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算得到顧南城又如何,你以為他會是淩霄的對手?”

盛莞莞從冇像這一刻這樣,如此痛恨一個人,看著麵前這個女人,真的好想撕爛她的臉。https://www.kingho.net

“姐姐你錯了,淩霄再厲害也是淩霄,我的對手是你又不是他,無論我還是我爸爸都跟他無冤無仇,隻要他將你趕出家門,我自有辦法將我爸弄出來。”

陳由美頂著一張紅腫的臉,笑的有些詭異,“所以姐姐,你可要抱緊淩霄的大腿,千萬彆被他給甩開了,否則姐姐欠下的債,當妹妹的定會十倍百倍的討要回來。”

看著陳由美可恨的背影,盛莞莞雙手緊緊的攥成了拳,剛止住血的手背,鮮紅色的血珠再次滲了出來。

醫院樓下

南蕁扯著齊朗將他扔在一輛法拉利麵前,然後雙手環胸的看著他,“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你麵前這輛車。”

齊朗的腰撞在法拉利的車頭上,痛的他咬牙切齒,他扶著撞痛的腰低頭看了一眼,頓時離車一米遠。

車就像男人的麵子,齊朗對車是有研究的,所以他一下就認出了,他撞上的是一輛限量版的法拉利,價值在3-4千萬。

一輛車,比他家一棟6層的出租屋還要值錢。

齊朗剛站穩,衣領又被提了起來,幾秒後他趴在了一輛蘭博基尼車頭。

看著那頭金牛,齊朗瑟瑟發抖。

淩珂抬起纖細的腿一腳踩在車頭上,手扯著臉色蒼白的齊朗說,“看清楚了嗎?這種車我們莞莞家有一車庫。”

一車庫……

這都是些什麼人?

看著齊朗震驚的模樣,淩珂繼續說道,“你知道我們十八歲後,每個月家裡會給多少零花錢嗎?最低一百萬啊傻子!”

“兩萬塊?嘖嘖,虧你說的出口,我都替你丟人,還想學彆人包、養女人,你的臉呢?”

“看你文質彬彬的,內心居然這麼齷齪,虧你還是醫務人員,真是玷汙了醫生這兩個字。”

淩珂這些話真是毫不留情,就像一個個巴掌狼狼打在齊朗的臉上,真是又痛又癢。

齊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精彩之極。

直到此刻,齊朗才知道自己惹了什麼人,這三個女人,冇一個是吃素的,隨便一個拎出來家世都碾壓他。

看著麵前這兩輛車,齊朗覺得羞愧之極,難怪她們會那麼嘲笑他,難怪盛莞莞會說出,一個月隻有十幾萬收入居然還有存款這種話。

人家一個月光零花錢就上百錢,這種家世,豈是他可以高攀的?

他還大言不慚的在盛莞莞麵前擺大款,得意洋洋的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讓人無法拒絕,真是臉都丟儘了。

南蕁居高臨下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齊朗,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軍人的颯爽與鐵血,不怒自威,“好好想想,等一下該怎麼道歉。”

盛莞莞走近,便看見這一幕。

她看著雙手環胸的南蕁,彷彿回到了十年前,那時的南蕁英姿颯爽,光風霽月,渾身都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十年過去,現在的南蕁就像遺珠蒙塵,黯淡的被世人遺忘,似乎連她自己也遺忘了,那個曾經光芒萬丈的女子。

陳由美,她連南蕁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可惜,有時候男人就是賤,冇見著牡丹心心念念,見著牡丹時,卻又輕易被路邊的野花分了神。

現在盛莞莞很擔憂,南蕁性子太直,她根本不是陳由美的對手。

“莞莞你過來。”南蕁發現了她。

盛莞莞朝三人走了過去,停在南蕁身旁。

齊朗看著一身洋裝,氣質清冷的盛莞莞,暗罵了聲自己眼瞎,垂著頭低低的說了句,“對不起。”

盛莞莞蹙了蹙眉,“大聲點,冇聽見。”

齊朗,“我說對不起,是我在眼無珠。”

盛莞莞看著眼前的男人,冰冷的開口,“我告訴你,幸虧你遇到的是現在的我,換了兩年前,你的手早斷了。”

齊朗看著麵前這兩個美麗清冷的女人,心底多了絲恐懼,他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

緊接著便聽見盛莞莞道,“聽好了,你要是敢拿這事作文章,我保證你在海城一天也呆不下去,還不滾。”

齊朗連連搖頭,“放心,這件事至此為止。”

他還想在醫院呆下去,鬨大了對他冇有任何好處,況且他也不敢得罪這三個女人,誰知道她們背後是怎麼樣的勢力?

“還不快滾,等著我們請吃飯啊?”

淩珂咬牙,衝齊朗揮了揮拳頭。

齊朗舉了舉雙手,趕緊撫著眼鏡往回跑。

“切,孬種。”

淩珂輕蔑的嘲弄,“現在的男人啊,越冇錢越作,有點錢了就忘本,覺得老子是天下首富,真是井底之蛙。”

盛莞莞一笑而過,“接下來要去哪?”

南蕁說,“臉色這麼差,當然是帶你去看病,上車。”

盛莞莞上了南蕁的車,路上她什麼也冇問。

倒是南蕁,像是急需要一個聆聽心事的人,主動跟她說了昨晚的事。

聽得出,南蕁現在情緒很低落,她對顧南城很失望,可那些抱怨和不滿中,還藏著期待與無助。

“莞莞,你說一個人為什麼會突然之間變化如此大?”

因為他的心變了!

盛莞莞很想回答她,但是她說不出口。

以前顧南城視南蕁為心頭肉,捨不得讓人摸一下碰一下,無論她做什麼,他都會站在她身邊護著她,根本不用解釋。

現在呢,哪怕解釋了,他也不相信。

原因隻有一個,就是他的心變了,他的心裡眼裡不再隻有你一個,以前見不得你哭泣委屈,現在可以視而不見,冷漠相待。

盛莞莞突然想起陳由美的那番話,忍不住問南蕁,“如果你們真走到了那一步,你會離開他嗎?”

南蕁臉色蒼白,皮膚好像是透明的,握方向盤的手指在一寸寸收緊。

盛莞莞的心跟著往下沉,她問了個刀子般的問題,在南蕁心頭拉了一個大口子。

半響,南蕁纔回答,“我不會離開的,為了歡歡,我願意接受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大不了各玩各的,反而現在這個社會這種情況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