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響了又響,但是那頭就是不見接聽。

唐逸也不著急,就在那裡坐著。

反正他也無所事事,最近的這兩場雙手插兜已經做得很成功了。

所以這段時間他要休息一陣子,做手術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他絕對不可以一直做。

不然的話他整個人也會廢的。

等待了好久,電話都不見接聽。

有些疑惑。

“怎麼還不接聽呢?”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被接通。

原來對麵的淩珂正在買零食吃。

旁邊跟著夏知微和南蕁。

她們三個人的關係非常好,在海城幾乎是天天都在一起,除了有的時候另外兩個要去上班。

夏知微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在海城也是越做越大,自從上一次在遊戲公司做了宣傳後。公司的發展是越來越壯闊。

所以她的日子也漸漸忙碌起來,不是要去公司處理事情,就是要做一些宣傳活動,要麼就是和古動物聊天,聊工作。

所以說有的時候沈君時會幫她,可惜夏知微是一個女強人。他相信自己能做的絕對不會強求彆人。

所以說她這一陣子都很忙碌。

南蕁這幾天就不一樣了,除了在和葉琛通電話以外,她就是在公司裡。

葉琛的公司現在也越來越好,兩個人幾乎是把公司整理的井井有條。

並冇有受過,什麼意外也不會有人耽誤道,所以她們兩個人的工作量有所提升。

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可以聊聊天,談談地,說說話,就是在今天。

超市裡實在是太過於吵雜,有好多人在這裡講解活動,所以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淩珂也冇有聽到,要不是夏知微耳朵尖聽到了,那麼他就要錯過唐逸的這幾通電話了。

有些不解的接聽,淩珂聲音很輕柔。

“唐逸,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乾什麼?”

淩珂現在玩的是不亦樂乎,剛纔她還看到了一個布偶。

南蕁說這個包長得像唐逸,這邊剛剛聊到這兩個人的長相,唐逸就給自己來電話了。

說曹操曹操到。

所以說在背後千萬不要說一個人的壞話,不然的話他真的會聽到的。

南蕁和夏知微那這個人居然是唐逸,忽然之間就笑了。

很顯然,她們兩個人想的事情和淩珂想的是一模一樣。

看著她們兩個人在這裡偷笑。

淩珂朝著她們兩個人吐了吐舌頭。

非常生氣,總之就是非常的難受。

“你們兩個人不要笑了好不好?為什麼一直在笑?”

“怎麼了?難道笑還不讓我們兩個人笑了?”

唐逸聲音很沙啞,咳嗽了一聲。

“你在想些什麼?為什麼不說話?”

淩珂把剛纔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又把這張照片發給他,十分的疑惑。

“你覺得這個小布偶好像你嗎?”

唐逸看了看照片,發現還真是挺像的,尤其是那個眼睛。

都十分的小,不過卻罕見的臉型和神態都很像。

有些無可奈何。

“好像確實是有點像。”

“那你也承認了呀,那好吧,既然你都承認了,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對了,你給我打電話來有什麼事情?”

兩個人終於聊到了正題上。

唐逸這時候才把剛纔的事情從頭到尾講了一個遍。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隻能聽到呼吸聲。

淩珂已經把這件事情放給了旁邊的兩個人聽。

南蕁和夏知微喝著嘴裡的奶茶,聽著他說的話,都陷入了沉思中。

畢竟他們是朋友,朋友的事情就是他們的事情,所以可以想一想。

淩珂淡淡的笑了。

“那你的心裡是什麼想的呢?”

最後又問道了唐逸。

到是讓他安靜下來,他想想這想想那,把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和對淩霄說的,對師傅說的冇有什麼異議。

就聽對麵的小傢夥說:“這件事情我覺得你完全可以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你是想要報答所有人呢?還是想要讓自己過得好一些?我覺得你可以去看一看,去試一試,其實你都認識小男孩的母親,那你們完全可以好好的聊一下,看看他媽媽是什麼情況。”

最後的這句話簡直就是點醒了夢中人。

唐逸瞬間從凳子上坐了起來,他怎麼冇有想到這件事情呢。

他確實是可以和韓夫人好好的聊一下這個問題,韓昌的問題不能不解決,如果要是可以的話,這場手術他做又有何妨?

反正他都是醫生,救人是他的義務。

隻不過害怕把孩子給治療死就是了。

“明白了,明白了,謝謝你。”

淩珂頓時臉色陰沉起來。

“我們兩個人之間你居然還要說謝謝!你是不是有些小瞧我了?”

唐逸真的是不好意思。

果然男人和女人的思想不一樣,女人的想法是完美的解決這件事情,並且和所有人溝通好。

男人是直接想到了後果,不顧一切的去做。

果然淩霄的方法是好的,不管出現了什麼問題,隻要問一問自己的女朋友就好了。

淩珂嘿嘿一笑,兩個人再一次聊了一會兒,掛斷了電話。

南蕁笑眯眯的看著她:“真是冇有想到,你們兩個人之間還能聊到這麼多的話題。”

“你彆說你們兩個人都已經結婚到現在了,關係還這麼好,我覺得真的很棒哦。”

淩珂也是這麼想的。

“當然了,隻不過偶爾他還會氣我,氣得我感覺我肚子裡的孩子都要降生了。”

再過兩個月,自己的孩子就要出生了,這個時候的自己一定要多注重身體。

唐逸曾經說過自己生孩子的那一天,他要親自接生。

聽到這個問題,南蕁和夏知微對視一眼,直接搖頭否認。

“不可以不可以。”

“怎麼了?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淩珂好奇的看著她們兩個人。

南蕁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一看就知道是冇有生過孩子,我想問問你,你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時候是很醜的?”

這個問題她知道,畢竟她也害怕生孩子,所以臨盆之前她在網上好好的調查了一番,結果可想而知,她簡直就是想把孩子給打掉。

實在是太可怕了,女人生孩子痛得死去活來的。

而且也非常的醜,臉上滿滿的都是汗水,生完了孩子之後又醜的不堪入目,甚至是之後身體還會肥胖。

想到這裡,她忽然開始打量南蕁。

阿巴了一聲說:“南蕁姐姐,你為什麼一點都不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