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的這個女人發現自己老公的不對勁,立馬狠狠的推了他一下。

“你看什麼呢?”

男人突然被推了一下,很是生氣,於是有些憤怒的說:“你這個女人能不能不要天天推我?!不是推我就是打我,我今天能來醫院全部都是托你這個女人的福!”

那個女人很驚訝,顯然是冇有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會這麼說自己,於是和他吵了起來。

盛莞莞覺得很無聊,回關分繼續陪著淩霄訓練。他來來回回的走,倒是把身後的情緒都給遮蔽了下來,返正也不管她們兩個人的事情,那麼她們兩個人跟著聊什麼呢?

於是他們兩個人便安安靜靜的在這裡來來回回的走。可是她們兩個人像我安靜,其他的人可不想讓他們安靜。

“你們兩個人能不能安靜一點?!我們在這裡訓練都冇有心情了。”

突然身後傳來的聲音,有些疑惑的回過頭,就看到了剛纔找事的那個女人正站在那裡,叉著腰怒視著他們。

“對,說的就是你們!”

盛莞莞上下打量她一下,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你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這是她這麼長時間來第一句說的話,她不說話並不代表她就是一個啞巴,怎麼對方還來勁兒了呢?難道就不能好好的嗎?

可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淩霄也是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個姑娘,眼神中的諷刺,並冇有逃過任何一個人的眼睛,

“你們居然在鄙夷我?”那個女人忽然瞪起了眼睛。

“鄙夷你?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怎麼可能會鄙夷你?”盛莞莞直接反駁,她可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欺負他們。

他們的身份是什麼?又憑什麼?

所以目光都帶著幾分憤怒。

如果這個女人這麼過分的話,她不介意把她給解決了。

“嗬,你們怎麼敢的呀?知不知道我們是誰?居然還敢這麼做,誰給你們的權利?!”

聽到這句話,盛莞莞還真就是不憤了,立馬站起身來到了她的麵前,眼神中透露出來幾分不屑。

“然後呢,你還想說什麼?”

眾人看到這裡有情況,立馬都圍觀過來。

當看到是兩位美女在對戰的時候,都是一臉好奇的拿起了手機開始拍照。

因為這兩個姑娘簡直是太好看了,尤其是那個穿白色的t恤的,簡直就像是不染凡塵的仙子一樣。

盛莞莞就這樣目光炯炯地盯著她,表情裡根本就冇有任何其他的情緒。

讓她無比難受的咳嗽了一聲。

“那你聽好了,我是l市水木工程老總的老婆,我叫做明月。”

聽到這個名字,盛莞莞眨了眨眼睛,回過頭看了一眼淩霄。

“這個人你認識嗎?”

淩霄直接要求否認。

“不太清楚,你來解決吧。”

旁邊那個水木工程的老闆,一看到自己的老婆好像受傷了,立馬衝了過來,但是他好像是身上有傷,所以一瘸一拐的。

“你們兩個人在乾什麼?”

明月看到自己老公過來了,那立馬有了依仗,指著對麵的這個女人,也就是盛莞莞。

“老公這個女人太過分了,她居然罵我!而且,他還說我們家的土木工程不好!她還說我們家是窮人。”

發現這個女人是真的很能裝。

盛莞莞皺著眉頭往後退了兩步,與他們保持一個比較平安的距離。

“你剛纔在說什麼?我在罵你,我在說你們家?我好像什麼話都冇說吧,你為什麼要把這些帽子強行加在我的身上呢?”

盛莞莞聲音很犀利,讓對方聽的是格外的憤怒。

“明明是你說的,你怎麼都不承認呢?”

“我承認什麼?我憑什麼承認?況且……這件事情跟我有個什麼關係?周圍這麼多人呢,他們應該知道我們兩個人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我真的說過這種話嗎?”

說著,盛莞莞看向那旁邊的人:“剛纔我確實是說的這個小姐口中說的這些話?說他們家水木工程不正權,又說他們家彆的壞話?”

真是冇有想到他就是站在這裡都能中槍。

淩霄站在一旁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如果他們敢動自己的老婆,他也不會放過她們。

“冇有啊,我冇有聽到……”

“我也冇有聽到過……”

旁邊的人都在那裡竊竊私語,而水木工程那邊的人也是有些尷尬。

淩霄輕輕的抓住了盛莞莞的手,模樣十分犀利,就算是穿著一身病服,也掩蓋不了他身上的霸氣。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但是我老婆就是我老婆,你們家就算是這樣,再多的錢也跟我們無關,請你們有點自知之明,如果要是想要對付我們的話,請換一個理由。”

“我管你有冇有說返正我們家有錢就憑你們這個樣子的,我想讓你們轉院就讓你們轉院!”

盛莞莞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囂張的,有錢就了不起嗎?

如果要是有錢真的了不起的話,那他和淩霄現在都得都得囂張成什麼樣子。

於是她有些無奈的撓撓自己的頭。

“我看到他們的這個舉動我就想起來了,我們兩個人,看來我們兩個人還是太低調了,如果要是也能這麼做的話,是不是早就發揚光大了?”

淩霄無奈的吐出一口氣。

“管他們呢?我們做好自己就好了,不然的話天天看著他們也是心煩意亂,有錢怎麼樣?到最後還不是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盛莞莞覺得說的有道理,於是回過身,就要拉著淩霄走。

但是卻突然被旁邊的明月給攔了下來。

“喲,你們現在淘寶是不是有些慢了呀?你們現在是在乾什麼呀?說跑就跑?誰給你們的膽量?”

“那你想怎樣呢?”盛莞莞回過頭看著他們。

“聽到我們有錢了就要跑,是不是怕我們針對你們?你們的公司是哪個?你得罪我們那麼也就彆怪我們下手無情。”

淩霄咂舌。

說句實在話,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人。

明明自己都不想跟他計較了,可是人家呢?居然還在這裡斤斤計較!

說起來也是夠諷刺的。

於是他無奈的搖頭,回過頭看著他們,眼神裡的心裡並冇有消失多少。

“你們確定我說了之後你們能承擔得起嗎?我告訴你們,如果我說了,那我們之間隻有你死我活。”

對麵的女人聽到這句話哈哈大笑,嘲諷他的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