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的話,讓艾達大吃一驚。

他抬起頭,瞪大眼睛,一臉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毫無疑問,現在的他,根本冇資格跟淩霄對視。

誰讓他一時財迷心竅,選擇站到湯米的隊伍之中呢?

現如今,就算艾達悔不當初,恐怕也為時已晚。

當他意識到淩霄的危險性時,整個人早已陷入了深淵中,無法掙脫逃跑。

“淩少,當初都是我的錯,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到底我做什麼,才能讓淩少消消氣,隻要你說出來,我都心甘情願的去做啊!”

艾達跪在淩霄腳邊,不斷哭訴著。

彷彿現在淩霄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會無條件答應。

耳邊不斷傳來艾達的抽泣聲。

實在很難想象,這個平時在粉絲們麵前光鮮亮麗,英俊瀟灑的男人,此刻竟會在淩霄麵前,哭成了淚人兒?

淩霄不禁皺皺眉頭,霸氣側漏的眉宇間,滿是對艾達的嫌棄。

“如果被不知情的人聽到你的哭聲,說不定還以為你纔是被冤枉的那一個。”

聞言,艾達趕緊揮揮手,強忍住淚水解釋。

“不不不,錯在我,這點我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我哪敢說被冤枉,淩少,究竟要我怎麼做,你才能網開一麵?”

不知怎的,艾達此時內心深處總有一種預感。

彷彿接下來他作為明星光鮮亮麗的生涯,是否還能夠繼續維持下去,還要看眼前的男人,能不能放過他?

然而,淩霄卻對於艾達的疑惑充耳不聞。

他玩味的挑眉,不動聲色的微笑著。

“艾達,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會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你的藏身之處嗎?”

此話一出,艾達有些恍惚的愣了一下。

是啊,他其實也對於這件事感到十分好奇。

他所躲藏的地點,是湯米親自派人安置的,甚至就連一日三餐,都有專人派送。

但是,當秘書率領淩霄的保鏢們,踹開他房間大門時,艾達正在跟漂亮的女人**。

一臉享受的他,跟目光凶狠嚴肅的保鏢們,形成鮮明的對比。

現如今,淩霄卻又莫名其妙的問出這種問題……

艾達並不傻,在淩霄的暗暗提醒下,他腦海深處,突然蹦出一個讓他本人都目瞪口呆的答案。

“淩少的意思是,你們能夠找到我絕非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告訴你們,我的藏身之地?”

說話時,艾達目不轉睛的盯著淩霄的臉。

他希望對方能夠親自證實一下,究竟他腦海中的這個聲音,是不是在胡思亂想呢?

見艾達終於有所頓悟,淩霄眼神中的精光越發明亮了。

“當然,否則的話,我難道還有能掐會算的本領嘛?”

儘管仍舊冇有直接說出對方的名字,可是湯米早就猜到了大概。

他萬萬冇有想到,“背叛”他的人,竟然是他曾經最信任的人?

內心深處的理智,在這一瞬間全麵崩塌。

他有些頹廢的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一樣,看起來十分的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見狀,秘書也附和著淩霄的話語,上前語重心長的“開導”著艾達。

“艾達,你不妨仔細想想,你跟那個人非親非故,就算你對他忠心耿耿,可是人心叵測,他並不見得會對你一樣忠誠,所以你遭到背叛的這件事,也是在所難免的啊。”

在所難免?

聽到秘書這麼說,艾達突然有種被諷刺的感覺。

彷彿他之前所做出的犧牲,都是活該倒黴似的。

如果對方在乎的話,又怎麼可能會背叛他,任憑淩霄的人找到他呢?

眉頭緊鎖,艾達好像正在思考些什麼。

看到他這副模樣,秘書意味深長的看了淩霄一眼。

而此時的他,指縫間正夾著一支香菸,整個人看起來既慵懶又高貴。

就連香菸濃鬱的味道,在淩霄高冷氣質的化解下,都顯得猶如是玩具般。

他好像並不在意接下來艾達會說些什麼?

又或許,看到艾達的臉色,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的目的達成了……

果不其然,緊接著,破罐子破摔的艾達,就乾脆不再對湯米忠心,而是狗咬狗一般,將責任全部都推卸到了他的身上。

“淩少,其實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湯米先生的授意,就連當初故意接近你們公司項目負責人,從她手裡騙走代言費,再到媒體麵前哭訴遭受你們欺騙,種種這一切,也都是湯米先生吩咐我做的,如果說導致你們公司名譽受損的罪魁禍首,除了他以外,我也隻能算是個受害者啊!”

艾達終於不再維護湯米了。

他口口聲聲說著自己也是個受害者,希望這樣做,淩霄能夠網開一麵。

隻不過,雖然他這麼說,淩霄卻是一副不肯完全相信的模樣。

“湯米先生在我麵前的時候,說這一切都是你的錯,現在艾達你又開始指責湯米先生,我現在真是非常疑惑,究竟你們兩個,我應該選擇相信誰呢?”

說完,淩霄表現出一副很難以抉擇的模樣。

秘書緊隨其後,也開始說道。

“淩少,這種事情畢竟口說無憑,咱們已經吃過一次虧了,這次還是小心謹慎些比較好,畢竟之前湯米先生說了那麼多艾達的壞話,是不是他的可信度要高一些呢?”

兩人故意當著艾達的麵,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話著。

見淩霄不相信自己說的,艾達不禁有些急眼了。

“淩少,我說的句句屬實,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有錄音為證。”

錄音?

當艾達亮出最後的“殺手鐧”時,淩霄的薄唇才露出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事情果真就像他預料的那樣,混跡娛樂圈多年的艾達,絕對不可能不給自己留後手!

“這種事情可不能開玩笑,艾達,你能為你所說的話負責嗎?”

饒有興致的看著艾達的臉,淩霄不動聲色的問道。

而此刻的艾達,滿心隻有對湯米的怨恨,哪裡還顧得上那麼許多?

他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對淩霄保證著。

“我當然能負責,淩少,幸好我技高一籌,偷偷錄下了跟湯米先生見麵時候的錄音,否則的話,我現在恐怕就真的要受冤的替他背黑鍋了呢。”

隻要一想到,自己差點就成為湯米的替罪羔羊,艾達就覺得無比委屈。

緊接著,他摘下頸間的一條項鍊,小心翼翼的打開,一枚晶片便立即掉落在了地板上。

看到晶片的那個瞬間,秘書立即望向了淩霄。

看來艾達說的果真冇錯。

淩霄朝秘書使了個眼色。

緊接著,不等艾達反應過來,晶片便已經被秘書搶先一步,撿了起來。

“這枚晶片裡麵,真的包含著艾達先生你說的秘密嗎?”

秘書反覆端詳著眼前這枚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晶片。

他好像依舊不相信艾達所說的。

當然,並不是真的不相信,他隻是想繼續添油加醋的激怒艾達罷了。

“我發誓真的冇有撒謊,淩少,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就打開這枚晶片,聽聽看裡麵的內容,到時候你就什麼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