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盛莞莞臉上的笑容,查理森的笑容逐漸凝固。

怎麼感覺這個丫頭好像是在威脅自己呢?

可是他又說不出來。

於是他輕輕的揮了揮手:“算了算了,今天我也不跟你多說什麼,反正多說無益。”

他站起了身,緩緩離開,可是就在他馬上就要推門而出的時候,盛莞莞突然叫住了他。

“等一下查理叔叔,你難道確定不放我走嗎?”

“我為什麼要放你走啊?難不成把你放走了,再讓你來傷害我嗎?”

查理森也不傻,他可不想把一條漏網之魚給弄出去,之後就讓他她著魚群來報複自己。

盛莞莞雙手環臂,靠在一旁。

無所謂的慫了慫肩膀。

“冇有關係的,這件事情如果查理叔叔不願意,那我肯定是不能強求。”

她伸了一個懶覺:“好了,查理叔叔要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先離開吧,我有點餓了,讓他們給我買點好吃的過來吧,反正你們也不想讓我出去了,對不對?”

屬實是這個樣子,他們肯定是不能讓盛莞莞出去的。

有了上一次的前車之鑒,如果再讓她出去的話,指不定她又要搞什麼幺蛾子。

這個女人完全冇有以前的那種幼稚。

她很聰明,知道怎麼做才能不引起他們的恐慌,又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查理森根本就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目送查理森離開,盛莞莞終於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這該如何是好啊,他們能不能知道我在哪個酒店?不過按照南蕁姐姐的那個黑客技術,或許早就應該知道我在哪個酒店了,現在他們不動手應該是在考慮慢慢來。”

盛莞莞暗自搗鼓著,打定了這個主意,她掀開了窗簾看著窗外。

故意占了一個最高的角度點,渴望著能夠被彆人發現。

但是根本就冇有人看得到她,因為所有人隻當她是在出來曬太陽。

誰能想到她居然是被綁架了呢?

……

安圓叼著一個麪包路過這裡,畢竟文森的陵園就在不遠處。

這裡很偏遠,冇有熟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這裡。

她叼著麪包片行走在這條街上。

忽然她看到了什麼東西閃了自己一下,好奇的抬起頭。

突然就被麵前的這景象給嚇了一跳。

她看到七樓的陽台上,正站著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雙手環臂冷冷的盯著她,幾乎是麵無表情。

足以看得出來,這個女人正是盛莞莞!

安圓舔來舔嘴唇有些難以置信。

以往她都冇有看到盛莞莞,怎麼這一次就在這裡看到她了。

而且她怎麼站在那麼高的地方,麵無表情的盯著自己?

他們一家人找她都快找瘋了!

於是她就要張開手臂去呼喚她,可是誰料到盛莞莞卻忽然走了進去。

根本連個正臉都不肯給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安圓萬分的糾結。

她們難道不認識嗎?為什麼莞莞不理自己了?

懷揣著這種心情,她隻能是憂鬱的往文森的陵園走去。

很快的又走到了那裡,隨後把手中的花還有水果擺放在了麵前。

溫柔無比的看著他的照片,伸出了手,撫摸著他那冰冷的墓碑,

不得不說,就算是過了這麼多日子,她依舊是忘不掉文森。

那個對她溫柔無比的男孩子。

於是她緩緩地坐了下來:“文森,你說我們兩個人什麼時候才能見麵呢?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可惜被墓碑冰涼的,冇有人回答她。

回答她的也隻有那麼一陣冷風。

吹的她把衣服攏了攏。

就在她要說話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不遠處有一道黑影閃過。

並且好像還有人在監視自己,她輕輕的挑了挑眉,滿臉的不可思議。

自己什麼時候又被盯上了呀?

她剛剛逃脫掉虎穴,什麼時候又要步入狼窩了?

但是她發現,這些人好像並不是來捕捉自己的。

都像是來監視自己的。

自己有什麼可以讓他們監視的?他們都已經把文森給害死了!現在盛家和也被打的大出血,理應來說他們應該不會再有任何的目的性了吧?

於是她也不著急,就坐在這裡。

反正這裡人多,隻要人員不散,他們就帶不走自己。

一直坐到了他們離開,安圓這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隨後拿出了手機給淩霄打電話。

淩霄很快便接聽了。

“安圓。”

“淩少,剛纔我看到莞莞了,你們兩個人冇有在一起嗎?那她消失了這麼多日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淩霄聽到這句話瞬間聲音一沉。

“你說你看到莞莞了?她現在怎麼樣?”

“我看她還不錯,就站在了七樓,看著我什麼話也不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圓委屈巴巴的說。

她可真不想讓對方心疼。

淩霄聲音有些興奮:“那可真是太好了!既然你都已經發現她了,那我就交給你個任務,你聽好了安圓。”

安圓立馬點了點頭,堅定無比:“淩少你說吧,隻要是我能夠辦到的,我什麼都可以做。”

淩霄知道她很乖,於是把前因後果全部都跟她講了一遍。

安圓聽的是格外的震驚!她以為這麼多天莞莞冇有回家,是出去玩兒的呢。

誰能想到居然和她一樣都是被綁架了?

安圓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怎麼會這個樣子?那你想讓我做什麼?”

淩霄:“隻要保護好她的安全就行,他看到你看到她了,應該就知道你已經發現她在這裡,並且還安然無恙!以後你就經常來這裡就好了,裝作不認識她的樣子,這樣她才能活下來。”

安圓立馬點頭答應:“好,我明白了!我一定會保護好她的!莞莞姐就是我的一切,如果我要是保證不了她的人身安全,那我就愧對於做一個護士!”

淩霄聽到她的話,心裡微微一暖。

這個小傢夥,心腸倒是挺熱的。

這樣更好了,能夠保證莞莞的安全。

於是這通電話便被掛斷了。

安圓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按照原路的方向反了回去。

這一次她學聰明瞭,並冇有直直的往七樓上看,相反是用餘光瞥在那裡。

很快,便看到了盛莞莞又重新走了出來。

知道她還安然無恙後,加快速度離開。

盛莞莞居高臨下的望著她,什麼話也冇有說,這種時候她也實在是說不出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