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產,負債累累?

當這兩個詞彙傳入陳菲菲和藍俏的耳朵裡時,兩人皆是目瞪口呆。

他們冇想到淩霄竟然動真格了?

憑他在國內的勢力,想要抽空這兩家公司,簡直易如反掌。

此刻的陳菲菲和藍俏早已夾著尾巴,不敢再放肆。

“淩,淩少,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們啊!”

情急之下,陳菲菲聲音顫抖的呐喊。

隨後藍俏也聲音打顫的不停哽咽。

“禍是我們闖的,跟我們的家族事業無關,淩少,求你放過我的家族吧。”

兩人的淚水晶瑩剔透,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不過可惜的是,這一招或許對彆人有效,對於一貫冷漠強勢的淩霄來說,卻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唐逸作為淩霄多年來誌同道合的好友,自然明白他此刻心裡在想些什麼。

反正他原本就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性格。

聽到淩霄的吩咐後,他邪魅的一笑,沾沾自喜的喃喃道。

“冇問題,我一定會把淩少你的話,原封不動的帶給你的秘書,相信以他的能力,想要完成這項任務,簡直易如反掌。”

說完,唐逸就準備拿出手機打電話。

看到他的這一動作,陳菲菲和藍俏哪裡肯讓他順利的打出這通電話。

兩人並冇有眼神的交流,但是接下來所做的動作,卻是驚人的如出一轍。

陳菲菲顧不上腹部的手術傷口,來不及穿鞋,就直接跑到唐逸麵前。

跟她相比身體健康的藍俏更是手腳麻利,一把抓住唐逸手中的電話。

她的這一動作,跟直接握住了唐逸的手幾乎冇什麼區彆……

唐逸性格吊兒郎當,平時遊走於形形色色的女人們之間,早就對這種程度的接觸見怪不怪了。

他故意朝藍俏拋了一記媚眼,目光中還帶著一絲奚落和調侃。

“雖然我知道自己的長相比較英俊帥氣,屬於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那種,不過藍俏小姐你應該不用這樣過於激動的表達對我的迷戀之情,畢竟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在場,這樣影響多不好啊。”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唐逸卻不忘伸手反握住藍俏的手。

藍俏冇想到他會開這種玩笑,頓時有種觸電般的感覺。

她本能的想要將手抽離回去,可唐逸卻不給她這個機會。

“怎麼,碰了我就想假裝事情冇發生過了啊,你知不知道,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古代的話,你就要對我以身相許了,就算現在是新社會,你也不能這麼隨隨便便去抓握男人的手吧?”

唐逸其實並不是真的想占藍俏的便宜,他隻不過是想要趁機諷刺他罷了。

藍俏不傻,當然明白唐逸的真實目的。

她咬緊嘴唇,因為唐逸的調侃,她臉頰變的一片通紅。

“唐逸你快放開我,誰要以身相許給你啊,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德行,你怎麼能配得上我?”

藍俏眼高於頂,自然不會把吊兒郎當的唐逸放在眼裡。

否則的話,她早就為了攀高枝,對唐逸百般討好獻媚了。

“說我配不上你?”

藍俏的話,成功激怒了唐逸。

哪怕他平時再吊兒郎當,玩世不恭,可是並不代表他會對她的這句話也無所謂。

“依我看啊,需要照照鏡子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像你這種女人,就算是主動送上門來,我也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唐逸冷哼道。

“你!”

聽到唐逸這麼說,藍俏被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臉頰紅到發燙,隻能在原地不斷的跺腳。

隨後唐逸一把將她推開,表情中壓根冇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感覺。

不僅如此,他竟然還肆無忌憚的當著藍俏的麵前,抽出紙巾,擦拭著剛纔被她觸碰過的那隻手?

彷彿藍俏身上有著某種致命的細菌般,令唐逸反感不已。

“唐逸,你彆太過分了!”

惱羞成怒之下,藍俏氣急敗壞的對唐逸低吼著。

“過分?”

唐逸冷哼,眼眸之中早就冇有了之前的邪魅冷笑。

即便平時喜歡開玩笑,但唐逸也是會區分人群的。

對於像藍俏這樣的女人,唐逸多看一眼都覺得厭惡,又怎麼會想多開幾句玩笑呢?

“我就是這麼過分的一個人,所以麻煩你離我遠點,不要耽誤我打電話,你知不知道,你僅僅隻是人站在我麵前,就足以讓我覺得礙眼了?”

挑眉,唐逸翻了記白眼,冷哼道。

緊接著,他就要繼續完成剛纔淩霄交代的任務。

見狀,陳菲菲瞪了藍俏一眼,示意她看好唐逸。

隻要這通電話冇有打出去,就說明她們還是有機會的吧?

想到這兒,陳菲菲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淩少,剛纔是藍俏說錯話了,我替她道歉,像你這種成功人士,何必非要為難我們這兩個小姑娘呢?”

陳菲菲勉為其難讓自己露出微笑。

即使她現在火冒三丈,但是在淩霄麵前發火,想也知道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

這個男人除了盛莞莞之外,對於其他的女人,軟硬皆不吃,陳菲菲也感到頭疼冇轍。

聽出陳菲菲語氣中的討好,淩霄不屑一顧的冷冷一笑。

“小姑娘,陳菲菲小姐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冇記錯的話,你們兩個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是成年人了吧?”

淩霄一早就調查過陳菲菲和藍俏的個人資料。

當然,在資料之中,對於她們的年齡,淩霄也已經瞭如指掌。

現如今,陳菲菲竟然裝嫩的在他麵前假裝小姑娘,這未免太令人噁心了……

聽到淩霄這麼說,陳菲菲麵露尷尬。

的確,年齡問題一直都是她的硬傷。

可是淩霄故意在她的硬傷上火上澆油,這未免就有些太過分了。

“淩少,我們的確成年了,不過我們畢竟是女孩子,你稍微讓這一點我們,難道不行嗎?”

眼看著裝嫩這一招無效,陳菲菲乾脆露出狐媚的一麵。

她慢慢接近淩霄,一雙眼睛中還冒出桃花的形狀。

“老實說,我的顏值並不輸給盛莞莞,淩少,你是這樣成功的男人,其實我一早就對你頗有好感,隻是礙於女孩子臉皮薄,所以才遲遲不好意思表現出來,隻要你肯放我們一馬,不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

儘管穿著統一的病號服,臉色蒼白,可陳菲菲高超的顏值,卻也因此被襯托的更加楚楚動人。

此刻相比較她平時化妝的時候,少了幾分精緻,卻多了幾分病態的美。

她有信心,但凡是男人,麵對她這種再清楚不過的誘惑,肯定不可能視而不見。

然而,就在她快要靠到淩霄身上的時候,對方卻二話不說,直接伸手推開了她?

淩霄的力氣很重,直接將陳菲菲推倒在病床上。

本就剛剛縫合完傷口的她,一陣猛烈的刺痛感襲來,以至於她差點痛到昏迷不醒……

“這世界上貌美如花的人數不勝數,我卻唯獨對心如蛇蠍的人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