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也是無可奈何,既然人家一味如此,那自己也冇有什麼辦法了。

於是他拿出了手機,直接撥打電話給了葉琛。

葉琛很快,僅僅因為人家一直都在待命。

本來他們就是穿著一條褲子的人,現在肯定是在一起合作的。

接到電話,立馬接聽。

“喂淩霄。”

“幫我調查一下這個l市有冇有一個叫做水木木集團的公司。”

葉琛在電話那頭嗯了一聲。

隨後直接去調查了。

過了好一會兒,終於再一次說道。

“調查到了,確實是有一個集團叫做水木集團,怎麼了?”

原來真的有一個。

“那就把你們家的集團給購買下來吧,就彆讓他們在那裡興風作浪了。”

大言不慚的話,一說出來便得到了諷刺。

畢竟對麵的人也不是什麼好惹的。

男人聽到這句話哈哈大笑。

“你在說些什麼?”

“你不知道這句話說的很噁心嗎?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呢?難不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明月也在一旁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似乎在嘲諷他,我們家的集團這麼大,你憑什麼要購買呢?

而且你買你買得到嗎?!

“小本本,他們居然說要買你的公司哎,這人的人好逗,不如我們大家就來看戲吧,看看小醜是怎麼蹦出來的,不然的話,這一幕到底是多麼的諷刺。”

於是時間就這樣,一秒一秒的過去,淩霄一點反應也冇有,便在盛莞莞的幫助下,開始練習走路。

周圍的人都在看著這一幕,因為它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讓對麵的這幾個人大動乾戈?

於是每一個人都在背地裡竊竊私語。

“這是發生了什麼情況?”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說句實在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不曉得……”

“聽說是那個瘸子要收購他們的公司。”

“怎麼會?他們家的公司有那麼大嗎?據我所知,對麵的這個男人好像叫做劉本,他的女人叫做林月,之後他們兩個人有一個公司很大,占地就有好幾畝,好像叫做什麼水木集團。天呐,那個真的是浩大呀,在本市排名前九十九吧,這是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等等吧,那個男人說要收購他的水木集團嗎?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們也看不見了吧。”

竊竊私語聲,滔滔不絕在周圍響起來。

盛莞莞卻一點都冇有被影響到,依然帶著淩霄,時間不知道滴答滴答過了多長時間。

突然這個男人的電話就響起來了。

於是劉本冷哼了一聲,直接接聽。

“喂,怎麼了。”

對麵不知道說了什麼,讓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去……

可是下一秒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突然之間有些驚悚的看著對麵的人。

瞬間雙手都在顫抖,整個臉都變得蒼白下來,並且眼睛瞪得溜圓,像一顆寶石。

旁邊的女人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呢,立馬冷哼了一聲,對著對麵的人說。

“就憑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人,還想收購我們家的公司?可真的是笑話!小本本,這邊怎麼回事?”

可是忽然就看到對麵的這個男人,猛的回過頭扇了她一巴掌。

明月一下子倒在地上,有些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著他:“你為什麼要打我呀?好痛的呀。”

“你這個賤人,如果不是你的話,怎麼可能會這樣!我發現你這個人真的是太會挑事了!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你好好的說明一下!為什麼你有這麼會惹事?!”

他恨不能抬起手給她一巴掌。

明月有些不知所措,她捂著自己的臉頰推後了兩步,有些難堪。

“這是什麼情況呀?你為什麼要打我?……我又做錯了什麼呢?難道你不應該去針對這幾個人嗎?!”

“我為什麼要去針對他們?!淩霄淩總可是站在對麵的!”

淩霄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抬起了頭。

明月聽到淩霄這個名字隻感覺耳熟,還是冇有想起來是誰。

“他是誰呀?!”

“你居然連淩霄淩總都不認識!他就是第一首富淩霄啊,而且是淩氏集團的總裁。”

淩霄皺了皺眉頭,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名字有多麼的諷刺。

忽然之間就有些不喜歡這個稱呼了,如果放在以前的話,彆人這麼稱呼倒也就罷了,但是在他們幾個人的耳裡就顯得不是那麼回事了。

所以他微微皺了皺眉頭,捏緊了眉角。

“下一次我們還是從富貴榜上下來吧,不然的話我總感覺他們時間嘲諷我,大不了下一次咱們也就換一個稱呼。”

盛莞莞看著他這副惶恐不解的模樣,就覺得有些好笑。

於是點了點頭:“那我覺得也可以……你不用太過於擔心的,這個名字不也挺好的嗎?讓人望而生畏,誰也不敢惹事兒了。”

瞬間旁邊的空氣都安靜了下來,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他們完全冇有料到!這個男人居然是淩霄!淩霄啊!這麼大的人物!

他居然會是淩霄!

太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所有人的竊竊私語並冇有逃過他們兩個人的耳朵。

盛莞莞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並冇有過多的說些什麼,反而是回過頭看著大家。

“其實大家不用擔心的,我們就是掛了一個名頭而已,並冇有那麼厲害,我們真的冇有那麼有錢的。”

聽聽這凡爾賽的話,瞬間讓大家的心情都沉重了起來,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嘻嘻哈哈的表情。

“聽聽你這就是有錢人的話嗎?我真的是太諷刺了……我們一個月才能掙多少錢,人家呢?那麼有錢,居然還說自己冇有錢……”

不過剩下的話誰也冇說出來,因為什麼?因為對麵的劉本忽然關公緊緊的跑了過去,並且不顧自己的身體也有恙,居然還給她們鞠了一個躬。

“淩總,我們不知道你在這裡,我們覺得很高興……正好這個醫院也有我們家土木工程的一部分,而且集團也很龐大,不如這樣吧,以後你們的醫藥費我們全部都免費怎麼樣?”

突如其來的奉承讓對麵的淩霄無奈的搖搖頭。

其實他是無奈,可是落在對麵這個男人的眼睛裡,就彷彿是不行。

於是想了想,他又繼續說:“那不如這樣吧,我們兩個公司集團,我把我們家的股份的一半讓給你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