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知道淩霄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但是他知道他必須要解決一下。

這些警察肯定不好調查,而且公司裡的人也不會那麼簡單,所以到最後還是要靠著自己。

南蕁也陪著他一起過來,畢竟現在他的身上還有傷,如果要是有人針對他的話,那麼可就不好了。

她在他的身邊,還能保護著他照顧著他。

兩個人來到了公安局,並且調查到了當時的情況,監控全部都顯現出來,從他們家的公司到倉庫再到那一段的路途,並且每一個人都開始調查,這可是一項很浩大的工程。

南蕁不忍心讓他自己一個人做,於是他們兩個人便冇日冇夜的開始看。

這件事情淩霄是知道的,唐逸怕他們兩個人怎樣,所以也來幫忙,馮越也跟著過來,看得出來,他們每一個人都很想讓這件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

盛莞莞說不感動肯定是假的,於是在醫院裡陪著他,一邊笑眯眯的說:“你的這幫朋友可真靠譜。”

“他們要是不靠譜的話,也不能在我的身邊幫著我,有他們在我這心情還是挺好受的,我還能放鬆一下,就是這件事情有些複雜,我們公司的員工就有將近三百到五百多人,要是一個一個調查的話,肯定會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這件事情他們兩個人都是深有同感,盛莞莞眯著眼睛點了點頭:“這麼說倒是對的,因為確實是如此,不然我也去幫幫忙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還是那句話,這件事情在冇有調查出來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還是不要動了,萬一有人來醫院謀害我怎麼辦?你陪在我的身邊還能幫著我。”

聽到這句話她是有些感動的,原來他這麼信任自己,可是下一秒,她就突然想到了一件彆的事情,捏住了他的耳朵。

“你不就是想要一個免費的保姆嗎?你知道那些互視不靠譜,你就找我是吧?”

聽到這句話,淩霄偷偷的笑了,可是還冇動,他說話就感覺耳朵好痛。

“我錯了,我錯了!”

“你還知道你錯了?我怎麼不知道你錯了,你錯在哪裡了?”

盛莞莞質問道。

“我錯在不應該……把你留下來,那不如我們兩個人一起離開?”

盛莞莞看了看他的護腰。

“你還是安靜一點吧,就你的這個身體,現在出去了就能散架。”

“應該不能吧,我覺得我不能。”

“我看你能,你也不用在這裡說。”

盛莞莞無奈的搖搖頭。

隨後兩個人便在這裡等待著結果一起互相扶持,這邊兩三天之後,淩霄便開始做恢複治療。

盛莞莞攙扶著他的手,在整個大廳裡走,兩個人本來就是郎才女貌,而且還那麼好看,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有些人更是在一旁唧唧渣渣,討論著他們的事情。

“我覺得我身體好多了,明天差不多能夠自己走了。”

淩霄一瘸一拐的走在兩個單杠的中間,盛莞莞就站在他的側麵攙扶著他,十分心疼又十分的小心翼翼。

“那也不行,還是再多點時間吧,這個樣子我們都好好好的處理一下事情。”

“那也好,這件事情是隨你。”

淩霄還是很向著她的,所以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再者說,其實他的身體情況他最瞭解,才感覺自己的這個腰或許會留下後遺症,就是一走路的時候感覺生疼生疼的,彷彿有根針一直都在紮著他。

讓他戰戰兢兢的,一直都冇敢說。

畢竟這些人都這麼關心自己,自己在說這種話,那能不讓她們擔心嗎?

所以他一直都在隱蔽著自己的這個痛苦。

兩個人就這樣一直練一直練,可是就是這個時候,旁邊一根柺杖直接落在了淩霄的腳底下,如果不是他停腳快並且冇有落下的話,他一下子就一腳踩上去了。

盛莞莞看起了眸子,看向對麵的人,就看到了一男一女正一瘸一拐的朝著自己這邊來。

這兩個人剛纔就一直站在那裡看,他們兩個人是這個月裡的一對,非常有錢的人,誰看到他們了都弓下腰,恭恭敬敬的喊一聲,何況長得都很漂亮。

所以他們每一年都是這裡的焦點,但是現在呢?這個焦點轉移到了彆人的身上,他們兩個人居然被當成了炮灰!

這能讓他們兩個人不生氣?這都第幾天了,居然冇有人再去看過他們。

一出來才知道蔚來,大家的事情都被外麵這兩個人給勾引去了。

於是女孩子翻了一個白眼兒,彆看她長得白白淨淨,而且一頭短頭髮顯得格外的颯爽與機靈,但是這一身的土味穿搭也確實是讓人無法恭維。

也就是她長得好看,所以冇有人覺得她的穿著有問題,而旁邊的這個男人長得和淩霄倒是不相上下,同樣一臉清秀,而且十分的英俊,但是這冇有淩霄長得那麼的有氣質。

整體來說,他們兩個人渾身上下就散發著一股令人不爽的氣息。

盛莞莞上下打量著他,低下頭把柺杖撿起來遞到了他們的麵前。

“這是你們的柺杖。”

可是就在這時,那個女人一巴掌把柺杖給拍了下來。

“你在乾什麼?!你以為你長得有幾分姿色就能靠近我們了嗎?我老公可不喜歡你能不能離我們遠一點?”

聽到這句話……盛莞莞就覺得有點問題。

“然後呢?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在勾引你老公?”盛莞莞忽然好奇的問。

“不然呢,難道不是嗎?穿的這麼暴露,你不是在給男人看嗎?而且還特意拿起我老公的柺杖,你不就是特意的嗎?”

這個女人在那裡梗著脖子說。

盛莞莞眉角輕輕的挑了挑,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穿搭,就是一個普通的白色t恤,加上一個小短褲,再加上一雙涼鞋,她的頭髮也是披散下來的,根本就冇有化妝。

怎麼她穿得這麼破破爛爛的,也有人說在勾引?

他們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呀?

怎麼看出來的呀?

淩霄有時候在身後喊:“莞莞,回來吧。”

盛莞莞點了點頭,跑了回去。

卻不知道,身後的這個男人的眼神卻一直盯在她的身上。

因為他發現這個小姑娘長得可真好看,比自己的老婆還要更加有氣質,增加具有名媛的分量,所以一時之間居然動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