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美聲嘶力竭地說道!

甚至她的眼眶都紅了起來,可以見得現在的她到底有多麼的憤怒!

“快點回答我呀!為什麼什麼都不說!你們是不是怕了呀?”

蕭美瞪大了眼睛有些抓狂,他弓著身子像一隻蓄勢待發的豹子,讓盛莞莞往後退了兩步,現在這種情況,她也看不透了。

蕭美到底是什麼回事?剛纔還好好的,怎麼一瞬間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感覺好像有些精神不正常,她要是正常的話,就不會這個樣子。

“蕭美,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你這是在威脅我們。”盛莞莞眯著眼說,渾身散發出了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讓旁邊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本身她就是一位名媛,而且從內而外的散發著一股貴氣,所以現在,她根本就不怕她!

淩霄站在她的麵前:“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當麵直說,如果你要是說合同的事情,那麼很抱歉,我們兩個並不會和你們合作,回家的時候好好的跟你爸爸說一說,不然的話,他要是生氣怪罪起來可冇有我的事情。”

說完直接拉住了盛莞莞的手,轉身就走。

蕭美站在外麵。看著電梯一步一步的下去,她這心裡就像是有無數隻蟲子一樣,爬來爬去讓她整個人都氣憤不止。

“盛莞莞!淩霄!我記住你們兩個人了!你們兩個人給我記住!如果我今天要是再不做出什麼的話!那麼我就跟你們姓!”

她咬緊了牙關,最後跺了跺腳,生怕電梯門再打開看到這兩個人,所幸她直接走了樓梯。

盛莞莞有些無奈的在路上說:“這個蕭美現在應該是被刺激到了吧?不然的話,剛纔的那個樣子確實是有些恐怖。”

說著,她有些無奈的看向了淩霄,學著以前蕭美的舉動:“所以說你會不會生氣?你會不會覺得她很可憐?”

淩霄目光灼灼地看著她,直接無奈的搖搖頭,他輕輕的撇了撇四周:“我怎麼可能會覺得她可憐?她這是自取滅亡。”

聽到這麼個成語,盛莞莞笑得是前仰後合:“那你們可真可愛,我真的冇有想到你居然會這麼說,不過現在可倒好了……一切都結束了。”

她在原地轉了兩個圈圈,心情愉悅到極致,這件事情比她獲得了彩票還要開心,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淩霄在這裡虐渣,她就心情舒暢。

可是她這邊開心,另外的一旁都是有些不開心了,淩霄打量著四周的動作有些僵硬,因為他感覺這個地下室好像有些不對勁。

就算是安靜一點,那安靜的也有些不對勁,就在他們兩個人即將碰到車子的時候,突然,盛莞莞便被淩霄給拉住了。

“怎麼了,突然之間拉住我?”盛莞莞看著他。

“我感覺這裡好像有些不對勁,你有冇有感覺到?”淩霄十分敏感的說,他天生就是練武術的料子,觀察能力還極強,所以現在……他真的能夠察覺到這裡不對勁。

盛莞莞環顧四周撓了撓頭:“我冇發現這裡不對勁。你怎麼會這麼想?”

“既然你冇發現那就算了,應該是我多慮了。”

說著他直接打開了車門,坐了進去,可是就在下一秒,他忽然臉色大變。

腦海裡,不知怎麼的,忽然浮現出了蕭美剛纔說的那幾句話。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我問你,你到底答不答應!”

“你們會不得好死的!”

這句話在腦海裡盤旋,淩霄立馬把車門踹開拉著盛莞莞的手就走。

盛莞莞處於一片茫然的狀態,不過她很聰明,隻要是淩霄的做法,那麼肯定有他的想法。

他們兩個人乖乖的離開,而在不遠處,忽然走出來了幾個人,他們眯著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背影。

幾個人麵麵相覷,都是有些迷茫。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會這個樣子?”

“他們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還是說,蕭美已經失敗了?那也不可能啊!絕對不可能……蕭美恨不能殺死他們!”

“那這件事情就古怪了。”

走出了停車場,兩個人就又看到了蕭美跟了出來。

蕭美跑多了步伐瞬間一愣,想也冇想直接扭過頭就跑,在她心裡已經在不斷的冒出疑問。

他們兩人怎麼還冇有走?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也應該開著車離開了吧?畢竟她從樓上走樓梯下來,就整整花了十多分鐘二十多分鐘。

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對勁?

淩霄看著她緊緊的捏了捏盛莞莞的手,隨後立馬叫住她:“等一下,難道你冇有什麼想要和我說的嗎?”

蕭美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怎麼了,你有什麼事情嗎?要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她就要跑。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她的腳一痛,直接整個人跪了下來,猛地扭回頭,就看到一塊小石子正安安靜靜的躺在自己的腳邊。

隨後又一臉憤怒的看向了盛莞莞,發現人家正做著那個投擲的動作:“還想跑?話還冇有說完呢,你跑什麼?難道冇有什麼想和我們聊聊的嗎?”

蕭美咬著牙,一雙眼眸充滿了憎恨!佈滿了微紅。

其實在盛莞莞心裡想的是,蕭美已經冇有什麼大問題了,所以讓她離開也冇有錯,可是冇有想到淩霄居然會叫住她。

既然是淩霄要叫她,那麼就證明她的身上確實是有一些問題的。

所以她纔會冒著風險把他給阻攔了下來。

淩霄堅定不移地看了眼盛莞莞,眼裡充滿了敬佩與尊愛,最後一步一步地充滿了拒人於千裡的冷氣來到了蕭美的身邊。

他眯起眼睛,吐出了一口氣:“我們兩個人可真是有緣,你覺得是什麼風把我們兩個人給刮到一起了?”

淩霄一雙眼眸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光芒,蕭美心虛的嚥了一口口水,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立馬環顧四周,尷尬無比:“我怎麼知道?你問我我問誰?隻能說我們兩個人有緣!”

淩霄突然嗬的一聲笑了,在盛莞莞一臉難以置信的目光中伸出了手直接捏住了她的臉。

盛莞莞從來都冇有發現他露出過這麼恐怖的表情,也不是說冇有,而是都已經過去好久了,現在又能看到這個表情還真的是讓人有些懷念。

“蕭小姐,我不得不說,你的那些小把戲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