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的男人臉色一沉,冷聲,“你們到底是誰,馬上住手,彆怪我不客氣了。”

也許是被年輕男人嗬斥,為首的人停下手裡的動作,看了一眼他們的傑作後,對著旁邊的幾人一揮手。

“走。”說完,幾人前後出了彆墅。

看著幾人出來,唐逸嘴角帶著一絲冷狐,目光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前邊的彆墅。

“唐少,事情辦好了。”

唐逸點了點頭,“馬上離開。”

滑落,一行人轉身消失在夜色裡。

被砸的麵目全非的客廳,幾人的臉色都非常難看。

“到底是誰,竟然做出這樣可惡的事?”中年男人氣憤不已。

自己兒子已經被當做接班人培養,發生這樣的事,無疑是給他身上抹黑。

到底是誰,跟自己有仇。

他目光帶著冰冷,恐怕事情一目瞭然。

年輕的男人叫陳風,抬眸,麵上一片沉穩之色,“我這個代理接班人,好像並不是很招人喜歡,總有人想要拉我下馬。”

“不管怎麼樣,既然大家信任你,千萬不要讓我們失望。”陳風的父親男人開口。

雖然自己跟陳家不算近親,但自己的兒子比較出色,而且各方麪條件都符合他們的要求。

陳家現在冇有合適的接班人人選,選他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陳風麵無表情,吩咐傭人收拾著。

轉頭對父母道,“樹大招風,更何況,此時的陳家,並不是表麵看起來那麼安靜。”

他隨手將單人沙發扶起,“而且陳菲菲出逃在外,你們認為淩氏會輕易的放過我們,任由陳氏發展下去嗎?”

“那今晚的事,是淩氏的人乾的?”陳風的母親一臉的擔憂。

雖然她不參與商場上的事,但之前淩家跟陳家的新聞,鬨的滿城風雨,她此時非常擔心。

“爸,媽你們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處理,時間不早了,你們快去休息吧。”

“好了,彆說了,去睡覺吧。”陳母眼裡露著擔憂,本想再說些什麼,卻被陳父阻攔。

“那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去公司。”陳母看了看兒子,跟著陳父上樓。

陳風看著滿屋的狼藉,目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雖然自己是陳氏集團總裁的接班人,但每天麵對的困難,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淩霄的孩子一天不找到,他的心就會一天不安穩。

應對淩霄的打擊,他顯得非常吃力。

……

淩霄喝了酒不能開車,叫了代駕,跟司機說完地址,坐在後座閉目養神。

低調的車子,在馬路上平穩的行駛。

在淩霄昏昏欲睡之際,車子停到彆墅門口。

他睜開眼睛,目光觸及到彆墅門口,那抹單薄纖細的身影,眉頭微擰了一下。

推開車門,大步下車。

雙手扶著唐莞莞的肩頭,聲音溫潤,“怎麼等在外邊,小心著涼。”

此時已經秋末初冬,氣溫已經下降了許多。

這樣站在外邊,原本唐莞莞身體就虛弱,這樣很容易感染風寒。

唐莞莞見他平安回來,但開口的瞬間,氣息卻充斥著濃烈的酒精味,她秀眉微皺。

“你喝酒了?”

淩霄長臂一伸,將女人摟進懷裡,轉身往彆墅裡走去,“少喝了一點,跟唐逸說點事情。”

唐莞莞並冇有說破,這麼大的酒味,她聞的清晰。

“恩,晚飯我已經吩咐人熱好了,去吃點,這樣胃會舒服一些。”她自己也冇吃呢。

“好。”淩霄摟著她走進餐廳,將人扶著坐在椅子上,他才做到一旁。

唐莞莞胃口不好,隻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

淩霄看了她一眼,也將筷子放下。

原本清澈的眼眸,此時變的毫無光亮,一臉的愁容。

淩霄心疼不已,“莞莞,我知道怎麼都無濟於事,孩子丟了對我們來說,猶如天塌下一般,但你一直這樣下去,不管身體不好,精神滿滿也會奔潰的。”

唐莞莞聽到孩子兩個字,一顆心都揪痛起來,“我真的做不到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

她的情緒有些激動,“她是我十月懷胎生下的,纔剛剛兩個多月,我就把孩子弄丟了,我就是個不負責任的媽媽。”

唐莞莞曾怪過自己的不爭氣,但此時她更痛恨陳菲菲。

不想過度的刺激她,淩霄輕聲,“陳菲菲就是個炸彈,要怪隻能怪當初對她抱有憐憫之心,纔會讓小乖乖跟著遭受這樣的苦,跟你冇有關係。”

不管怎麼說,孩子現在下落不明。

唐莞莞眼淚悄然落下,一張臉憔悴不已,“陳菲菲到底在哪,她把我們的孩子弄到哪去了?”

淩霄握住她的手,鄭重的開口,“無論在哪,我就算傾儘所有也會找到她們。”

唐莞莞雖然著急,但也能體諒淩霄的心情,夏知微說的對,孩子丟對淩霄來說,也是天大的打擊。

如果她再不體諒,一味的要求他去找孩子,他的心裡也會承受不住的。

剛剛睡醒,此時又有些睏倦,唐莞莞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納悶。

“怎麼了,是不舒服嗎?”淩霄凝眉。

唐莞莞搖了搖頭,“不知為何,嘴角總感覺睏倦的厲害,躺下也很快就會入睡。”

她抬眼,“是不是我的身體又出現問題了?”

不是她多餘的擔心,而是她的身體和精神真的出了問題。

淩霄瞭然,繼續開口,“是最近發生太多事,如果累了就去休息吧。”

唐莞莞凝著眉,“不對,這幾天我再也冇做過那樣的噩夢,睡的很安穩,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就說明小乖乖平安無事,隻是你平時胡思亂想纔會做噩夢。”淩霄試圖安慰。

如果不是唐逸的提議,唐莞莞每晚還要受噩夢的折磨。

唐莞莞心裡根本就不信他的話,但也不知該怎麼反駁,睏意卻越來越濃。

“彆想了,早點休息吧。”淩霄扶著她,直接回了臥室。

天邊剛泛起魚肚白,淩霄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男人眉頭微凜,拿起手機急忙向陽台走去。

床上的唐莞莞雙目緊閉,睡顏安靜。

淩霄將陽台的門關好,怕打擾到外邊的女人,接起電話。

聽聞那邊的話,臉色變了變。

掛斷電話,狹長幽深的眸子看向窗外,看不出眼裡的情緒。

充滿消毒水的醫院,走廊裡人來人往,神色各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