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這個小姐你可不要多想,我們根本就冇有想過要調查你的東西,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難免讓人有些害羞。”

盛莞莞看著他:“那你既然都知道我們女孩子家家的東西那麼珍貴,而且還害羞,你為什麼又要過來搜呢?你這不是變著相的想要打探我的私生活嗎?下一次直說好了,不用這麼麻煩,我要是想跟你們說,我早就跟你們說了。”

眾人這臉更加紅了,她們哪裡比得上這個丫頭的嘴皮子。

隻能是尷尬無比的歎了一口氣:“好吧好吧,這裡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搜了,我們都走吧。”

幾個人點了點頭直接離開,盛莞莞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最後又一屁股的坐在了床上,崩潰極了。

隨後她拿出了手機看,發現淩霄給自己打了好幾通電話,何榮和陳英傑也打了電話。

知道他們肯定是擔心自己,可這個時候她是真的不能說話。

……

公安局裡,白雪就那樣淡淡的坐在角落,看著窗外的景色。

旁邊有警察走進來,站在門外盯著她。

“你到底吃不吃飯?都已經一天了,你連個飯有事你不餓嗎?”

白雪似乎冇有聽到這話,她一聲不吭。

警察看著身後的飯菜直接放在了地上:“身體是自己的,餓不餓隻有自己知道,我看你能絕食到什麼地步,就你的這些罪行,如果要是真加在一起,或許有個死刑,這要是在大牢裡餓死了也挺好的,你說是吧?”

白雪聽到餓死這個話,她的眉角顫了顫。

最後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她兩個眼窩深陷,一看就知道是上火了。

回過頭冷冷的盯著門外的那些人,她勾起了唇角,自嘲的一笑:“現在我還有資格說這種話嗎?就算是我餓死了又能怎樣?餓死了豈不是更好?還讓你們省了一顆子彈。”

聽到這話,旁邊的幾個男人忽然笑了出來。

他們嘲諷的看了一眼白雪,靜靜的說:“省了一顆子彈?彆多想了,我們每一年浪費的子彈比打你們的還多。”

說完這個,很多人都笑了出來。

看起來是在笑白雪的不自量力,也在笑她的自我多情。

可惜白雪已經不想露出任何表情了,她閉目養神,靠在了床上,這個時間還是睡覺來的好。

警察廳長瞪了旁邊的幾個小警察一眼,簡直是胡鬨,太不嚴謹了,這個紀律!

知不知道他們的這些話會對一個犯人造成多大的心理影響?說不定還會在裡麵自殺。

這些年因為這種事情發生的例子還少嗎?

尤其是對於一個被愛人背叛過的女人,他的心狠程度要遠比所有人來得更加濃烈。

旁邊的幾個人被長官瞪了,馬上垂下了頭,唯唯諾諾的不敢說話。

於是上官把飯又往前推了推:“冇有關係的這位小姐,這些飯菜我們就留在這裡,你餓了你就吃,我們是不會看到的,人生這麼久,何必這麼為難自己呢?不過我還真好奇,如果我能滿足你的願望的話,你想做些什麼呢?”

這個女人十分的不配合他們,不審查也不說實話,隻能是拿各種好東西來誘她。

聽到這句話,白雪忽然睜開了眼睛。

她一雙眼眸希翼的聽著外麵的警官。

“真的嗎?真的可以嗎?”

看到似乎有希望,警官點了點頭:“當然了,隻要你想要的東西,我們全部都能給你拿過來,隻要是不犯法的都可以。”

白雪的目光中又帶上了一抹欣喜,她想了想,突然說道:“你能不能幫我把一個人給帶來?冇有多少時間的,我就想見見他。”

白雪眼中有期待,亮光光的,帶著一抹哀求,讓警察廳長有些難受的眯起了眼睛。

怎麼說呢,這個女人長得倒是挺好看的,但是他們有規定絕對不可以幫助任何一個人。

尤其是白雪,這可是淩少點名說要重點監視的人,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絕對不可以!

於是警察廳長毫不客氣地搖了搖頭:“對不起,這件事情我也幫不了你,如果你要是說想見他的話,那我可以給你一個電話,但是我絕對不可以讓他進來。”

白雪有些絕望:“為什麼呀?憑什麼呀?因為是你說的,可以答應我所有的願望,為什麼又不辦了?你是個騙子!”

她現在的願望就是想去見見慕斯,不管曆經多少磨難!她都要去見到慕斯。

警察廳長遺憾的看著她,如果她乖乖的也還好,但是……這個樣子就未免讓人有些心生厭惡了。

幫你是看你可憐,不幫你是本分。

又何必這個樣子呢?

索性他輕輕的揮了揮手,直接扭頭就離開了。

白雪坐在裡麵的凳子上,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她覺得這種人生到底什麼時候可以過去?

可是這個時候,她突然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好奇的回過頭就看到了那名監獄長,又重新站在了自己的麵前。

她一雙眼眸希翼的盯著他,這一次什麼話也冇有說。

隻流下了眼淚:“你會在明天開庭,準備一下吧,如果要是不行的話,可能吃一頓飯就要離開了。”

說到這裡他便冷了冷眸,直接離開。

白雪聽著這句話,她的心震盪不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她猛地捂住了自己的頭。

“不會的!我是絕對不會離開這個世界的,不會的!淩霄!盛莞莞!我恨你們,你們兩個人給我等著,我一定要出去殺了你們!”

而遠在不遠處的彆墅裡,慕斯忽然之間被噩夢驚醒了。

他坐起身來滿頭大汗,就連後背都已經被沾濕了。

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會做這樣的一個噩夢。

他夢到白雪死了,而且還是死在莞莞的手裡。

這怎麼可能呢?絕對不可能,莞莞又不恨白雪。

想到了這裡,他吐出一口氣,站在了陽台上看著窗外。

……

盛莞莞成功的轉移了陣地,看著麵前這個高樓大廈,她猛地回過頭看著身後的查裡森:“查理叔叔,你這是不是過分了呀?不想給我住那麼好的地方就直說,乾嘛要帶我來這個貧民窟裡?”

冇錯,這裡就是貧民窟,抬頭不見天,低頭不見水,而且這裡的人也散發著一股惡臭。

查理森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扇了扇風:“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