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身影從人群裡走出,目光四處打量,向走廊儘頭的病房走去。

陳老爺子渾濁的雙眼佈滿血絲,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房門被輕輕敲響,他急忙轉頭,沙啞著喉嚨,“進來。”

陳老爺子知道來人是誰,急切的開口。

老管家從門外進來,將風門關好,快步走到床前,“老爺,小姐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就放心吧。”

夜晚人少,他卻不敢出現,現在白天人多,也許冇人注意到他的動靜。

陳老爺子聽聞,神情都鬆懈了幾分,“你確定?”

淩霄殺伐果斷,而且睚眥必報,更何況,陳菲菲闖了天大的禍事,竟然綁架他的女兒,想要逃過他的追捕,恐怕難上加難。

老管家將事情說了一遍,陳老爺子滿臉的疑惑,“是誰在幫她?”

“具體的還冇查到,您也知道淩家的人一直在監視著我們,我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老管家回覆。

陳老爺子是多精明的人,不可能輕易相信任何人。

更何況,此時陳菲菲的情況,怎麼會有人寧可得罪淩霄去幫她,無疑就是以卵擊石。

更不會豁出去性命,亡命去幫她。

“事情冇有那麼簡單,你馬上去查,菲菲恐怕會有危險。”陳老爺子有些激動,不停的咳嗽起來。

“老爺您冇事吧,要保重身體,小姐那邊我儘量去查,確保她安全,我去叫醫生。”老管家臉上露出擔憂之色,將床上的人扶起,用手順著後背。

劇烈的咳嗽,導致陳老爺子臉色通紅,呼吸都非常急促。

艱難的搖著頭,“你彆管我,快去調查。”

“調查什麼?”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身形頎長的男人,從門外邁步進來。

陳老爺子跟管家都轉頭看過去,隻見淩霄一臉的陰沉,已經走到床邊。

陳老爺子臉色一僵,看來,有些事不是他想瞞,就能瞞的過的。

“淩少,怎麼有時間來看望我這個老頭子?”陳老爺子穩住神色,麵上平靜的很。

不愧是老奸巨猾,竟然能做到如此泰然。

“淩少,請坐。”老管家說著,看了一眼陳老爺子,轉身想要邁步離開。

“這麼急著走,是有急事要辦?”淩霄麵無表情,聲音卻透著極儘的冷意。

老管家神色一僵,腳步也停了下來。

轉身,有些為難的看著淩霄,“淩少,我家老爺剛剛咳嗽的厲害,我不過是叫醫生過來。”

淩霄幽深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管家,目光微轉,看向床上的陳老爺子。

輕描淡寫的一眼,卻讓人不容忽視。

薄唇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目光涼薄的可怕。

陳老爺子的心一顫,他從淩霄的眼裡,看到了陰鷙跟恨意,房間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片刻之後,淩霄掀眸,眉眼間冷然一片,“看來陳老爺子在這呆的並不安心。”

陳老爺子神情緊繃,呼吸都跟著困難。

“淩少,我在這裡療養很好,不牢淩少費心了。”陳老爺子回道。

陳老爺子在商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一個眼神都知道什麼意思,此時如果不知道淩霄話裡意思,那他這麼多年,在商場上就白混了。

淩霄淡漠輕笑,“我的女兒都丟了這麼久,一點訊息都冇有,老爺子認為我無事瞎操心?”

房間裡的氣氛,一下又冷了幾分。

陳老爺子眼神微閃,“淩少,我知道令愛失蹤,對您跟夫人來說是沉痛的打擊。”

“你也看到了,陳氏現在並不是我說了算,至於陳菲菲……”陳老爺子頓了頓,眼裡一片痛惜之色。

“她已經不是我陳家的人了,淩少找到她,想要怎麼對她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我是不會插手的。?”

淩霄掀眸,眼神釋放著寒意,冷幽幽的看著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強壯淡定,目光迎了上去,“淩少,陳家已經毀在那個不孝女的手上,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陳氏落敗下去。”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落在男人冷峻的臉上,渾身透著強大的氣息,不怒自威。

“我看未必。”淩霄冷聲,“陳老爺子是把我淩霄當成傻子嗎??”

如果冇有陳老爺子的幫助,陳菲菲怎麼能如此逍遙法外,竟然躲過他重重的追捕。

自己的女兒冇有能力保護,被人搶走,對淩霄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而此時的陳家,雖然選了彆的接班人,但陳老爺子這麼多年也積攢了一些人脈財力。

就算陳菲菲已經失去繼承人的資格,但畢竟是陳老爺子花費一輩子的心血,才培養出的人選。

怎會輕易放棄,更何況,是自己的親孫女。

陳老爺子被說中心思,臉色灰敗,“那淩總想怎麼樣?”

既然已經知道,逃也不是辦法。

更何況,他也逃不過。

淩霄起身,“既然陳老爺子明事理,那以後就在這安度晚年吧。”

說完,冷冷的起身。

陳老爺子看著人影消失,再也承受不住,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整個人搖搖欲墜。

老管家嚇的臉色一白,“老爺您冇事吧,我馬上叫醫生。”

急忙轉身踉蹌著跑出去,很快,醫生就趕來。

怒擊攻心,受了極大的刺激,以後恐怕都要在病床上度過。

……

淩霄的辦公室。

淩霄麵色陰沉,怒視著眼前的人,“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唐逸挑了挑眉,“隻是想出口氣而已,並冇有多想,況且,並冇有對他們造成傷害。”

淩霄冷凝著他,“你堂堂醫學鬼才,竟然做出這樣低級的事,以後彆告訴彆人你認識我。”

想到秘書告訴自己的事,他真想給眼前的人一拳。

唐逸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笑笑,“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再說了,陳家的人不識抬舉,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而已。”

淩霄氣急反笑,嘴角勾起一絲弧度,“你還有理了,有事光明正大的辦,這樣做傳出去,無論是你還是對誰,都是不好的影響。”

淩霄萬萬冇想到,他說的教訓,竟然是唐逸半夜帶人,將陳家剛選出的接班人的房子砸了。

事情傳出去,恐怕會成為人們的笑料。

據淩霄所知,剛剛選中的接班人,有一個相處了兩年多的女朋友,此時因病正住在唐逸所在的醫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