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覺得我的台詞應該也挺多的,算了,先背一背吧。”

淩霄說完這句話就沉默了下來,看著他默唸的姿勢,盛莞莞忽然之間就笑了出來。

因為她發現他真的是太可愛了。

於是輕輕的掩住了自己的嘴,笑眯眯的說:“那一會我們兩個人的台詞還有什麼,我們兩個人來對一下吧。”

淩霄點了點頭,和她一起對上台詞,兩個人說的倒是挺快的,所以記的也快。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看到遠處走來了兩個人。

盛莞莞看到那個人居然是夏知微的時候,突然就站了起來。

“哇,微微!”

夏知微此刻正從不遠處走過來,她身上穿著一件粉嘟嘟的公主裙,一頭秀髮被捲成大波浪,並且畫著精緻的妝容。

她從不遠處為窈窕的走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都說了我不喜歡粉色的,但是她們說這個公主就是穿粉色衣服的……”

“還有這個頭髮,我也感覺有些不好,畢竟都是大波浪,我感覺好像並冇有彰顯出我的雍容高貴。”

夏知微在一旁抱怨道。

但是她不知道他說的這些話,已經在彆人的眼裡成為了凡爾賽。

盛莞莞忽然之間就笑了,淩珂更是捂著肚子走到了她的麵前,看了看她全身的裝扮,有些無奈的說。

“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呀?!你能不能不要這個樣子?!你居然告訴我說你不好看!你看看我這一身衣服,綠綠的從頭綠到尾!你知不知道唐逸是怎麼說我的?他居然說我是綠豆蛾子!”

聽到了淩珂說的這句話,南蕁和盛莞莞都是有些不爭氣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南蕁這一次真的是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蹲在了地上哈哈大笑,一邊笑一邊捶打著旁邊的牆壁。

“可真的是太搞笑了吧!不是你們兩個夫妻兩個人為什麼都這麼的具有幽默細胞呢?!我這是真的冇有想到!”

說著她再一次哈哈大笑起來。

淩珂簡直是有苦說不出來,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南蕁姐姐,你太過分了,你不能這麼說!”

“哈哈哈哈,好吧,那我們就不說了,現在有什麼打算?”

覺得他們幾個人打算的時候,忽然就看到了一個工作人員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當看到他們四個人都在一起的時候,這才快速的走了過來,。

“你們幾個人都在呀?那就好,我們這邊的話陳總說有一位代言人說讓你們去一趟後花園之後去拍攝一組宣傳海報,因為他們說想要和這個公司合作,並且得到一筆很厚的賞金!”

聽到又是合作的問題,淩霄忽然勾起了唇角,帶著幾分淡笑。

“真是冇有想到,這個遊戲公司還是挺振奮的,居然有這麼多人跟他合作。”

盛莞莞也是略有同感:“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微微要是加入進來的話也是挺好的,證明他們家的公司還是有一些底氣的,這個樣子也好,讓他們在海城還有在外國好好的發展。”

夏知微抿著嘴唇淡淡的笑。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我們現在過去嗎?”

“當然過去了!快走!”作者他們幾個人朝著後花園的方向前進,剛剛走進去,便看到了葉琛和唐逸都站在不遠處。

他們兩個人居然還享受的坐在一旁喝著茶水,看到他們幾個人過來了,紛紛站了起來。

唐逸心疼的來到了淩珂的麵前,“這個裙子緊不緊?要不要我幫你弄一下?”

淩珂立馬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圈,她美滋滋的說:“不用了,我感覺這個衣服還是挺好看的,不像你說的是一個撲棱蛾子!”

再一次聽到了這個詞語,旁邊的幾個人哈哈大笑。

這個時候陳總不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看到他們幾個人都這麼開心,他的心裡也十分的欣慰。

畢竟這些人可都是大佬啊!隻要她們開心了,那他的工作還不得好好的解決?更何況他也不知道這幾天到底是受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有這麼多人來他的公司和他合作!

“真的是很榮幸看到你們過來,那接下來我們就開始拍攝一組廣告吧,因為那個集團是做首飾設計的,所以這邊的話需要大家帶上一些首飾來拍廣告,可以嗎?”

淩霄立馬打斷了他的話:“正好我也要有話跟你說一說,我們不可能幫著彆人來拍廣告的,你懂嗎?我們來參加這個宣傳活動,是因為我們愛玩這個遊戲,但是並不代表著我們可以做一個藝人一樣的,天天做廣告生意的人,陳總,你是把我們當成了什麼人呢?”

聽到了這句話,貌似淩霄已經生氣了,旁邊的這位群眾立馬害怕的哆哆嗦嗦的搖頭。

“不是的,不是的,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解釋,但是不是這個意思,而是這邊的那個人和你們認識,說想和你們見一麵,而且要和你們一起拍攝!而且這個珠寶的公司和你們也是有些淵源的!”

這句話說出來倒是讓她們有些意外了。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

他們怎麼可能會認識珠寶生意的人?難不成是合作夥伴嗎?那是哪個合作夥伴?敢這麼命令他們做事?

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呀?淩霄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冰冷的氣勢。

夏知微卻隱隱的感覺這件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忽然之間看向了陳總。

“對了,我想問問那個總裁的名字是不是姓沈啊?”

陳總立馬驚訝地瞪起了眼睛,看著她點頭。

“是啊,是啊!冇有錯,那個總裁確實是沈,你看,我就說你們認識吧,那現在打算怎麼做呢?”

夏知微有些無語了,她好像已經知道是誰了。

就拿出了手機直接打電話。

很快這個電話的鈴聲便從不遠處傳了過來,眾人回過頭,就看到沈君時正在遠處盯著他們。

看到他們發現自己了,沈君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對著他們擺了擺手。

淩霄看到是他的時候,立馬插著腰,有些無奈。

“你來的時候怎麼不過來說一聲?居然在這裡鬼鬼祟祟的。”

沈君時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撓了撓頭。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畢竟某個人可不願意看到我呀。”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才深深的看了一眼,對麵的那個夏知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