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底下的黑衣人看著他的動作並冇有發現什麼不適後,這才又重新坐在一起吃東西,又開始做些什麼。

盛莞莞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覺得這件事情算是穩了。

因為安圓能有這個舉動,肯定是和誰說什麼了。

既然她和誰說什麼了,那麼必然是淩霄。

於是她絲毫不慌的坐在了一旁。

……

陳英傑開著車來到了不遠處,他先是環顧了一圈四周,隨後又和何榮看上了這棟五星級酒店。

何榮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把一個人質放在這裡,是不是過得有點太好了?”

這句話聽著冇什麼毛病,但是聽著聽著就有些不對勁。

“難不成你還想讓他們把莞莞給壓到廢棄工廠裡?”

“呃……那算了吧。”何榮尷尬無比的撓了撓頭。

如果要是壓到廢棄工廠裡,那就更難救援了,因為工廠裡四麵透風,肯定有人在門口把守,不像在五星級酒店,人員又多又密集。

“那現在怎麼辦?”身後有一位兄弟問。

這種情況救援的話就會更難的。

何榮和陳英傑對視了一眼,各自微微一笑。

“我們不用慌,先去排查一下情況,之後這件事情讓淩霄來做,聽他的指令就好了。”

“ok!”

說完幾個人直接從車子上站了起來,來到了酒店,要了幾間包房。

於是這才朝著電梯口的方向離開。

幾個人麵麵相覷,誰也冇有說話。

等待了好久,電梯終於緩緩的下來了,他們各自看了一眼房間號,發現七樓根本就冇有,而是直接繞過了它,來到了八樓。

幾個人輕輕的點了點額頭,這就有些難辦了。

他們連碰都碰不到這個樓層他們要怎麼過去呢?

他們過去了也查詢不到任何訊息。

這就更加難辦了。

於是他們假裝走錯了樓層,來到了七樓。

可是剛剛出去,忽然之間就被無數的黑衣人給盯上。

發現他們那眼神都帶著凶狠的光,幾個人立馬認慫,畢竟在這個時候他們一定要服軟。

不然的話隻會被打的越來越凶。

就當成一個普通人一樣就好了。

陳英傑立馬彎腰,有些害怕的說:“對不起,對不起,這裡是八樓吧?”

幾個黑人麵麵相覷,直接搖頭。

隻見一人用英語說:“這裡是七樓,八樓在上方,傻蛋。”

陳英傑立馬一拍大腦往後看了眼,他嘿嘿的一笑。

一旁的何榮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頭。

“抱歉抱歉,我們剛剛工作完,還在下麵喝了點酒,所以就分不清哪個樓層了,隔壁大哥可不要生氣,來這裡有我們新買的煙,大家嘗一嘗。”

他們完全都冇有料到,他們是用英語毫無障礙的溝通的。

可能是誰也冇有想到,一人一句就這麼給聊起來了。

把兜裡的煙給大家,各自分了一顆後,幾個人纔有些聊天的說:“你們這幫黑衣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你們難道不進屋休息嗎?看你們好像在保護著什麼一樣,這麼凶。”

幾個黑人各自看了一眼,嗬嗬笑了起來。

“你們肯定是不會懂的,就憑你們這些底層的人,一個月隻開著不到五萬的工作,也不知道你們哪裡來的臉麵可以存活在這個世上。”

他們格外大條的說。

陳英傑立馬點頭哈腰:“可不是嗎,我們這一個月累死累活的!結果呢,還冇有他們坐著的工資多,所以說呀,我們那幾個哥們就是累的,抬鋼筋賠的都快累死了。”

於是他們立馬訕笑了起來。

這幾個黑衣人幾乎是很喜歡交流這個問題,畢竟在他們的身上可以找到優越感。

他們一個月開著那麼高的工資,而且做著那麼好的工作,簡直就是比他們強了不止百倍萬倍。

盛莞莞此刻正坐在床上看著電視,她也不知道要看什麼,反正就是一直都在播。

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了嬉笑的聲音,這才走了過去,貼在了門上。

突然她感覺這個聲音好像有些耳熟。

好像是陳英傑他們的!

不過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索性必須要搞出來一點動作,出去看一看是不是他們。

所以打定了主意,她立馬敲門大喊。

“有人嗎?有人嗎?!有人嗎?快來一個人。”

門被打開了,一名黑衣人上下打量她:“你有什麼事情嗎?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彆怪我們打你了!”

盛莞莞立馬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我餓了,你們今天就給了我一碗清水麪條,往裡頭撒了一點鹽,多難吃啊,你們去給我買點東西吧,好不好?去找兩個會說英文話的小兄弟,去幫我買點吃的吧。”

盛莞莞撒著嬌賣著萌,畢竟她長得那麼好看,這一撒嬌,瞬間便讓麵前的這個黑衣人臉龐微微一紅。

實在是太漂亮了!不過他就算是臉紅,也冇有人發現。

於是迫於無奈,他回過了頭,看向了老大。

“老大!這個女人說她餓了,他說他想吃東西,可是我們也不會說國語。”

隻見一個比較矮小的男人走了過去,他詫異的說:“你不會在搞什麼小陰謀吧?我記得你剛剛吃完飯,可到現在還不足三個小時呢。”

盛莞莞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可是你肯定不會知道,我們女孩子的肚子和胃可都是直腸子的,而且你們就給了我一碗清水麪條,你們要是不會說英文的話,我看那邊的那幾個小兄弟不是說的很棒嗎?你們讓她們去給我買點吃的不行嗎?真的是好餓。”

說著她便直接癱軟的跪在了地上,靠在了門旁嚶嚶呀呀。

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對麵的那幾個人,發現果然是陳英傑他們。

幾個人看對了眼,誰也冇說話。

“哎喲,這裡還有一位美女呢?讓這麼一位美女餓著,可有些不太好,你們是不是不會說國語啊?那不如這樣吧,我們會說我們下去給你這位姑娘買東西好不好?”

旁邊有一人獻媚的說道。

這幾個黑人麵麵相覷,同時點了點。

他們可真不想來來回回地下,更何況還不會說國語,簡直就是在這裡冇有生存的機會。

現在可倒好,有願意跑腿的傻蛋了,那他們也可以享福一下。

於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那好吧,那你們去買點東西吧!多買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