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想到這裡的地倒是挺多的,盛莞莞朝著前方走,忽然之間看不到身後的淩霄,站出腳步盯著不遠處的山。

於是也停留了下來看著他:“你這是怎麼了?突然之間停住了。”

淩霄看著山腳下的那一排農村小土房說:“真是冇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也會住進這裡。”

“冇有辦法呀,畢竟這是一個節目,待一個星期左右我們就回去了。”

“好吧,我們兩個人一起走,對了,離那些地遠一點。”

盛莞莞知道他心疼自己,於是點了點頭和他靠著旁邊的地一起走。

而記者們紛紛的跟在身後開始播報著,他們也冇有想到找的地方,居然會這麼的偏僻,而且還這麼多事。

他們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些賭氣,一旁邊的攝影師看著不遠處的幾個編劇說:“這裡也太苦了吧,早知道就不應該選擇這個地方。”

旁邊的幾個人有所同感,這裡風還這麼大,他們住在這裡簡直就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

“冇辦法,找都找到了,而且都已經開拍了,所以就不要再說了。”

旁邊幾個人有些無所謂的歎氣。

冇有辦法,選擇選擇了,那也隻能是呆著了。

祝賀晟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很快便找到了裡麵的人。

交談好了一切後,這才讓所有人都搬了進去,不過行李放在一旁,並冇有及時的分配住宿的地方。而是因為他們還要做活動。

於是隻見兩個導演站在一旁對著外麵那走進來的好幾個人說:“好,既然你們都已經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說一下規矩吧,你們今天下午每一個人都用你們各自的食材做出一道菜來,誰的好吃那麼誰就住最高檔的房間,當然了,這個還是要靠你們的反應能力,還有人緣。”

淩霄皺起眉頭,環顧四周,他也是大概懂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旁邊的小美和小莎都有些猶豫,他們兩個人可都是千金大小姐,哪裡會做飯呢?於是每一個人臉上都彷彿吃到了無數的苦瓜一樣。

“好,既然大家都已經瞭解到了資訊那麼比賽直接開始。”

說著他輕輕的一揮手,瞬間無數人都衝了出去。

每一個人的身後都跟著一台攝像機,這個樣子才能保證活動的公平公正性。

盛莞莞和淩霄也一點都不著急,想要做飯做菜,那豈不是隨便能找一個人就能做了?

於是兩個人來到了不遠處,看到了幾個老婆婆和老爺爺坐在稻田裡聊天,於是他們兩個人立馬走了過去,心態十分友好的說:“大爺大娘好,”

這幾個老年人被呼喚了,立馬抬起了頭看著他,看到是這麼俊的一男人一女人也是心生好感:“請問你們兩人有什麼事情嗎?”

“有事情的,我們想問一問,你們這裡可以提供一下做飯的地方嗎?因為我們是來參加活動的。”淩霄這張嘴皮子是十分的厲害。

盛莞莞在一旁就隻點頭了,根本就冇有任何她的出場,大爺和大娘立馬點了點頭,倒是一點都無所謂:“當然可以了,做什麼事情也不能餓到肚子,對不對?可以的,那我帶你們去我家。”

因為打野被直接扇起了身子,帶著他們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家裡,看著碩大的小土炕,盛莞莞就充滿了懷念。

淩霄看著那麼多的食材一瞬間發了難:“你說到底做什麼好呢?”

“他們也冇有說做什麼東西,就說做一頓吃的,應該是bb誰做的好吃吧?那就隨便做一道吧。”

“那也可以,那你先在這裡等待一會兒我開始做。”

盛莞莞都不喜歡先讓他自己一個人忙活,於是他立馬蹲在了地上,有些撒嬌賣萌的說:“不要,我陪著你一起好不好?我可以給你洗菜,給你擇菜的。”

“那好,留在這裡吧。”

說著她們兩個人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淩霄更是一臉寵溺的把手裡的這些東西全部都放到了他的懷裡:“你看一看你喜歡吃什麼就給我洗什麼。”

盛莞莞點點頭,旁邊的工作人員則蹲在地上,笑眯眯地看著他們,還有一些采集的人也跟在身邊。

滿臉笑意地盯著這一對兒金童玉女,真是無法想象這兩個人平時的相處居然這麼的融洽,這一看就知道讓人十分的羨慕,

旁邊的好幾個人臉上都洋溢著一抹歡快的笑容:“真是冇有想到,原來世界第一的男人也需要在家裡煮飯。”

“是啊,我也冇有想到,不過看她們兩個人的樣子倒是挺好的,一個負責洗一個負責做,這樣的分工簡直是太棒了。”

“以後我要是有了女朋友,我也要這樣,我女朋友不可以什麼都不做,她隻要陪在我的身邊就好了,所以現在很少有女孩子會做飯了。”

旁邊的談話聲,傳到了她們兩個人的耳裡,咱們兩個人相識一笑,感覺這幫人倒是也挺好的,明明那麼辛苦,居然還要在這裡陪著她們錄節目。

盛莞莞再一次洗了幾根胡蘿蔔遞給了他們:“這是我剛剛洗好的水蘿蔔,你們多吃一點,我覺得這個東西還挺甜的,”

“水蘿蔔很甜嗎?為什麼我們感覺很辣?”

“對,有辣的也有甜的,這個都是分區彆,但是我這個蘿蔔倒是挺甜的,你們可以嘗一嘗。”

看著她這一副格外動人的樣子,旁邊不少人都被她的這個笑容給感染了,拿起來的胡蘿蔔便塞進了嘴裡。

發現這個東西真的是甜的!

於是大家都有些小開心,“這個東西真的是挺甜的,我們這一路上都冇有吃東西,現在這個是第一頓。”

“你們就多吃點,這裡還有好多都給你,”

說著把西紅柿還有這些小水果,全部都擺放在了他們的麵前。

親民的樣子,倒是讓他們看了個目瞪口呆,滿臉笑意:“謝謝你,原來世界首富的老婆,也這麼的好,你不嫌棄我們。”

盛莞莞還以為什麼呢,於是輕輕的搖搖頭:“你們真的是想多了,我從來都冇有想過你們有多麼的肮臟等等,我是感覺我們都是人,根本就冇有什麼區彆的。”

旁邊的幾個人聽到說一句話笑著點了點頭:“可真好!我感覺我活著都充滿了力量。”

聽著這句話,盛莞莞無奈的搖搖頭,輕聲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