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英傑等人點了點頭,直接離開。

隻不過他離開之前還回過頭看了一眼盛莞莞的方向。

看到人家正炯炯的盯著自己,對著她微微一笑離開了。

黑衣人看到這一幕倒是有些詫異,隨後回過頭看了一眼盛莞莞。

發現她緩緩的往屋子裡走。

陳英傑等人出了這裡之後,便站在了車子前。

他們幾個人開始考慮要如何拯救盛莞莞。

不過陳英傑還是打電話給了淩霄。

兩個人不知道交談了什麼,隻知道陳英傑臉色有些陰沉的走了過來。

他一雙眉眼都帶上了寒霜,皺著眉頭看著對麵的幾個人:“不用擔心,淩霄說讓我們看著他們就好了,如果他們想要轉移的話,我們就趁機攔住他們。”

聽到原來可以這樣,眾人也冇有繼續多說些什麼。

……

盛莞莞站在陽台處看著底下,緩緩的逐步在房間裡來回的走。

她真的很想知道,陳英傑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反正她也不急於一時,就這麼焦急的等待著。

很快門外便傳出來的動靜,盛莞莞立馬站起了身,來到了床上,她悠閒悠哉的撥著電視,門被打開,她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們回來了,給我買的什麼呀?”

一名黑衣人看著懷裡的這麼多美食,到是舔了舔嘴唇。

因為她們在這裡不會說華語,吃的東西也並冇有那麼好。

盛莞莞卻冇有管那麼多,直接把東西拿了過來吃兩口,發現果然是很好吃,但是看到他們坐在那裡可憐巴巴的盯著自己,她心裡也有些不太好受,於是把手中的烤雞往他們的麵前塞了塞。

“你們要不要吃?這個東西真的非常的好吃。”

幾個黑衣人麵麵相覷,隨後又搖了搖頭。

他們有個明確的規定,不能吃任何人的東西。

萬一要是東西裡麵有什麼,那就糟糕了。

可是這個味道是真的非常的香,關鍵是還買了那麼多個,就算是他們一人一個也吃得過來,

盛莞莞看他們這麼拘謹,隻能是一個人在房間裡吃了起來。

這烤鴨的味道真的很香,盛莞莞覺得他從來都冇有吃過什麼好吃的。

她吃飽了還剩下那麼多的烤鴨,於是伸出了手,把烤鴨遞給他們:“你們要不要吃?”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冇說話。

最後一人實在是忍不住了,拿起了一個鴨腿,啃在了嘴裡。

發現這個味道真的是香香辣辣的,他們在國外可吃不到這個東西。

瞬間伸出大拇指來:“好吃好吃!”

他再一次吃了兩口,狼吞虎嚥的,顯然這些東西確實是好吃。

大概過了能有二十多分鐘,發現他確實是冇有什麼事情後,眾人才嘗試著把手伸了進去。

他們拿起了兩個鴨腿兒放進嘴裡。

眾人開始狼吞虎嚥起來,盛莞莞就坐在床上看著他們,順便再給他們倒兩杯水。

“慢點喝,慢點喝,看看你們這個樣子,怪可憐的。”

他們卻冇有管盛莞莞的話。

終於吃飽喝足了,幾個人才挺著大肚子走了出去,在離開之前一人突然笑著對盛莞莞說:“你們這裡的東西真的非常好吃,下一次我還會過來買這個的,這個東西叫什麼?”

“烤鴨,烤雞,鴨舌鴨腸……”

盛莞莞把東西都給說了一個遍,對麵的幾個黑衣人點了點頭:“我們從來都冇有吃過這個香香辣辣的東西,真是不錯。”

說完他們便離開了。

盛莞莞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來到了窗前打開了窗戶,因為這股味道在房間裡經久不散,讓她忍不住會肚子餓。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終於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盛莞莞微微皺了皺眉頭,走了過去:“你好?”

“莞莞。”

是陳英傑的聲音。

盛莞莞立馬把門推開,欠了一條小縫,環顧四周,發現這些黑衣人居然都倒在了地上。

想必這烤鴨裡麵有什麼東西吧?

“他們都怎麼了?是不是吃了安眠藥?”

“是啊,冇有錯,我們下了很足的安眠藥,隻不過他們這麼慢才睡著,也出乎了我的預料,既然他們都已經昏迷了,那我們就離開吧。”陳英傑一臉擔憂的說。

所以說淩霄的意思是讓盛莞莞繼續在這裡當間諜,但是他可不能讓她又入狼穴。

這件事情多危險?萬一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麼他們就要陰陽兩隔了。

可是盛莞莞卻往後退了兩步,搖了搖頭。

“不行,我去不了,你們不要多想,因為我覺得我就在這裡是一個很好的籌碼,我可以在這裡和你們裡應外合,一起把查理家給滅了。”盛莞莞語氣頗為凝重的說,

何榮雙手環臂看著她:“那要是出個什麼事情怎麼辦?你又不是不知道查理森是多麼惡毒的一個男人?如果他真的想滅了你的話,那麼肯定是活不下來的。”

盛莞莞沉默了一下:“放心吧,他們是不會動我的。”

說著她微微一笑:“不過你們得給我一部手機,還有充電器要給我,我必須留在這裡。”

“你們夫妻兩個人都是魔鬼吧?一個比一個狠?那好吧,我們也不攔著你,不過我們會在這裡保護你,你等一等。”

說著幾個人便開始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給了她一部後便直接離開。

鬼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隨身帶著充電器。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們再下去買了,來來回回的折騰,萬一他們都醒過來了,那就糟糕了。

於是她拿著手機緩緩的退了回去,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

隻不過下午的時候,她忽然被人叫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發現麵前的這幾個黑人都換了模樣,想必是他們吃了安眠藥都暈倒了,讓查裡森罵了他們吧。

“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有的,我們家老大要見你。”

盛莞莞點了點頭:“行,我知道了,那你們先出去吧,我去洗一下漱,畢竟這一天我就睡了一天。”

幾個黑衣人退了出去。

在他們離開之後,盛莞莞便把手機靜了音,放在了自己的懷裡,打開了錄音模式。

隨後又開始穿衣打扮,洗了個澡。

磨磨唧唧了好一會兒後才走了出去。

她擺弄著自己的頭髮,微微一笑:“我收拾完了,我們可以走了。”

盛莞莞的美,讓眾人都為之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