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現在怎麼辦?又調查不到莞莞的下落。”

盛佳銘在一旁有些擔憂地說,畢竟是自己的侄女。

他如果要是不疼著的話,誰會去疼她?

再者說了,自己家人把外公和外婆都給殺了,那他也冇有任何的全力去指控命令她們。

盛燦拿著手機在原地徘徊了兩下,於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把手機拿了起來給淩霄打電話過去。

淩霄一直都想給自己的父親打通電話,看到他主動把電話打過來了,他臉上一喜,立馬接聽。

“喂,爸。”

盛燦籲了一口氣:“淩霄啊,你現在在哪裡呢?”

“爸,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你是不是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還真有些事情,那就是……你知不知道莞莞現在在哪裡啊?我給她打電話,她根本就不接。”

淩霄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他在考慮自己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

如果要是真的告訴了他,會不會去找查裡森拚命?

這都是未知數,如果真的去找他拚命了!那麼查理森會不會撕票?

這也是未知數,於是猶豫再三,他還是拒絕道:“爸,這件事情你放心吧,莞莞現在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我可以聯絡到她的,她說最近心情很亂。”

見到自己的女兒冇有事情,就是心情太亂,所以誰的電話也不接了。

並不是因為出事,盛燦這才安下的心。

“那就好!那你能不能讓莞莞跟我說句話呀?她現在在你的身邊嗎?”

淩霄環顧四周,直接拒絕。

畢竟自己的女兒,誰的聲音會聽不出來呀?

“她現在不在我的身邊,不過等她回來了,我可以讓她給伯父打通電話。”

盛燦覺得這個方法也挺好的,於是微微一笑:“那也好,那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請你明天讓莞莞給我回一通電話,這個樣子我纔有信心去看她,有信心活下來。”

做父親的坐到了這個位置上,也不知道該說他太成功了,還是該說他太失敗了。

不過他知道……這個父親是真心喜歡他的女兒。

不然他也不能說出這種話來。

於是淩霄很尊重他:“可以的爸,你放心吧,等她這邊回來了,我就會讓她給您打一通電話,畢竟她這邊剛剛生完孩子,也不能一直都坐著,所以她會去散散步。”

盛燦還真相信了,點了點頭。

“那好吧,那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希望你可以讓我女兒幸福一點。”

他掛斷了電話,吐出了一口氣來。

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情真的是十分的糟糕。

淩霄握著手機什麼話也冇有說,他抿了抿嘴唇。

“莞莞!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說完他把手機放進了褲兜裡,站起了身,隨後這邊就看到葉琛小跑了過來。

他眼睛中帶著一抹欣喜,隨後附在淩霄的耳朵上說了一些什麼。

淩霄臉色變了又變,隨後皺起了眉頭,滿臉的不可思議:“當真。”

“當然了,這是我們的人親眼所見,肯定是不會有錯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葉塵上一秒臉色還很嚴重,可是下一秒就忽然之間恢複了喜悅。

淩霄立馬點了點頭:“好,你說,我聽著呢。”

於是葉琛又在他的耳邊說了兩句什麼,瞬間就看到淩霄往後退了兩步。

他一臉詫異的盯著葉琛:“你確定嗎?你確定要這麼做呢?如果我們控製住了還好,如果要是控製不住的話……這可就真的遭殃了。”

“放心吧,肯定不會出任何錯的。”

說完他轉身離開。

淩霄看著他的背影,半天冇有說出話來。

那就這樣吧……隨他去做吧。

萬一要是真的成功了呢?

隻不過就是有點風險而已。

……

盛莞莞坐在陽台上,看著外麵的天空,看到了,那個小鳥在自己的頭頂飛過。

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欣喜,甚至還夾雜著期待。

“如果我要是一隻小鳥就好了,我就可以自由自在的飛翔。”

她的這句話正好讓剛剛走進來的查裡森聽到了。

查理森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你自己一個人又在這裡嘀嘀咕咕什麼呢?難不成……”

她是不是在考慮想要逃跑啊?

盛莞莞雙手環臂靠在一旁,輕飄飄的一笑:“伯伯你可真的是想錯了,我是肯定是不會逃跑的,不過如果要這麼說的話……我想逃跑,你讓我逃嗎?”

“肯定是不會讓你逃跑的,如果要是讓你逃跑的話,那麼我這個位置坐的還真是有些舒服了。”

查理森幽幽地說著邊坐在了一旁的床上,他看著牆壁上的電視機,嗯了一聲:“對了……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淩霄派人在找你。”

似乎並不是很意外,盛莞莞笑著點了點頭:“之後呢?你是不是就在想著我們兩個人會不會暗中聯絡了?”

說句實在話,大哥還真是這麼想的。

隻見他緩緩的閉上眼睛:“你很聰明,這點是我知道的,不管怎麼樣說出的話都那麼的具有哲學,但是你知道嗎?一樣東西,他肯定是有正負兩極的,你退他進,他退你進,那這個樣子的話,一輩子都找不到最合適的人,所以你要安心的坐下來。”

盛莞莞覺得他這就是意外的心靈雞湯,不然的話怎麼會這樣?

自己被關押在這裡,他居然還說是為了自己好。

那他到底有冇有點良心?這點還真冇有人知道。

所以uk沉默了一下回過了頭:“不管,你們兩個人要是心甘情願的在一起。我肯定是不會多說一句,但是如果不是心甘情願的,那你可要小心了,因為我們可是會打女人的。”

盛莞莞不知道為什麼,在自己中學的時候,天天都能看到白襯衫的學長,

學長長得真的是又高又帥,讓人望而生畏。

盛莞莞雖然也不例外,但是,她知道自己該愛還是不該愛。

她也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索性淡然一笑說:“今天查理伯伯是來教我怎麼看人的嗎?那真是抱歉,因為我現在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隻瞭解淩霄還有我爸爸,如果要是還想瞭解彆人的話,我倒是也可以說出來個子醜寅卯來。”

說完她鄭重的拍了拍查理的肩膀:“記住了,其實我的人緣也挺好的,就是一直冇有發揮出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