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再一次道起歉來。

“這件事情是我不好,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這不是也太激動了嗎?”

“我害怕你會出什麼事情,而且你現在對他們家的仇恨度有點大,我有點害怕你會報仇。”

淩霄聽對麵的上官婉兒一直冇有說話,這才一直在說。

“莞莞,不要生氣好不好?我錯了這件事情我真的冇有想過什麼,你千萬不要生氣了。”

盛莞莞淡淡的一笑,

“沒關係的,你不用擔心我,既然你說想讓我去救他們家,去就盛正陽,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把盛亭亭交給我,把許香雪的屍體也交給我。”

這句話說的倒是有些不對勁,淩霄微微皺起眉頭來。

“盛亭亭也就算了,你想要徐湘雪的屍體做什麼你知道的,她死了之後我們都已經送到殯儀館了。”

“送到殯儀館又能怎樣?我想要他的實力,難道你以為我自己一個人要不出來嗎?”

著實是不知道他現在說這種話有什麼意義,但是淩霄知道,她現在心裡肯定不好受。

畢竟自己的外婆和外公死在他們的手裡,誰的心情也不會好受。

包括自己現在的自己,不倒是也像一個聖人一般嗎?那倒不如什麼都不要去想,去幫助她。

“好,你在家那邊等著,我把她的屍體運輸過去。”

盛莞莞終於笑了出來,隻要屍體一過來,那麼她就可以去報仇了,自己的外公外婆應該不會生氣的,能報仇,難道這還不好嗎?

兩個人在一次交談了一會兒後,盛莞莞答應會去幫助盛正陽,就這樣結束了。

掛斷電話之後,盛莞莞便看向了天空上的繁星,他們都說人死了之後,會變成天空上的星星,也不知道自己的外公外婆有冇有在天上看著自己。

真的是希望他們可以看著,自己怎麼報仇的。

盛莞莞想到了這裡,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自己變得那麼的過激。

這個方法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那就是會讓她這個人顯得那麼的反叛。

或許彆人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那自己知道就好了。

隔天醒過來之後,盛莞莞便來到了育嬰室,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小安安在裡麵已經活過來了,正瞪著一雙大眼睛,渴望的看著外麵。

盛莞莞伸出了手,輕輕的去碰他的小手手,肉嘟嘟的。

可愛極了。

心裡已被微微觸動,盛莞莞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頰:“安安,想不想爸爸呀?”

小安安裂開的嘴笑了。

“就知道你是想爸爸的,可惜爸爸現在不在,等以後我帶著爸爸一起來看你好不好?”

小安安緊緊的攥著盛莞莞的手,那一刻似乎是母子連心,讓盛莞莞心裡被觸動。

安圓走進來,把一碗安神湯遞給了她:“小姐姐,喝一口吧,最近你的情況也不是很好,感覺你總是有點抑鬱症。”

產後抑鬱到現在也冇好,隻能說在生產的前一段時間,她到底經曆了怎樣的地獄。

盛莞莞點頭。

拿過來喝了兩口,安圓這個時候才把自己想了好幾天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莞莞姐,我有點事想跟你說。”

她的表情變得有些難受起來,盛莞莞有種不好的預想。

“怎麼了?你說吧。”

“反正現在莞莞姐已經生完了孩子,我再留在這裡也冇什麼用了,所以我準備回醫院。”

“回醫院?為什麼?難道是我們家給的錢不夠多嗎?為什麼讓你想回去?”

“因為我來這裡是照看著莞莞姐和你肚子裡的孩子的,但是現在孩子已經生下來了,我也冇有再留下去的必要了。”

說著她裂開了嘴,兩個小酒窩格外的好看。

盛莞莞覺得這個笑容十分的不舒服,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想不想留在我的身邊,你要說實話,在這裡不比在醫院好嗎?現在我白宮後,外婆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邊,也冇有一個醫生在,我總擔心如果有個什麼病的話來不及治,你在身邊倒也是好,莫不是你覺得在我身邊不安全吧?”

說來也是,前一陣子她還被綁架過,文森也為了她死去,或許她的心裡有點陰影吧。

安圓卻搖了搖頭。

“我從來都冇有想過,留在這裡有什麼不好的,相反我覺得留在這裡非常好,我隻是覺得怕你們嫌棄我。”

安圓委曲求全的說,畢竟留在這裡是真好,一天天無所事事,想什麼時候起來就什麼時候起來。

冇有人去管教她,不會像醫院裡那樣,每天晚上還要值夜班。

而且還要看上司的臉色,並且拿的錢也隻有那麼三四千。

說句實在的,她還真不想回去,但是她又冇有理由留在這裡。

幾番糾結之下,還是決定要離開。

盛莞莞拉住了她的手:“留在這裡吧,我們一家人都非常喜歡你,如果你離開的話,我們誰都不會開心,你要知道,在這裡冇有人可以管你,如果要是有人敢傷害你的話,我也不會同意的。”

這話說出來還真有一些讓人感動。

安圓眼眶一紅:“謝謝你,莞莞姐,你真好。”

盛莞莞隨意的擺了擺手,拉著她走到了小安安的麵前。

“你也很好啊,不然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會這麼愛你。”

兩個小姐妹站在一起,笑了出來。

小安安似乎也被這種情緒所感化,嘿嘿的笑了出來。

許香雪的屍體是被送回來的,而且還有些不健全,不過倒是不影響看的情況。

緩緩的皺起眉頭,拉開了鏈子。

安圓站在一旁捏住了鼻子。

“莞莞姐,你弄這個乾什麼呀?”

就連一旁護送的何榮都有些震驚。

“是啊,為什麼要用這個東西?”

盛莞莞:“也冇什麼,就是覺得可以泄氣。”

這句話說的還真有些好玩,一個屍體能有什麼泄氣的?

“莞莞,你可不要做胡亂的事。”何榮在一旁勸說道。

難道每一個生了孩子的女人都這麼可怕嗎?

覺得和以前的那個如同天使一般的盛莞莞,變得不一樣了。

“我舅舅應該快回來了,昨天我聯絡到他了,他說今天就能回來,現在正和我爸爸在外麵的旅館住呢。”

何榮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艾莎的屍體也回來了,隻不過他們冇讓我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