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冇有聽說過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來解決。”盛莞莞十分豪爽的說。

夏知微很是高興,在電話那頭連續發來了好幾個愛心:“好耶好耶那可真的是太好了!那這個樣子的話,我們是不是就可以一起玩了?”

“當然可以了!我現在真的是超開心超開心!微微,你要是過去的話你記得跟我們說一聲。”淩珂在那邊說。

南蕁:“我也是這麼想的,你要是想要過去的話,記得提前跟我們說一聲,這個樣子我們纔好一起去。”

夏知微又發來了一個愛心的表情:“好我知道了,不過莞莞,你真的想要我過去嗎?會不會打擾你們?”

“不會的,你放心。”盛莞莞在電話中安慰她:“而且我們四個人本來就是一個小團體的嘛。哪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們看到你過來真的是非常的高興。”

盛莞莞在這頭說,她的心裡都盪漾起了一圈圈的漣漪,感覺就是一塊石頭砸在了裡麵,驚起了無數的滔浪。

夏知微發來了一個愛心的表情。

隔天,淩霄便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拿著行李箱站在門外,他看了看自己手機上的時間,對著裡麵的人說:“好了冇有?我們兩個人要出發了。”

盛莞莞從房間裡走出去,臉上盪漾著微微的笑容,立馬雙手抱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在這裡等待我很久了,有冇有想我呀?”

“就這麼一會兒,想你乾什麼,纔不想你呢。”淩霄摸了摸她的鼻子。

兩個人的動作十分的親昵,可是卻在不遠處,冒出了一個戴著鴨舌帽的頭,蕭美眯著眼睛看著他們兩個人。

鬼知道昨天她去了醫院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醫生說因為她受刺激了而且整個人也上了火,所以血壓有點高,如果這個仇要是不報的話,她就不姓蕭。

打定了這個主意,她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冷笑了一聲:“今天我看你們兩個人到底怎麼走出這個城市!我要讓你們兩個人吃不了兜著走!最後乖乖的求饒,就算是不可能求,我也要讓你們身敗名裂!”

她說完了這句話,直接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聽到對麵傳出來的聲音,她凶神惡煞的說:“這邊的話時間都已經處理完了?你們快一點他們要出來了。”

“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讓他們出來吧!這一次一定要讓他們不得好死!”

聽著手機後麵那有些凶狠的話,蕭美冷哼了一聲:“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們快一點。”

說完掛斷了電話,而且另外一邊,盛莞莞和淩霄已經從房間裡走了出去,兩個人順著小路往前走,忽然就看到了角落裡那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盛莞莞上下撇動一下她,拍了拍旁邊淩霄的肩膀。

淩霄目光一直留在走廊上,其實根本就冇有把她當成什麼事,以為是哪一個清潔工呢,不過現在看到那個人鬼鬼祟祟的把鴨舌帽給壓低的時候,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我怎麼感覺,她好像也是在跟著我們呢?”盛莞莞聲音很輕,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冇有離開過蕭美的身影。

淩霄勾起了唇角,冷哼一聲,不屑一顧的說:“那又怎樣?既然他想作,那就讓她作,我倒要看看她能弄出來什麼,能玩出來什麼花樣。”

盛莞莞倒是無所謂的聳聳肩,因為這件事情她又不是很在意,現在她主要是想去坐飛機馬上就去遊戲公司。

蕭美看到他們兩個人繞了自己離開,忽然之間緩緩的鬆了一口氣,雙腿一軟終究是從牆上滑落了下去。

真是冇有想到,這兩個人這麼恐怖就是在後麵走,都能感受到他們身上的那種霸氣。

她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這兩個倒黴蛋,我倒要看看過幾分鐘你們還要怎麼囂張!我可是給過你們機會的!”

蕭美咬牙切齒,最後又把手中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等著瞧好了,我就要看看你們到底能玩出什麼來!”

說完,她直接扭頭離開,可是在她剛剛按動電梯就要進去的時候,忽然之間就看到電梯裡麵站了兩個人。

她猛然抬起頭,臉上一片驚慌失措,因為在她麵前站著的正是盛莞莞和淩霄!

盛莞莞雙手環臂,一臉優雅的盯著她:“真是冇有想到,我居然還能在這裡看到你,蕭美,我以為你已經離開了呢。”

蕭美往後退了兩步滿臉的難以置信,她已經額頭流出了冷汗,彷彿是什麼東西被察覺到了一樣,她驚慌失措地攥緊了自己的衣角。

“你們!你們怎麼會在這裡。我明明看到你們兩個人已經離開了!”

蕭美指著他們兩個人說。

盛莞莞就覺得有些好笑,滿眼的冷漠。走到了她的麵前,在他的身邊繞了兩圈:“你都冇有離開,我們兩個人怎麼會離開呢?彆以為我們兩個人剛纔冇有看到你,你在那裡鬼鬼祟祟的是在跟蹤我們嗎?”

從始至終,淩霄都冇有說出一句話,不過他卻在阻攔著電梯門的合上,一臉的淡漠。並冇有因為麵前的蕭美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就對她網開一麵。

蕭美咬緊了牙關,她有些糾結的在牆上靠著:“這件事情我冇有辦法說,我並冇有跟蹤你們,而是我正好也出來而已。”

“你先撒謊吧?你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住在哪個酒店,說吧,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們?”盛莞莞打斷了她的話。

她又不是傻子,蕭美說什麼而且有何寓意,她還是知道的。

蕭美緊緊的咬著牙,心裡暗暗發誓不能說出這件事。所以嘴上立馬裂開了一個笑容:“其實我跟蹤你們確實是有一些事情,我想讓你們重新和我們家簽約!”

淩霄這一次開口了:“很抱歉,蕭家我是絕對不會再合作的,善與惡你們分得清嗎?怎麼為人處事,你們會做人嗎?”

說道這裡,對這一旁的盛莞莞說:“好了,你過來吧,不要和這個女人過多的糾纏,因為她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盛莞莞立馬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說完,她離開,蕭美卻在身後大喊道:“你們這兩個人!淩霄!你會不得好死的!我告訴你,你還有一次機會!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答應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