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唐逸斷掉電話後,淩霄慵懶的靠在椅背上,那愜意的模樣顯然心情很不錯,臉上立體冷硬的線條也難得柔和了幾分。https://www.kingho.net

“少爺回來了。”

白管家收到門衛的訊息,立即帶著人到門口恭候。

片刻,淩霄修長的腿出現在眾人視線,接著是那張無可挑剔的俊臉,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尊貴的氣息,讓人自慚形穢。

白管家疾步上前,“少爺……”

白管家剛開口,一件外套扔到他身上,淩霄移動修長的腿,大步流星的朝屋內走去。

白管家歎息了聲,默默地跟了上去。

進入彆墅,淩霄直奔待客客廳,卻發現裡麵空無一人,不由蹙了蹙眉,“人呢?”

白管家小心翼翼地問,“少爺可是問少夫人?”

“除了她,我們家還有誰?”

淩霄語氣平和,一直到現在他的心情都是不錯的。

而白管家卻已經是提心吊膽,“少夫人回盛家了。”

淩霄走向廚房的腳步突然頓住,看向白管家的目光變得淩厲起來,“什麼時候走的?”

白管家低頭道,“來了半個多小時,就被盛老太太帶回去了。”

淩霄的臉色幾乎在瞬間陰沉下來,白管家立即解釋道,“走的時候,少夫人是暈迷的。”

暈迷?

這兩個字,讓淩霄心口緊抽了下,她不是已經好了嗎,昨晚被他折騰那麼久都冇有暈迷。

“到底怎麼回事?”

白管家這才趕緊將上午的事和他說了。

淩霄聽後勃然大怒,“簡直荒謬。”

白管家立即道,“少爺,少夫人真的中邪了,她肯定看到了臟東西,不然不會被嚇成那樣。”

淩霄反問,“那你看到了嗎,那臟東西到底長什麼模樣?”

白管家被問的一愣,“我是冇有,但是……”

“我在地下室睡了幾個晚上,什麼都冇看見,你還跟我說但是?”

“那……少爺的意思,要去把少夫人接回來?”

淩霄憤怒之極,臉色森冷嚇人,“既然她這麼不想回來,那就乾脆彆回來了。”

白管家看著淩霄孤傲的背影,隻能失望的歎息。

午飯時分,淩霄和淩天宇父子倆坐在餐桌上,淩天宇勺子都不碰,瞪大了雙眼怒瞪著淩霄,一副氣得鼻孔要冒煙的樣子。

淩霄放下手中的筷子,“你再瞪著我,午飯和晚飯都彆吃了。”

淩天宇憤怒不已,白嫩的小臉氣鼓鼓的,他又在寫字板上刷刷寫了一行字,“去把莞莞接回來。”

淩霄冰冷的開口,“不去,還有彆再讓人看見那兩個字。”

淩天宇刷刷又寫下一行字,“你不去,我去。”

說完扔下寫字板,氣呼呼地從椅子上跳下去就朝外麵跑。

不一會兒,小小的身杠就被人抱了回來。

淩天宇想叫叫不出來,隻能抓狂的怒瞪著淩霄,隻聽他冷酷的說道,“把小少爺帶回房,不許再踏出房門半步。”

很快保鏢便帶著淩天宇上了樓,餐廳總算清靜了,淩霄重新拿起筷子,隻吃了兩口便索然無味的扔下筷子,“白管家。”

白管家連忙上前,“少爺。”

淩霄拿過餐巾優雅的擦了擦唇,隨後才輕啟薄唇說道,“吩咐下去所有人立即集合,你帶傭人去地下室搜查,保安隊全部去地下室。”

少爺這是要徹查地下室之事?

白管家特彆驚訝,他家少爺並不相信這世上有陰邪一說,現在卻因為少夫人妥協了。

白管家總算是鬆了口氣,立即大聲迴應道,“是少爺,我這就去安排。”

一個小時後,眾人一無所獲。

淩霄看著麵前幾十個人,臉色陰沉的揚起手中黃色的符紙說道,“從今以後,彆再讓我聽地下室鬨鬼這種話,否則統統給我滾。”

說罷,將手中的符紙撕的粉碎。

所有人都低垂著頭,不敢看淩霄的雙眼,白管家也不敢抬頭,因為此刻淩霄身上的氣場太過淩厲。

少爺大費周章的搜查,就是想給少夫人留一條退路,無論是人是鬼,總該有些痕跡,結果卻一無所獲。

可想而知,他家少爺此刻有多失望和憤怒。

白管家第一次懷疑自己和盛莞莞:難道真是他迷信了,少夫人真如少爺所言是裝的?

西城盛家

晚飯後,盛老爺子讓盛莞莞給淩霄打電話,跟他說明一切,讓他配合他們將這件事調查清楚。

但是,淩霄始終冇有接她的電話。

三次致電被掛斷後,盛莞莞便放下了手機。

盛家二老見此沉默不言。

盛夫人圓場說,“淩霄可能在忙,要不打給白管家吧?”

盛夫人這話剛落,白管家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盛莞莞將電話接起,“白管家。”

白管家擔憂的問,“少夫人,您身體無礙了吧?”

盛莞莞道,“已經冇事了,謝謝白管家關心,你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

白管家立即道,“中午少爺讓全府的人將地下室和底下全部翻了個遍,什麼也冇有找到,少爺現在非常憤怒,少夫人您真的……”

白管家的聲音突然收住,頓了頓才接著道,“您真的看見了什麼東西嗎?”

淩霄讓人將地下室和地牢全部翻了個遍,卻什麼也冇有找到?

盛莞莞眉頭緊蹙,那個人的確存在,為什麼卻找不到?

是隱藏的太好,讓人找不到,還是她根本就是淩府裡麵的傭人,在她們離開後,緊接著也走了,所以才找不到?

“淩霄現在是什麼態度?”

“淩霄說……既然少夫人這麼不想回來,那就彆回來了。”

盛莞莞道,“我知道了。”

反正淩霄也從冇有信任過她。

白管家緊接著道,“少夫人,您……”

“白管家。”

盛莞莞知道白管家要說什麼,淡淡的打斷了他的話,“我會回去的,我會親自向淩霄證明,我冇有說謊。”

掛掉電話後,盛夫人擔憂的拉著她,“莞莞,你還要回去?”

盛莞莞點頭,“我必需回去把事情查清楚。”

盛夫人不放心地直搖頭,“不,你不能回去,淩家有人要害你,我不能再讓你回淩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