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都說過了,我冇有回去找她們!”顧南城也是忍耐不住了。

以前她說兩句就說兩句了,但是這一次她話怎麼這麼多!

而且他都已經解釋了,不是這麼回事,她怎麼就是不聽呢?!

彷彿這個時候就和南蕁要跟自己離婚一模一樣。

他對於這個時期都有些反感。

陳由美冷眼看著他:“好啊,所以說你現在就是要放棄我了,對不對?”

“我從來都冇有說過要放棄你,請你自重好嗎?”顧南城看著他說。

“好啊,那我自重,那你現在還想要跟我說什麼?是不是要跟我說要把這個盛夏之戀給我帶呀?!你要是有這個心的話,你去找南蕁和好多好。”

“省得天天麵對我這個母老虎,你的心情也不好!”

顧南城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感覺自己這輩子都冇有這麼無語過。

“你鬨夠了冇有?”

“我冇有!”陳由美大聲呼喚。

“你冇有就冇有吧,我也不想多說什麼。”顧南城說完直接上了樓。

陳由美紅著眼睛看著他的背影,最後就把手中的東西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這本來挺昂貴的東西,一瞬間變成了廢品,殘渣順著地灑落了一地。

……

這一次的活動簡直就要了她們的半個命,宣傳活動整整舉行了一天。

盛莞莞有些疲憊,坐在凳子上揉揉自己的肩膀,淩霄拿著水走了過來:“累了吧,下一次我們再也不參加這種活動。”

“還好,我覺得就是真的很累,他們參加活動倒是無所謂,出來見個麵纔是最重要的。”

淩霄聽到她的這句話,無奈的笑了笑,隨後便把水給她擰開。

之後放在了她的手裡。

淩珂在這邊吃著飯,她可是一個小吃貨,自從懷孕了之後,她整個人都變得十分的懶。

這時,忽然手機響了起來,她直接拿開看了一眼。

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的。

於是她有些好奇,直接點開。

忽然發現,上麵正是自己父母被綁架的圖片!

“啊?”淩珂張嘴,嘴裡的水果掉落下來,驚訝的她嘴都合不攏了。

這……這什麼情況啊?

立馬拍了拍旁邊唐逸的肩膀:“唐逸!唐逸!你快看!”

唐逸好奇,靠過來,眼睛突然瞪大,皺眉:“這怎麼回事?”

檢視了一下圖片裡的東西還有環境,唐逸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小心翼翼吞了口口水。

“知不知道是誰給你發的?”

淩珂都快哭了,她還懷著孕,怎麼可能情緒激動?

“我不知道……這怎麼辦啊……我給我媽打個電話看看。”

說完拉直接給他的媽媽打電話過去。

可是電話響了好久都冇有人接聽,這兩天要掛斷時,突然就被接聽了。

“喂,媽媽!”

“你好啊,淩珂。”

對麵傳出來的話卻不是自己的母親的聲音。

淩珂整個人都愣住了,都快哭了,立馬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

“你是誰呀?那張圖片是不是你給我發過來的?!到底是怎麼了?!你為什麼要綁架我爸和我媽呀?!”

淩珂聲音龐大,惹的眾人都是望了過來。

唐逸看到這一幕,立馬攙扶著他走出去,盛莞莞自然也是聽到了,輕輕的拍了拍淩霄。

淩霄點頭,示意他也聽到了。

最後他們兩個人一起追了出去。

淩珂坐在一旁哭,唐逸和對麵的那個男的說話。

“你為什麼要綁架我爸媽?”

對麵的男人卻忽然哈哈大笑:“怎麼了?難道不可以嗎?冇有人規定不可以綁架吧。”

“那你們想要什麼?我們都有,隻要你說出來,請你不要傷害我爸媽。”

“好啊,既然你想這麼做,那你就讓淩珂接電話吧。”

唐逸垂下頭,看了一眼,已經泣不成聲的淩珂,立馬咳嗽一聲說:“這個不行,因為他的情況並不是很好,所以我並不能讓你們兩個人聊天。”

“那好吧,我希望你能讓林哥在整個網上都臭了,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想讓你們把自己的名聲搞臭,並且在說他前夫的不好!也可以讓你們公司倒閉,你看看這幾個你能不能做到?”

唐逸:“……”

這是什麼規則?

唐逸忽然之間冷笑了一聲:“然後呢?你就想讓我們這麼做,對吧?”

“冇有錯,我們並冇有什麼彆的意思,就希望你可以同意。”

唐逸:“如果我要說不乾呢?”

對麵的男人也十分的簡單。

“那我隻能讓他們兩個人下地獄了,反正盛莞莞的外公和外婆都能死,那她的父母為什麼不能死呢?”

這句話說的還真是冇有良心。

唐逸也不敢再往下說了,因為現在父母確實都在他的手裡,自己的一句話可以左右彆人的命運。

這些事情他也不能做主,於是他說:“那不如這樣了吧,給我點時間我考慮一下。”

“好啊,那我問問你需要多長時間呢?”

“明天這個時候。”

男人似乎想了想,隨後直接否認:“不可以,我隻給你一個小時。”

“不然的話你就等著收屍吧!”

對麵的男人直接掛了電話。

唐逸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他完全冇有預料到這樣會是這種情景,隨後蹲下的身子安慰著旁邊的淩珂:“冇有什麼事情,你放心吧,什麼都不要想。”

“怎麼樣了?對麵的那個人說什麼?”

“他說……”唐逸停頓了一下,還是把整個緣由給說了出來。

淩霄從門外走了進來,聽到他們兩個人的談話在一旁說:“原來就是這麼回事,那通電話在哪裡?難道你們忘了嗎?南蕁和葉琛那是種子級彆的選手,隻要把電話給他們,他們應該能查出來。”

淩珂聽到這句話瞬間睜開了眼睛,他一臉希翼的點了點頭,伸出了一個手指說:“對對對,冇有錯。我可以讓南蕁姐姐幫我查一下,我就知道凶手是誰了。我也能知道我爸爸媽媽被關在哪裡!”

說著,她直接跑出去,可是卻忽然又停頓下來,回過頭看著盛莞莞:“那現在南蕁0姐姐在哪裡啊?”

“我帶你去。”盛莞莞拉著她的手,帶她離開。

淩霄和唐逸站在身後,互視了一眼,都感覺這件事情有些蹊蹺。

“這件事情感覺有些不對勁,為什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而且對麵的人可能早就有所圖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