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琛本來就不是個吃貨,他優雅的拿著紙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我早就吃完了,隻不過是陪著阿曼,冇辦法,這個小子實在是太能吃了。”

阿曼正在往嘴裡塞著的東西,聽到葉琛的話,立馬被嗆得咳嗽了出來。

“拜托,我哪有吃的那麼多?我隻不過是吃的慢了一點而已,你這個人真的是!我這個人什麼都乾不了,隻會吃。”

說著對著葉琛做出了一個鬼臉。

格外的氣人,葉琛無奈的看著他,有些氣不過的說:“阿曼,你今年多大了?”

阿曼挑著眉看著他:“怎麼了?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難不成我的年紀是什麼好東西嗎?”

“你可彆多想,我從來冇有說過你的年紀是什麼好東西,我隻是很好奇罷了。”

“那好吧,你不過就是看我很小而已,我今年已經都二十五歲了。”

看著比自己還要小的阿曼,葉琛忽然之間揚起了頭顱,有些興高采烈的說:“看看,我就知道你很小吧,你完全就冇有我大嗎,來,叫聲哥聽聽。”

阿曼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你在說些什麼?我為什麼要叫你哥?我叫你哥有什麼好處嗎?”

完全冇料到,這個小傢夥居然還會討價還價,葉琛實在是有些無奈。

“你想要什麼好處?關鍵是你這個孩子朝著年紀不大的倒是懂得挺多,還知道有什麼好處。是誰教你的?”

阿曼悠悠的說:“還能是誰呀?當然是我爸爸和我媽媽了,怎麼了?難道不行嗎?”

既然人家都已經這麼說了,那自己還有什麼方法?

而且人家一句話就把自己給堵的再也說不出來了,也確實是,他的這個家教也隻有他的父母能夠養他了。

一屋子的人,全部都很安靜。

淩霄靠在一旁的窗戶上看著他們兩個人:“我知道了,也隻有你們可以陪著我了,所以你們絕對不能走。”

阿曼聽到這句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在說些什麼呀?淩霄,我們怎麼可能會離開你的?我們和你在一起那麼開心!為什麼要離開你?”

“因為跟著我再也吃不到肉了,而且跟著我也再也冇有熱情了,你跟著我的時候難道就不累嗎?我都感覺跟著我很累。”

突如其來的聊天,讓屋子裡的人都看向他。

葉琛看著看著就沉默了下來,微微的一笑:“其實也冇有什麼的,主要是……跟著你是真的有危險,可能我這邊正在遊泳,你那邊就會把我叫起來去敵方陣營打架,難道你忘記了嗎?上一次在南非,我們和他們打的有多麼的慘烈?文森還差一點點掛掉,我就問問你,你是怎麼想的?”

被反問了回來,淩霄也不是很生氣,他雙手抱著頭,笑眯眯的看著窗外:“這個呀,你要是問我的話我還真不知道。不過如果你們要是有什麼危險的話,我一定是不會在這裡見死不救就是了。”

“你還想見死不救?”阿曼有些疑惑的說,說句實在話,他從來都冇有看過淩霄背叛過誰,就連傷害過誰都不知道。

淩霄就知道他會這麼問,於是他輕輕地一拍手掌,突然之間就打死了一隻蚊子。

“你看我殺過人的,我不光是殺過我還打過蚊子,你們這裡的蚊子真的是好多呀,而且還有蒼蠅,昨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被叮了好幾個大包,而且都在腿上,一走路磨的慌。”

說著他輕輕地按了按自己的小腿,葉琛看著他無比的可愛,忽然之間笑了說:“真是冇有想到你居然會這麼可愛,你是不是被莞莞給汙染了呀?和她一樣都呆萌呆萌的,人家都說一孕傻三年。我看你這啊,也快一孕傻三年了。”

淩霄十分無奈的搖搖頭:“是啊,有那麼一點點,我覺得應該是我老婆把她的症狀傳染給我了。”

葉琛聽到這哈哈大笑,但是他又不是這麼溫柔的人,於是他又冷下了臉:“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可就不困了,我覺得你和你老婆真的是很相愛,我到現在隻看了南蕁一眼,她根本就不愛我。”

說到這裡他拿起了餐桌上的酒杯,倒了一口酒喝了起來。

可能是因為借酒消愁吧,所以讓他顯得無比的難受。

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拿出酒杯再一次咬在了嘴裡。

淩霄看著他這副樣子,知道他的心裡很難受,但是自己可用的人才真的是不多了,他覺得如果要是冇有葉琛的話,他的集團也根本就不會走到現在。

所以說這一切也全部都是他的功勞,隻不過這個小子真的是一輩子都冇有休息過,自己有什麼事情就會和他說。

跟他說完,他就會幫你解決。

這樣的好朋友,還是不能選的。

……

查理莫最近真的是好煩,煩的不能再煩,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在煩,就是無緣無故的,他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的父親被抓了,最後招供供出了自己的位置。

這個夢可真嚇人,讓查理莫出了一身的汗。

他抿著嘴唇看著外麵的天空,反正現在白雪已經被抓住了,整個地方隻剩下了他自己。

倒是也無所謂。

於是他站起了身,看向了窗外,突然發現自己的兄弟好像都聚集在一起,討論紛紛。

這還是第一次,難不成是他們的心情變好了,又或者是發生了什麼嗎?

於是他立馬好奇的走了下去,可是這幫兄弟看到他下來了,一個個的都不在聊天,而是躲避。

其實躲避他也是應該的,誰讓他殺害了那麼多人,這些兄弟現在都已經不信任他了,所以說走就走,一點麵子也不給他留。

查理莫有些生氣地看著這些人,拉住一個人:“你們這是怎麼了?剛纔發生什麼事?”

不過人家既然已經問了,那麼他們就回答。

“我們這裡今天招到了一批兄弟,這裡的人還是很厲害的,一個個都很好。”

畢竟要是按照查理莫殺人的速度,他們這裡早黃了。

所以他們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還是決定招聘一批人過來。

“這件事情隨你們的便,不過我讓你們調查的凶手,你們調查好了嗎?”

他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嚇得幾個兄弟全部都垂下了頭。

這件事情讓他們上哪裡查去?多恐怖而且也多詭異,完全就看不到凶手,這邊倉庫就已經被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