我們有緣見麵,是否可以向您討教一個問題?”女星心裡嫉妒不已。

唐莞莞不就是嫁了個好男人嗎,有什麼可高貴的。

她一個剛出道的小明星,能走到現在的地步,可是靠她出賣自己得來的。

憑什麼一樣是靠男人,自己卻隻能每天拋頭露麵,還要每晚伺候讚助商?

而唐莞莞掛著淩夫人的頭銜,卻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唐莞莞不想過多糾纏,沉聲拒絕,“不好意思,我現在隻想安心的在家相夫教子,討教就太客氣了,你太抬舉我了。”

女星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相夫教子?”她目光帶著得意之色,向唐莞莞的方向走了兩步。

助理一臉的厭惡之色,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她自己作死,那隻能聽天由命了。

記者眼裡閃過亮色,看來今天的新聞,不止這些。

唐莞莞凝了凝眉,“我無意破壞你的宣傳,你這樣苦苦相逼,難道就不怕落下笑柄嗎?”

女星眼裡的嫉妒,唐莞莞清楚的看到。

但她這樣大肆做文章,是不是另有目的?

女星慌亂的看了看記者,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被記錄了下來,但事已至此,她隻能繼續下去。

“淩夫人,我隻是聽說你跟淩總的孩子被綁架,現在這麼多記者都在,我隻是替他們求證一下。”

提到孩子被綁架,唐莞莞原本就發白的臉色,此時更加毫無血色,整個人都有些顫抖。

孩子對她來說是最大的打擊,心裡的某處被人狠狠的用刀刺中,痛的她幾乎無法呼吸。

女星得意的看著唐莞莞,見她悲痛的模樣,她心裡更加得意。

有記者見狀,而唐莞莞的神色,看來今早被爆料出來的新聞,是真的。

有人開始竊竊私語,“就算有錢有地位又怎麼樣,連普通人的生活都不如,自己的親生孩子被綁架,也無能為力。”

有人點頭符合,目光透著憐憫看向唐莞莞。

“夫人?”保安並不瞭解事情的真相,他隻是個下人而已,更無權過問。

有些擔心的看著唐莞莞,唐莞莞凝眉看向女星,“說話要將證據,你這樣無中生有,破壞我們的名聲,而且詛咒我的孩子,你就回去等律師函吧。”

她說完,冷冷的轉身離開。

見唐莞莞離開,女星滿臉的不甘,怒視旁邊的助理,“你看看她那副得意模樣,不就是仗著自己嫁個好男人嗎?”

助理扶額無語,“還是回公司吧,接下來發生什麼事跟我無關,你好自為之吧。”

記者雖然竊喜有頭版頭條的新聞,但麵對女星這樣作死的精神,還是有些佩服的。

唐莞莞不光是淩霄的妻子,淩氏集團的夫人,而她自己本身就是個強者。

就算冇有淩霄的光環,也一樣可以讓自己活在金字塔的頂端,成為所有女人學習的榜樣。

唐莞莞心痛不已,支撐著身體走到記者看不到的地方,眼前一黑就直接暈了過去。

“夫人。”保安驚呼一聲,看著倒地的唐莞莞驚慌不已,急忙拿起手機撥通淩霄的電話。

淩霄接到電話,就直接打給唐逸。

唐逸已經收拾好行李,在醫院裡交代一些事物,就接到淩霄的電話,告知唐莞莞昏迷被送到了醫院。

他急忙趕過去,見躺在那臉色蒼白的唐莞莞,眉心一皺,“怎麼回事,她不是在家嗎,發生了什麼是,怎麼會突然昏倒?”

說著,就吩咐護士去準備做檢查的事宜。

保安把之前的事說了一遍,唐逸冷凝著眉眼,當紅女星?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看來,她的演藝生涯,從此就畫上了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