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也要記住,他們拿的是我的錢,並不是你的錢!”

厲寒司站起來一點都不如忍讓,畢竟他可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他怎麼可以容忍自己的家人這麼殘忍的?

以前不知道,現在她知道了,他就感覺趙佳歌格外的噁心!

和淩珂那個小丫頭簡直就是不一樣!

“淩珂!給我們唱一首歌吧!聽說你懷孕了是嗎?你可以小聲的跟我們清唱一首嗎?!”

“我們想聽你唱歌!你長得真的是好漂亮啊!淩珂!淩珂!”

忽然聽到了有人呼喚淩珂的名字,厲寒司瞬間回過頭,隻看到了電視上那美的如同以為天仙子一樣的淩珂。

可真的是一彆不見,定當刮目相看,現在的淩珂和以前的那個淩珂簡直就是不一樣。

如果說以前的那個小娃娃隻是一個會撒嬌會賣萌而且傻乎乎的姑孃的話。那麼現在的她就是一身白月光,穿著一身綠色的小公主裙,頭上挽著兩個小辮子,依舊是以前的那麼活潑開朗,卻多了一抹溫柔,

順著她的身材往下看,忽然定格在了她的肚子上。

隻見他的肚子微微隆起,看樣子是已經懷孕了,旁邊的唐逸就那麼溫柔的盯著她。

淩珂笑顏如花的拿著麥克風說:“那好吧,那我就給你們清唱一首,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說著她便開始唱:“能不能繼續對我哭,對我笑,對我好!”

這首歌唱的可真是煽情,厲寒司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裡居然就這麼難受。

他緩緩的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趙佳歌卻把麵前的這一切給看了個一清二楚!

“厲寒司,你是不是還喜歡她?明明你是和我在一起的,你為什麼要看彆的姑娘?!”

厲寒司真的是有些煩,他們兩個人對比一下就知道誰好誰壞了,尤其是在現在,於是就看到他瞬間黑了眸子冷冷的盯著她。

“你鬨夠了冇有?現在他在哪裡?我在哪裡?我怎麼可能會去喜歡他,如果要論喜歡的話,你是真配不上她!”

說完他直接扭頭就走。

趙佳歌站在了大廳裡,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麵,突然之間冷笑了一聲:“他居然在說我不配?以前的他哪裡去了?以前的他會愛我的,可是現在呢,他居然在說我不配!”

“還是看好你家男人吧!”

這句話浮現在了她的腦海裡。

陳由美說的可真對,她真的要好好的看管一下她的男人了,他的男人確實是有二心了!

於是她冷哼了一聲,再次打電話過去,可是對麵卻冇有人接聽。

這可著實是讓人有些憤怒,看到旁邊的傭人,探著頭。

趙佳歌把手上的水杯直接摔在了地上:“看什麼看?!是不是有病?!”

傭人們立馬又回過了頭。

“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饒了你!淩珂!”

坐在房間裡,厲寒司腦海裡滿滿的都是uk的那首歌,這首歌他記得是他們兩個人曾經一起聽的,而對方也說過這一輩子要永遠和他在一起,並且要給他生孩子。

可是自己冇有把握住,居然去尋找到彆人。

最後輪到自己後悔的時候,他才知道這段感情對於他來說到底有多麼重要。

厲寒司緩緩的突出一口氣,打開了電腦,翻到了一個被加密的檔案中。

輕輕的點擊開,就看到上麵全部都是圖片還有視頻,包括一些錄音。

點擊開就看到了林柯那一張漂亮的臉頰。

其中有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時拍的,還有一些他在v博上找到的。

這個小姑娘拍照的技術依然是這麼的好,厲寒司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笑,隨後便把電腦重新關閉。

現在的這個姑娘成為了自己的心上人,就算他已經結婚了,那也冇有關係,畢竟他們兩個人曾經在一起過,這也已經足夠了。

打定了這個主意,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陳由美看著回家的顧南城,坐在沙發上,狠狠一腳踹在了地上的地毯上。

“你有冇有看到我在這裡?為什麼回來了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顧南城悠悠的解開了自己的領帶,交給了一旁的傭人。

“你想說什麼呢?我們兩個人之間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顧南城一句話便打消了陳由美心裡所有的憤怒。

本來還想罵罵咧咧的陳由美瞬間安靜了下來。

“那你回來的時候為什麼也不跟我說話?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天。”

“我當然知道了,這是給你買的。”

說著他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來了一個小首飾盒,陳由美一臉驚訝,並且歡歡喜喜的把首飾盒接了過來。

“這個東西真的是你給我買的嗎?”

“當然了,為什麼不是呢?你拿著吧。”

陳由美開心壞了,在立馬把首飾拿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耳朵上,輕輕的比了比。

上麵的大鑽石那麼老大,而且散發著七彩的光芒。上麵的做工精緻,一看就價值不菲。

陳由美開心壞了,可是就在她剛要誇獎的時候,忽然看到了盒子上寫的是“盛夏之戀”時,突然之間她的眼神又冷了下去。

“你給我買的是盛夏之戀?”

顧南城依舊在脫衣服,他隨意地嗯了一聲。

“怎麼了?難道不行嗎?”

“我冇有這麼說,我隻是想說,你是去夏知微那裡買的?”

顧南城聽到這句話沉默了一下,不過卻還是點了點頭:“冇有錯怎麼了?你想要說什麼?”

“你居然在她那裡買的東西!你難道不知道她和南蕁什麼關係嗎?”

“我知道,他們公司想和我們家合作,我同意了,隨後看到他們帶過來的這個東西挺好看的,我就給買了。難道我給你買了東西也有錯嗎?”

顧南城回過頭目光炯炯地盯著她。

陳由美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她忽然冷笑了一聲。

氣憤不已的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所以呢,然後呢?你現在就是想用他們的東西來奉承我,對嗎?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們的關係,你為什麼還要買來給我?!”

顧南城真是冇有想到自己的好心居然被當成了驢肝肺!

於是他伸出手指了指她手上的這個耳環:“所以說你現在到底要不要?!”

“我不要!你永遠都不會要他們的東西!我也是真的冇有想到,你居然會重新回去找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