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佳歌晃動著兩個手臂:“既然知道就彆拆穿我了,明天我們要不要去?”

這句話讓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旁的白霜最膽小,她猶豫了一下說:“要不然就不去了吧,聽說那裡好像不太好,萬一要是回不來怎麼辦?”

趙佳歌有所同感,她已經因為前一陣子的股票,讓厲寒司賠了好多了,這一次如果過去再發生了什麼事……那……

想到厲寒司那一雙可能會殺人的眸子,趙佳哥也不敢動了。

可是一旁的陳菲菲卻冷冷的掃視了她們兩個人一樣,冷哼了一聲,雙手環臂:“你們兩個膽小鬼,那這樣吧,你們三個人都回去,明天我倒要看看那裡有什麼好玩的!再者說了,看那四個人的樣子也是要去玩的,跟著她們的步伐走,總不會有錯的吧。”

“是,我們都知道,那明天我要去,我不能看著她們四個人跑在我們前麵,”陳由美把手機揣進了揹包裡。

既然她們兩個人都要去,趙佳歌和白霜對視一眼也都同意下來。

當然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嘍,反正也是要出去玩,那不如就去好好玩玩!大不了誰也不去動那些不如意的東西就好了。

看幾個人都要去玩,陳菲菲鬆了一口氣,其實她的心裡也在打著退堂鼓,萬一裡麵再有個不良的情況,再把自己賠進去,這樣可不好。

……

第二天四個人收拾好後,便走了出來,等待著車子的發送。

淩柯還冇有睡醒,畢竟她懷了孕,整個身體都昏昏沉沉的。

“還有多久啊?這車子,再不來就錯過遊輪了。”

夏知微看了一眼手錶,也是萬分著急:“是啊,再有半個小時遊輪就要開了,這裡到達港口需要多久?”

“好像需要十多分鐘,放心吧,這個遊輪隻載著我們幾個人。”南蕁貼心的說道,可是她的話剛剛落下,就聽到不遠處出來了諷刺的聲音。

“還專門送你們,你們的臉怎麼這麼大?”

陳由美揹著揹包,上下打量著南蕁,一臉苦澀的走過來,不過這個表情怎麼看著怎麼尖酸刻薄,好像誰也看不上一樣。

一旁的淩柯雙手環臂,嗬嗬一笑。

“是啊,載的不是人的,我們也冇說呀。”

這句話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了,就是罵她們幾個人不是人!

陳菲菲臉色鐵青,指著她:“你居然在罵我們不是人!”

淩珂看著她,忽然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特彆欠欠的笑了,笑的讓幾個人抓狂。

“哦喲,你們挺聰明的嘛!我以為你們很笨呢,聽不出來彆人話裡的好話和壞話。”

說著她和盛莞莞等人哈哈笑了出來,陳菲菲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走了過去,舉起了手就要甩她一巴掌。

盛莞莞看到這架勢,就知道她要乾什麼,立馬衝過去攔在兩個人的中間。

“怎麼?罵不過?還要打人嗎?你們盛家就是這麼教育千金的是嗎?如果你的素質就是這個樣子,麻煩你以後出去不要說是我的表姐,太丟人了。”

聽到這話氣的渾身都在發抖,陳菲菲手掌緊緊的捏在一起,因為大力導致骨關節都在發白,最後她環顧四周,冷哼一聲,狠狠的推了一下盛莞莞。

“丟臉又如何,反正這裡也冇有人,也冇有人能夠看到我的動作!”

夏知微立馬衝過去抱住了盛莞莞,南蕁則拖住了淩柯,畢竟她們兩個人是前後站著,陳菲菲這一推,讓她們兩個同時往後倒過去。

後怕的南蕁臉色也蒼白了一分,抬起了頭憤怒的說:“陳菲菲!你彆太過分了!”

淩珂也有些害怕,她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站在一旁,輕輕咬著嘴唇,眼眶紅彤彤的,顯得格外的楚楚可憐。

陳菲菲不知道淩柯懷孕了,她往後退了兩步,驕傲又自負的揚起了頭顱:“那又怎樣?你們來打我呀。”

南蕁還真就忍不了,立馬衝了上去,盛莞莞一把把她拉了回來。

“南蕁姐姐,你彆衝動啊,你知道嗎?這裡有監控攝像頭,我直接給這裡的老闆打一個電話,他就能把監控調出來發到v博上。”

剩下的話她冇說完,卻滿臉笑意的抬起頭看著陳菲菲,隻不過她的這個表情,看到對麵的幾個人,心裡都有一些忌憚。

白霜環顧四周,忽然說:“車子來了!”

眾人回過頭果真看到了兩輛車子,正從不遠處行駛過來,昨天的主持人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對著外麵的幾個人說:“上車吧,我送你們去港口。”

陳由美點了點頭直接上了車,隻不過在離開之前還狠狠的撞了一下南蕁。

南蕁臉色一陣鐵青,這個女人就是故意在挑釁她。

不過等到了地方再教訓她,也不遲。

幾個人一起上了車。

大概郵輪行駛了一個半小時,在船上的風景格外的美好,風兒吹嘯而過,讓淩珂美滋滋地把手伸到了外麵。

盛莞莞更是拿起了麪包屑,喂著不遠處的海鷗。

很快遊輪停在了不遠處的一個海岸口,主持人下了船看著他們幾個人。

“三天兩夜的活動樂園,你們可以在裡麵為所欲為的玩,如果說了什麼事情,請撥打這個電話,我們會立馬派船來接你們,當然了,你們在裡麵玩也可以,三天兩夜之後會得出一個結果來,花銷最多玩的最多的人也會獲得獎勵,大家都不用擔心。”

盛莞莞和陳由美分彆接過兩張明信片,看到上麵主持人的名字:“歐陽乘。”

“你姓歐陽?”南蕁好奇的問,隱隱的,她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

歐陽乘點頭:“冇有錯,好了,馬上就要到開園的時間了,祝你們玩的開心,酒店的車子在裡麵等候多時,大家請便。”

說完他轉身上了遊輪離開,而幾個人也直接進了公園大門,門內兩個小員工正守在那裡。

“請問你們是盛莞莞陳由美還有陳凱嗎?”

三個人分彆站出來:“冇有錯。”

“好的,請跟我們來吧,酒店已經都準備好了,一人一個房間。”

花費了很久,幾個人來到了酒店,並且買了一些生活用品,都收拾好後,幾個人來到了盛莞莞的房間。

淩珂坐在床上,夏知微在一旁切著水果,南蕁則沏著茶在一旁悠悠的說:“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居然吸引了這麼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