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聽到這裡又是一陣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會讓淩霄氣成這個樣子?

蕭美咬牙切齒的看著麵前的淩霄!突然憤怒的反咬了他一口:“怎麼了,我什麼都冇有說呀!你為什麼要誣賴我現在又讓這個女人把我給打了!我可什麼都冇有乾。”

“是啊,蕭小姐什麼都冇有乾,但是冥冥之中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又給乾完了,你說這件事情要怎麼說呢?”

淩霄抿著嘴,忽然笑了。

蕭美看著他這副如狼似虎的樣子嚇得往後退了:“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要是再過來的話你小心我報警!”

淩霄站起了身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並且撥打了報警電話,隨後像不心疼一樣的把手機丟在了她的身上。

居高臨下如同睥睨天地一般的視覺看向她:“打電話吧,快去打呀!我們可以看一看警察過來了要怎麼說這件事情,看看警察是向著我們還是向著你。”

淩霄微微一笑說道,但是這個笑,怎麼看著都有點都像笑麵虎,其實裡麵還有一場更深刻的怒意。

蕭美怎麼敢報警?這些事情都是她的錯!警察過來了到時候一勘察,那麼事情不就全部都暴露了?

於是她立馬雙手抱頭,求饒道:“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應該出現在你們的麵前的!我這就走,馬上就走!”

說著她爬了起來就要走,可是就是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起來。

蕭美瞬間驚慌失措,現在她不能接這個電話,於是她拿著手機就要跑,可是她剛剛動就被淩霄給叫住了。

“等一下,難道你冇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就在這裡接。”

“我的私人電話!你……”

“我說了,就在這裡接!”淩霄打斷了她的話。

“你!你彆欺人太甚!”蕭美大吼道。

“好啊,既然你不接那我就報警,反正我們兩個人誰都不怕誰,今天都冇有什麼事情,那我們就在這裡候著。”

淩霄聲音比剛纔大了一分,盛莞莞走到了他的麵前。

不知道為什麼,她居然從淩霄的身上感受到了無比強大的憤怒!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他們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蕭美急得眼淚都流了出來,不過去還是委屈巴巴的接聽了電話。

她很慫,根本就不敢和淩霄叫囂。

“喂。”

“蕭美!他們兩人離開了!到底是什麼事?我們都已經把東西都安放好了,為什麼他們兩個又走了?而且走的十分的乾脆,你告訴我,是不是你的計劃都已經暴露了!”

“媽的,既然計劃都已經暴露了,你為什麼要和我們說?讓我們白跑這一趟!我們的遙控器都已經安裝好了!”

蕭美急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這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對麵的兩個人都能聽個一清二楚。

盛莞莞眨動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突然之間笑了出來,走到了小美的麵前,在她的麵前聽著蕭美和對麵的人在這裡聊天。

“說話呀,你這個人怎麼不說話!是不是不想付給我們錢啊?這筆生意已經不行了,快點把錢給我們!畢竟我們的這批藥從國外又來的也不容易,我們必須要一個報酬。”

“給錢啊說話呀!你要是敢毀約的話,小心我們打你去!我們可是知道你家的位置,還有你的名字!”

蕭美瞬間哭著說:“你們幾個人彆說了,我……”

剩下的話冇有說完,手機便被盛莞莞給搶了過去:“你們出來吧,錢的話我們幫你付,蕭美這邊出了一些問題,她說不了話。”

聽到終於有一個管事兒的,對麵的人立馬嗯了一聲:“可以的,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在外麵等著我們!”

盛莞莞並冇有回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有些鬱悶的看著麵前的蕭美:“你和這些人到底達成了一個什麼協議?居然要這樣報複我們?”

而在另外一邊,淩霄你已經把手機都弄好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這件事情就等他們幾個人上來了,我們一起說。”

蕭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邊跳一邊蹦:“我錯了我錯了這件事情我真的錯了!求求你們了不要針對我們家好不好!”

盛莞莞卻輕輕一笑:“不好哦,子不教父之過,你的錯誤應該由你的家人來承擔。”

說完這些的時候,停車場裡已經走出來了很多人,淩霄看到這麼多的黑衣人,瞬間舔舔自己的嘴唇。

看來他的第六感真的是冇有錯,他就知道停車場裡有什麼東西!但是他一直都冇有確定。

“蕭美!你它……”

可是話冇有說出來,對麵的幾個人就有些目瞪口呆了。

為首的幾個人忽然指著麵前的淩霄和盛莞莞!

“你們兩個人!你們兩個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出現在這裡了?蕭美!你能不能跟我說一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美,你騙我們?”

蕭美哭的生氣不接下氣,卑微到了極點,她一邊求饒一邊說:“那你們還不快跑!他們兩個人已經報警了!我冇有跟他們說過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說著,她大聲哭了起來。

對麵的這幾個人麵麵相覷,最後撒腿就跑,因為他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出現的,可是看蕭美的狀態,他們應該不是一夥的。

既然她讓他們跑,那他們就跑了吧,反正知道她的名字還有她家的地址,以後再去要錢也不遲。

可是就是這個時候,淩霄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一個人的脖子上,盛莞莞加入進去,於是這一場大戰就這麼開始了。

蕭美瞪大了一雙卡姿蘭大眼睛,有些難辭其咎的盯著麵前的這一幕,盛莞莞和淩霄顯然都是學過武功的人,簡直就是打的這十多個黑人是跪地求饒!

“啊!我們錯了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

盛莞莞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一個人的肩膀上,並且讓他趴在了地上,“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實交代!”

那個人立馬哆哆嗦嗦的說:“如果我要是說了的話,你放過我們好不好?我們以後肯定不會為非作歹了!我們肯定會好好的做人!”

因為他們都是摜犯了,所以肯定很害怕會進監獄。

盛莞莞看向了旁邊的淩霄,意思是在告訴他,你來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