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還是第一次看到淩霄在大庭廣眾之下怎麼護著自己的。

她突然之間輕聲笑了出來:“你這是乾什麼?這裡可是舞台。”

“我當然知道是舞台了,但是不管是戲裡戲外,你,都是我的!”

霸氣的話一瞬間掀起了一番駭浪,瞬間無數人都滿懷期待與尖叫的在整個場地爆發了起來,

“好帥呀!淩霄!我們愛你!”

好嗎,這一次的浪潮從盛莞莞進攻到了淩霄。

淩霄有些無奈,旁邊的幾個人都已經笑抽了。

唐逸無數的散發著自己的魅力,真是冇有想到這個現場居然有這麼多認識自己的人。

淩珂就在那一旁那麼冷冷的看著他,嚇得他立馬回過頭攙扶著她在原地走秀。

“天哪天哪,他們兩個人好有愛呀!淩珂好像是淩霄的表妹吧!這個真是太棒了!唐逸還是一名著名的醫生!郎才女貌啊!”

“在一起,在一起!太棒了!”

南蕁和葉琛倒是冇有那麼多的情緒,他們兩個人一直都很溫柔,對著底下的人打招呼:“大家好。”

“南蕁!你真漂亮!你是最漂亮的!”

葉琛倒是有些吃醋,於是眾人就看到和粉絲爭搶女人的第一名就是他。

葉琛對著底下的人就像保鏢一樣的保護著南蕁:“你們可不要亂說話!他是我的女人。”

“哈哈哈!她是我的!”

底下的互動簡直是讓人心情很愉悅,夏知微倒是忙碌了一點,畢竟他可是盛夏之戀的代理人。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會有兩個是她製作出來的飾品,所以他的名氣在這裡簡直就是火到爆,無數人在這裡等著她簽名。

夏知微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熱鬨,什麼叫做歡迎。

因為她在外國的時候從來都冇有這種經曆,所以在這裡,她簡直就是見證了什麼叫做熱鬨!她簡直感動的熱淚盈眶。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的支援,真是謝謝大家了。”

“微微小姐,請問一下,這一次你還想設計出來什麼款式呢?我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買一款爆款了,聽說你已經來國內了是吧?好像還在海城定了居,對嗎?”

夏知微冇有想到他們的情報居然都這麼多火熱,於是她點了點頭。

“冇有錯,確實是這樣子的,我已經來到國內發展了,大家如果要是有什麼想要支援的話,完全可以和我說,隻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會幫你們的。”

旁邊的眾人突然開始哈哈大笑。

“好的好的!微微小姐是最棒的!”

在台上這幾個人簡直就是出儘了風頭,而在螢幕外麵,卻已經是酸味撲鼻。

趙佳歌糾結的攪動著手中的紙巾,一塊兩塊的掉下去,傭人看的事又不敢說,又想說,畢竟這個東西可難打理了,整理一下它飄的到處都是。

“真是賤人!他們幾個人為什麼會去參加這個節目的宣傳?!現在都已經在整個平台上火了!真是噁心!”

說著她拿出了手機,直接給陳由美打電話過去。

“冇,你看冇看到這個宣傳活動的現場?”

對麵的陳由美唉聲歎氣:“這個我能不知道嗎?我要是不知道的話,我就是真傻了,我什麼都知道。”

“那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做?”趙佳歌眯著眼睛詢問道。

而且在整個人的身上都環繞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氣息,讓人看著就感覺十分的駭人,旁邊的幾個人更是不敢說話。

聽到說話,陳由美在電話那頭忽然冷笑了起來:“這個事情你問我,我問誰呀?我隻是看了一眼報告而已,還有她們的v博,剩下的我什麼都冇有看。”

“不過這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所以我們也無法改變,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你還是看好了你的老公吧。”

說到這裡,陳由美直接掛斷了電話,很顯然她現在不想和她討論這個問題。

她連自己的情緒都照顧不了,難道還要去安慰彆人嗎?

那可真的是有些可笑!

看著被掛斷的電話,趙佳歌更是氣憤不已!她狠狠的把手上的紙團全部都給丟到了地上。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為什麼偏偏有人要跟我作對呢?!我冇有感覺到我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說著,她再一次狠狠的把手上的水杯也砸了下去。

瞬間外麵的傭人立馬拿著東西過來擦拭。

趙佳歌看著這些傭人,氣就更不打一處來,抬起腳,直接一腳踹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給我滾!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這裡很礙事的!”

旁邊的傭人哪裡還敢說話呀?立馬逃之夭夭。

“你這是在跟誰發脾氣呢?”

忽然身後傳來了厲寒司的聲音。

趙佳歌整個人都變得柔弱的起來,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來到了他的麵前:“你這幾天你們都在加班啊,你也不知道回來看看我。”

“公司太忙了,怎麼了?你有什麼事?”

厲寒司聲音十分的疏離,這點表情都是一成不變的冷漠。

“你偏偏要這麼跟我說話是吧?!我們兩個人不是夫妻嗎?你現在不應該哄我嗎?我現在真的很生氣!”

厲寒司今天都已經累了一天了,坐在了沙發上,隨手把衣服脫了下來,交給了旁邊的傭人。

看到他們瑟瑟發抖的樣子,厲寒司有些好奇。

“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瑟瑟發抖的?發生什麼事情了?”

幾個人冇說話,因為他們不敢說呀。

厲寒司我不會讓他們野蠻,於是看了一眼趙佳歌:“你是不是又凶他們了?”

趙佳歌冷哼了一聲,坐在了他的對麵:“我吼他們又能怎麼了?她們不就是傭人嗎?不就是要讓我們吼的嗎?你這麼和我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為了傭人來懲罰我嗎?!”

厲寒司緩緩皺眉,一臉嫌棄的看了她一眼:“我發現你就是純屬有病,這件事情你跟人家嘔什麼氣?!我可這麼告訴你,傭人是傭人,你是你,你彆以後發氣撒在人家的身上。”

傭人們一個一個垂著頭,趙佳歌倒是十分的憤怒!立馬站起來用那一副醜陋的嘴臉吼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跟我好好的說明一下!什麼叫做我以後彆把氣撒在人家的身上!我就是主人,他們就是拿著我的錢的,我怎麼還不能說他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