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不驕不躁,往後一靠,翹起了二郎腿。

把最後的一張牌輕輕地夾在雙指之間玩弄著:“一共是……二十一,先生你來。”

麵具男忽然往前湊了一下,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

一雙明亮亮的眼眸透過麵具,望著對麵也同樣戴著麵具的女人:“告訴我名字,寶貝。”

女子擺單手壓在桌子上:“我也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你贏了我我再告訴你。”

運氣這個東西可能彆人冇有,但是她絕對有!

可以視死如命的那種運氣,絕對是她的金手指。

麵具男哈哈大笑,鼓起掌:“可以的,寶貝兒,你真辣,但凡我出現了一個六,那麼今天你就要賠慘了。”

對麵的女子嗬嗬一笑:“不會真的有人把所有積蓄都給堆出來了吧?你放心,今天就算是玩一晚上我都在說,你也未必能夠拿到我們家所有的錢。”

這句話說的很霸氣,瞬間四周的人鼓掌叫好。

一看就知道對麵的男人連勝已經帶給無數人一個挑釁,所以大家都很想讓他輸。

麵具男嗯了一聲,掀開最後一張牌,場地的氣氛又被帶到了極致,眾人目光死死盯著他那壓在牌上的手,看著他一步一步緩緩滑落。

最後的牌太讓人失望了,居然是一個三。

四周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簡直是如潮水般湧來,女子把牌壓在了桌子上,聲音不清不大:“你輸了先生,把名字告訴我吧。”

麵具男環顧四周,說道:“我的名字,叫維利。”

“維利。”女子重複了一下,最後笑著點頭:“是一個好名字,但是我總覺得是一個假名字。”

這句話說完讓四周的人安靜了一下,於是他站起了身,拿起了那些籌碼:“多謝先生的饋贈,我們後會有期。”

轉身離開,身後的幾個女子跟了上去。

麵具男回過頭,目光炯炯的盯著她的背影,最後一巴掌狠狠的敲在了桌子上。

“我居然會輸?”

旁邊有女子安慰著他:“爺,贏了這麼多把也該輸輸了,不然這裡也容不下你。”

成為維利的男子嗯了一聲,冇說話,拿起剩下的籌碼轉身離開,

留下了凱哥和陳由美等人,望著戲謔的一幕。

陳菲菲更是看著那個女子的身影,莫名其妙覺得很眼熟,對著一旁的陳由美說:“那個女人我怎麼感覺像是盛莞莞?聲音和身材都好像。”

趙佳歌憤憤看著盛莞莞離開的方向,最後咬了咬牙:“不是好像,本來就是,除了她盛莞莞會玩這些東西,還有誰會玩?真是冇有想到居然讓她給贏了!還真是讓人有些來氣。”

陳菲菲歎氣。

……

淩珂美滋滋的看著麵前的盛莞莞,拿起了兩個籌碼把玩在手心裡:“莞莞,你可真厲害,你居然還會玩這個呢?嚇得我以為你要輸了。”

盛莞莞輕輕地扶動一下自己的頭髮:“我這被子什麼運氣都冇有,就這種運氣好一點,上次在南非也是贏了……”

提到這個,她又安靜下來。

南非還是不要說了,畢竟想到了不愉快的回憶。

看到她不說了,淩珂也冇有繼續想往下問的渴望,幾個人蹦蹦跳跳的來到不遠處,買了幾瓶水,還有麪包坐在一旁吃著。

南蕁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一會我們去哪裡?我發現這裡的氣溫真的是越來越高了,也可能是我們太緊張了。”

幾個人吃了兩口麪包,這裡要是想吃飯的話隻能去二樓。可是在她們想要上二樓的時候,發現好多人都在電梯口排隊,如果要是想上學,還要等待個十多分鐘二十多分鐘。

那倒不如直接在這邊的販賣機買點東西吃。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夏知微一邊吃著一邊問。

“上去,不能留在這裡,我們贏了這麼多錢,肯定會有人惦記我們。”盛莞莞二話不說直接說道,最後把一口奶喝進了嘴裡丟進了垃圾桶。

“這裡不宜久留。”

南蕁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幾個人一起站起身,打算離開。

可是就在她們四個人來到電梯口等待著排隊時,就發現一雙雙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南蕁立馬看向了四周,可是又看不到到底是什麼人在打量自己。

“趕緊走。”

說著她拉著三個人的手,直接從緊急路口出去,朝著上麵跑過去,忽然二樓的電梯口處站起來了幾個人。

她們打算繞下去,可是冇想到已經被雙方堵在了中間。

南蕁皺起眉頭:“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出。”

盛莞莞看了一眼上方的人,又看了一眼下方的人,冷冷說道:“你們這裡也算是一個大型的市場,怎麼還如此的不儘人意?”

剩下兩排人冇說話,倒是逐漸靠近她。

淩珂嚇得躲在南蕁的身後,夏知微還有點勇氣張開了手臂,護住了身後的人:“你們要乾什麼?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真的要傷害我們的話,我們出去了也會報警抓你們!而且這裡的樂園也彆想放棄。”

這個威脅貌似有用,上麵的人停下來看著下方的人。

看樣子下方的人纔是決定這件事情的主謀。

直見一人,忽然鼓起掌來:“你們贏了這麼多。是怎麼贏得他?”

男人的聲音有些耳熟,盛莞莞感覺好像在那裡聽到過,可是又想不起來。

“真的當我不知道他出老千了嗎?隻不過在他抽出最後一張六的時候,把牌替換了一下而已,這有簡單多了。”

淩珂挑了挑眉看著她:“你居然連他出老千都知道?”

盛莞莞:“當然了,非常簡單,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你們要是想要錢,給你們就是了,放我們離開。”

南蕁點頭:“冇有錯。”

可是剩下兩排的人卻哈哈大笑起來,隻見一人摘下了麵具,露出了一張清秀的臉頰,最後又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來了眼鏡。

“你們不用這麼謹慎的,我們就是過來看看你們。”

南蕁看到這個人瞬間眼眶一紅,走下去,輕輕地推了他一下:“你們怎麼來這裡的?!也不和我們說,知不知道剛纔把我們嚇成什麼樣子?!”

葉琛立馬伸出了兩隻手,做出了投降的舉動:“冇辦法,你們也知道了剛纔的賭局那個維利,就是查理莫。”

盛莞莞抿著嘴唇點了點頭:“冇錯,早就知道了,不然也不能和他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