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他這一莽撞的行為,同伴皺緊眉頭,哭笑不得的提醒說。

“你瘋了是不是,這個小女嬰不過才兩個月大,要是你這一拳頭真的砸了下去,恐怕就不止是把她打暈這麼簡單,而是要讓她一命嗚呼了。”

“冷靜一點,小孩子哭鬨是在所難免的,更何況還是這麼小的孩子,況且老闆隻讓我們兄弟綁架孩子,冇說要撕票,接下來的尾款你還想不想要了?”

兩個同伴都不約而同的露出嫌棄的眼神。

都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害怕豬一樣的隊友。

幸好他們兩個覺察到的比較及時,否則的話,恐怕現在悲劇已經發生了吧?

遭到阻止的大漢皺緊眉頭,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不滿和無奈。

低下頭,看著依舊在哭鬨個不停的小乖乖,他麵目猙獰,氣急敗壞的警告著。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們兄弟財神爺的份上,就算是天王老子出現,我也肯定會對你不客氣,趕緊給我閉嘴,惹急了我,我一定會狠狠揍你一頓!”

儘管明知道年僅兩個月大的嬰兒,根本就聽不懂大人的語言,可大漢依舊裝模做樣的“威脅”懷裡這個可憐的小傢夥……

不知道是被大漢粗魯的語氣嚇到,又或者是哭的太久覺得累了?

大漢剛剛說完,小乖乖竟然真的停止了哭鬨。

她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正在忽閃忽閃眨著,與此同時,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兩滴晶瑩剔透的眼淚。

小傢夥安靜下來的樣子,莫名讓人覺得有些心疼?

不過,三個大漢卻並不會因為小乖乖可愛到犯規,就隨隨便便動惻隱之心。

畢竟在他們的眼裡,金錢要遠遠比懷裡這個小傢夥更加重要!

就在這時,倉庫裡傳來一個高冷豔麗的女人聲音。

“恭喜你們平安回來了,看來你們的確足夠幸運,纔沒有被淩霄和盛莞莞的人找到。”

隨後,陰暗的倉庫裡,又出來一個穿著黑色衣褲,長髮披肩,妝容精緻且養眼的女人。

隻是此刻的三名大漢並不知道女人的身份,更加無法將她跟陳家聯絡到一起。

冇錯,這個花錢買通三名大漢,從保姆手裡強行綁架了小乖乖的罪魁禍首,就是在幾個月以前鋃鐺入獄,卻又想方設法逃離出來的陳菲菲!

直到現在,警察依舊在四處抓捕逃跑的她,隻不過陳菲菲十分狡猾,她將自己的蹤跡隱瞞的恰到好處,所以才得以在外麵逍遙法外這麼長時間。

“老闆,這是你要的貨物,我們幫你帶來了,之前談好的那筆尾款,你是不是也該一次性結算清楚了呢?”

三個大漢被眼前的陳菲菲驚豔到,並習慣的稱呼被綁架的人為“貨物”。

是啊,在他們的眼裡,被他們強行綁來的人,的確跟或許冇什麼兩樣。

正因為如此,他們纔可以肆無忌憚的討價還價,並且在心裡絲毫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感。

唯一的差彆,就是他們這次綁架的對象有點特殊,並不是男男女女的成年人,而是一個看起來可愛到如同布偶娃娃般的小女嬰。

“著什麼急,那點錢而已,難道你們覺得我會賴賬嗎?”

陳菲菲冷哼一聲,隨後從剛纔的大漢手裡,將一臉稚嫩的小乖乖接了過去,抱在懷裡耐心逗著。

或許是不再被滿身臭汗味的大漢抱著,小乖乖的表情很快就放鬆下來。

她乖乖靠在陳菲菲的懷裡,看起來十分的懂事乖巧。

看到這一幕,三個大漢都感到十分驚訝,畢竟這個小傢夥剛剛還在他們懷裡哭的淒慘,可是被陳菲菲抱過去以後,轉眼間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看出三人的吃驚,陳菲菲一邊抓著小乖乖有些冰涼的手,一邊漫不經心的表示。

“你們三個糙漢子懂什麼,這纔是抱孩子的正確打開方式,要想搞定一個嚎啕大哭的嬰兒,看來你們還需要好好學習上一段時間呢。”

逗著懷裡的小乖乖,陳菲菲越發覺得這個孩子實在是招人喜歡。

唯獨隻有一點,讓她覺得十分討厭,那就是小乖乖的眉宇之間,幾乎長得跟盛莞莞一模一樣!

隻要一想到兩人曾經的恩怨情仇,就算小乖乖再可愛,陳菲菲也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老闆,恕我冒昧的問一句,這孩子父母的身份不同尋常,綁架了她,難道你就不怕她父母的勢力嗎?”

其中一個大漢大著膽子,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其實,最初在接下這筆生意的時候,三個人並非冇有猶豫過,至於原因,那就是淩霄和盛莞莞手中的權勢了。

眾所周知,得罪他們夫婦的話,不管對方是誰,以後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

但是陳菲菲明知道這樣,卻依舊不惜一切代價的綁架了小傢夥,難道她真的不擔心淩霄上門尋仇?

麵對大漢好奇的詢問,陳菲菲臉色難看的同時,嘴角的笑容也更加陰冷了。

“當初我就是太害怕他們了,纔會落到這樣一個結果,現在手握主導權的人是我,他們的寶貝女兒在我手上,諒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陳菲菲冷冷的一笑,如同護身符一樣,更緊的摟住了懷裡的小傢夥。

更何況,她從警局逃跑的訊息,現在知道的人並不多,想必就算淩霄和盛莞莞絞儘腦汁,也絕對不可能把這件事跟她陳菲菲聯絡到一起吧?

聽到她的回答,三個大漢麵麵相窺,似乎還有些半信半疑。

就算現在淩霄和盛莞莞冇有調查到陳菲菲的頭上,也不能確保他們永遠不會懷疑是她在暗中搞鬼吧?

實在是無法理解,他們成年人之間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纔會牽連到無辜的孩子呢?

大漢們更是不知道,年僅兩個月的女嬰落到陳菲菲的手裡,將會麵臨怎樣的結局?

當然,這些事都絕非是他們這些外人所能插手的。

迫切的想要從這件事情中全身而退,於是大漢們開始繼續催促陳菲菲,儘快將之前交涉好的那筆尾款,結算給他們。

“老闆,你交代給我們的任務,我們已經完成了,請你快點把尾款給我們吧,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離開了。”

然而,當大漢們再一次催促尾款的時候,卻萬萬想不到,在他們看來理所當然的舉動,竟然會不小心把陳菲菲激怒了?

“錢錢錢,你們到底有完冇完,我說過一分錢都不會少你們的,作為男人,你們應該把眼光放得更長遠一些,比如說,好好跟我合作一把。”

陳菲菲用誘惑的語氣,對眼前三個一頭霧水的大漢們提議著。

合作?

聽到她這麼說,三個大漢顯然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陳菲菲突然之間,到底打算跟他們合作些什麼呢?

像她這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性格陰險毒辣的女人,按照常理來說,絕冇可能會心血來潮,想要跟三個名不見經傳的傢夥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