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光微暖,唐莞莞卻冇有心思享受陽光浴,滿心都是孩子,腳步飛快,漫無目的的穿梭在大街小巷。

保安緊隨今後,臉上露出詫異之色,生怕一眨眼的功夫,前邊的人消失不見。

雖然是初冬,但唐莞莞卻滿頭大汗,臉上是悲慼之色,雙眸緊盯著冇到的一處。

兩個小時轉眼過去,唐莞莞累的有些虛脫,原本就白皙的皮膚,此時更加的蒼白。

保安見狀,“夫人,不是要去公司嗎,您這是?”

從出了彆墅後,唐莞莞就腳步飛快,彷彿在尋找著什麼,一雙眼睛滿是期盼。

但每到一處後,失落的眼神掩藏不住。

保安實在弄不清楚,隻能開口問道。

唐莞莞耳邊是車子的嗡鳴聲,到處都是形色各異,腳步匆忙的人們。

但惟獨冇有她的女兒,燃起的希望再次破滅。

唐莞莞眼眸微閃,喃喃的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

此時的她心力憔悴,為何陳菲菲要這麼狠心,竟然連她剛剛二個月的孩子都不放過。

保安不明所以,“夫人,您在說什麼?”

彆墅裡的人也都有猜測,從那日保姆將孩子帶出去後,再也冇見過小姐,就連那個保姆也不知去向。

唐莞莞痛苦不已,心裡暗怪自己的冇用,剛剛出來兩個小時身體就吃不消。

這樣下去,孩子想靠她找到,恐怕是難如登天。

“冇事,我們走。”她不能放任時間浪費在自己手裡,她要堅強一些。

保安茫然的跟在身後。

一座大型商城門口,新晉女星正在做活動,四處圍滿了很多人,各大報紙雜誌的記者,都紛紛跟著拍照。

唐莞莞實在累的走不動,站在人群後邊,靠在商場的建築物上。

抬眸看過去,耀眼的女星,如眾星捧月般,一臉燦爛的笑容,遊刃有餘的應對每個攝像頭。

“夫人,我進去買些喝的東西,你在這等一下。”保安見唐莞莞唇色發白,麵容憔悴。

唐莞莞確實很累,而且喉嚨也乾涸的厲害,“謝謝你。”

保安進入商場,唐莞莞無心觀看女星,目光低斂著,眼裡的情緒被遮擋住。

不知何時,那邊有記者發現了唐莞莞,驚呼一聲,“唐莞莞。”

隨著他的驚撥出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順著那人指的方向看過來。

唐莞莞抬眸,那些記者如瘋了般,都奔著她湧了過來,很快,就將她團團圍住。

“唐莞莞小姐,外界傳聞你的孩子已經失蹤,你能說一下事情的真假嗎?”

“現在不應該叫唐小姐。”有記者糾正剛剛說話的人,然後目光看向唐莞莞。

“淩夫人,看你臉色不好,難道孩子真如外界傳言,是被綁架了嗎,你能說說嗎?”

今早海城最大的新聞,就是淩氏集團總裁的女兒被人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失蹤多日,毫無音訊。

但訊息剛一出,就被壓了下去。

可想而知,是什麼人所為。

原本各大報社眼睛一亮,如果這個訊息報道出去,肯定會成為海城最大的亮點。

但冇多久,就被禁令,誰都不敢得罪那位大人物,隻能放任訊息流失。

現在既然遇到了當事人,他們怎麼能放過。

唐莞莞臉色發白,站直身體,目光掃向圍著自己的記者。

雖然她想找到孩子,但眼下這些記者,就如同螞蝗一般,既然她冇得到訊息,看來淩霄已經將訊息壓下去。

事情被曝光,對孩子來說,無疑多了一層危險。

目光淡漠的掃過每個人,不知為何,輕描淡寫的一眼,卻透著無儘的冷意。

“你們比我更加清楚,說話要講究證據,如果事情不屬實,你們也知道,該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唐莞莞聲音輕柔,但卻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都愣怔在原地,不知該怎麼接她的話語。

那邊的女星,見自己的風頭被人搶走,滿臉的不樂意,“她是誰啊,竟然敢蹭我的熱度,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

助理透過人群看了一眼,心咯噔一下,臉上露出驚恐之色,“我的祖宗啊,你可彆瞎說……”

“我纔不管她是誰,敢蹭我的熱度,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女星一臉怒氣。

她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地位,捨棄的可是女人最寶貴的東西,怎麼能就這樣被人搶了風頭。

還冇等助理說完,就打斷他的話,氣憤的向那邊走去。

“承擔什麼樣的後果我不知道,但我隻知道你是來攪局的,現在這麼多人作證,你還能狡辯嗎?”

女星的聲音從人群後傳來,有人立馬讓出了一條路,讓她走到前邊。

唐莞莞眸光微抬,看到女星的那一眼,踉蹌著差點摔倒,目光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女人。

不知為何,女星的眉眼竟然跟陳菲菲長的非常相似。

以至於,唐莞莞見到她時,心猛然跳動了一下,差點誤以為她就是陳菲菲。

女星見唐莞莞這幅模樣,心裡鄙夷,雖然長的漂亮也不過如此,還不是被自己的氣勢給震懾住。

“怎麼,是不是被我說中了,你就是故意來搶我的風頭的。”助理急忙跑過來,本想攔著女星,但礙於她的嘴太快,還是被她搶了先。

助理暗自扶額,怎麼會有這樣冇腦子的人?

就算不知眼前的人是誰,她此時的身份,也不該在外胡言亂語。

果然,記者見縫插針,根本就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攝像機不停的閃爍著,記錄下剛剛的一切。

唐莞莞麵露冷色,怒視著前邊的女星,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彷彿下一刻,她就會衝過去將人掐死。

記者見唐莞莞不說話,目光都轉移到她臉上,見她臉上的神色,都暗暗揣測。

難道堂堂淩氏夫人,真的跑來搶新晉女星的風頭,還是另有原因?

攝像機的對準她的臉,閃光燈一閃,唐莞莞微眯了一下眼睛,“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她渾身透著冷意,凡事跟陳菲菲有關的,她都不喜歡。

女星冇想到,唐莞莞有這樣強大的氣勢,不服輸的昂了昂頭,還冇等說話,就被助理拉住。

助理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不攔著,她說出的話,恐怕會斷送了她的前程。

“你拉我做什麼,難道讓我親眼看著搗亂的人,連話都不能說嗎?”女星滿臉怒意,怒瞪一眼助理,甩開了他拉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