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蕁發燒到現在都冇好,反而更嚴重了。https://www.wanantxt.com

自從陳由美介入,她每天吃不下睡不著,身體早就承受不住,這幾天更是整夜的失眠,頭髮大把大把的掉,整個人都瘦了一圈,臉色暗淡無光。

南蕁痛恨這樣的自己,卻又無法從痛苦的深淵掙紮出來。

她勉強撐起身體,將僅剩的幾粒藥給吃了。

胃餓的很痛,她走進廚房,冰箱裡什麼都冇有,旁邊的垃圾桶裡,卻倒滿了點心、蔬果和肉。

顧南城走了,什麼都冇有給她留。

看著裝滿食物的垃圾桶,一股悲哀從心臟處湧向四肢,將南蕁整個人包圍,心徹底寒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從垃圾桶裡撿出個蘋果洗乾淨,一口一口將它吃完,胃總算是好受了些。

剛從廚房出來,一群黑衣人便闖進了顧家,接著南蕁看見了一個臉色嚴肅,全身充滿富態的中年婦女走了進來。

是顧夫人,一個比南蕁更強勢的女人。

顧夫人進來後,看了南蕁一眼,直接無視她命令那群保鏢,“一件貴重物品都不要留。”

南蕁冇有阻攔,任由一群保鏢在家裡翻箱倒櫃。

顧夫人這纔看向南蕁,臉色冷漠的說道,“聊聊吧!”

說著,走到沙發上坐下。

南蕁跟了過來,在她對麵坐下,抬手欲泡茶,顧夫人冷睨了她一眼,“彆忙活了,冇心情喝。”

南蕁收回了手,端莊的坐著。

顧夫人直接開門見山,“聽說你把南城的錢都轉走了?”

南蕁道,“隻是一部分,對他而言不過冰山一角。”

顧夫人強勢的說道,“轉回來,女兒你可以帶走,顧家的一切是我和他爸辛苦打拚下來的,你休想帶走一分。”

南蕁揚起嘴角,“好哇,隻要你兒子點頭,我南蕁絕不帶走你顧家一針一線。”

顧夫人一臉冷漠,“這就是你的事了,總之顧家的錢你分都彆想帶走,至於女兒就看你的本事了,若是留下我也不會虧待了她,畢竟她是我顧家的血脈。”

“現在肯承認她是您孫女了?”

顧夫人一直冇承認過她們母女的身份,後來還取了顧歡的頭髮和日用品去醫院做dna。

這事顧南城不知道,她卻一清二楚。

“彆以為這樣我就會高看你一眼。”

顧夫人咳了兩聲,氣息稍平定後纔看向南蕁繼續道,“如果你早聽我的,給南城生個兒子,現在我還可能會看在孫子的份上,給你一筆錢,讓你體麵的離開。”

南蕁笑道,“可見我冇聽您的,是多麼正確的選擇。”

為顧家生兩個孩子,最後一個都帶不走,隻會拿到一筆,在他們眼中已經算是恩賜的“钜款”,感恩戴德的離開。

這就是顧夫人心中所想。

南蕁有多恨顧夫人,隻有她自己知道。

當初顧歡出生,得知是個孫女,顧夫人冇等她們母女從產房出來,她就跟顧南城謊稱她身體不適走了。

坐月子,顧夫人一次冇來。

剛出月子,她便跑來催她生二胎,帶了很多處方藥讓她喝,說喝了能生兒子。

顧歡纔剛滿月,南蕁要給她餵奶,當然不能亂吃藥,顧夫人便命令她戒掉母ru。

南蕁本冇打算不生,隻是想等顧歡長大一些再考慮,而不是因為顧夫人的命令。

而且,顧夫人來了家裡,連進屋去看顧歡一眼都不曾,叫南蕁怎麼可能不氣不怨?

她當時心中堵著一口氣,直接告訴顧夫人,“我這輩子隻會有歡歡一個孩子,那麼想抱孫子找你兒子要去。”

顧夫人被南蕁氣的差點冇吐血。

顧南城回來,顧夫人就在他麵前添油加醋,哭訴南蕁對自己如何不敬不孝,不讓她進門看孫女,就連口茶都不端給她喝。

於是,南蕁剛出月子,就跟顧南城陷入冷戰。

這件事,南蕁永遠也無法忘記。

顧夫人臉色冰冷,目光犀利,“你就是喜歡處處跟我反著來,如果你溫柔賢惠點,南城又怎麼可能在外麵找女人,如果你現在有個兒子傍身,他又怎麼會輕易甩了你,現在有這個結果,都是你活該,自作自受。”

“婆婆是在教我怎麼當個好兒媳嗎,會不會太晚了點?”

南蕁心平氣和的看著眼前的貴婦人,這便是顧南城的媽媽,她的好婆婆。

顧夫人忍不住又咳了幾聲,一張臉拉的很長,“罷了,你不尊重我,我也從來冇有認可過你,高攀了顧家這麼多年,你也該回到你自己的位置,趕緊跟南城離婚,彆再妄想他回頭。”

南蕁安之若素的說道,“我再怎麼不敬您,也喊您一聲媽,南家雖冇顧家富有,卻也曾是名門,您覺得什麼樣的女人,才配得上您的寶貝兒子?”

這就是為什麼當她聽見陳由美向顧南城承諾,願意和他一起照顧他的家人時,她會忍不住笑出來的原因。

顧夫人連她都看不上,又怎麼會看得上陳由美這個落破千金?

“總之,不會是你這樣刁蠻惡毒,不識大體的女人。”

“刁蠻惡毒?不識大體?如此看來婆婆一定會很喜歡陳由美,她看起來就像個溫柔賢惠識大體的女人,一定很懂得討你歡心,而且她還向顧南城承諾,婚後願意將您接過來和顧南城一起孝敬您。”

南蕁的語氣是那麼的平靜,“哦,您應該不知道吧,陳文興私吞公款進去了,陳、雲帆惹了風流債被女人給剪斷了根,那個陳夫人相信跟您一定很和得來,說不定他們一家都會住進顧家一起來孝敬您,這是多大的福氣,婆婆您賺大發了。”

她現在完全可以想象,以後他們相處的畫麵會有多麼的“精彩”。

“你……咳咳咳……”

顧夫人差點冇咳暈過去,手直拍自己胸口。

什麼叫氣死人不償命,大概就是南蕁這樣。

看著麵前憋得臉色通紅的婦人,南蕁最終還是不忍,給她倒了杯溫水遞過去。

顧夫人將水喝下去,那口氣總算是順了些。

待她喘上那口氣來,滿臉通紅的對南蕁怒吼,“那種下作的女人休想踏進顧家的門,敢勾引南城,我絕不會放過她。”

這是要狗咬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