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琛抿著嘴唇什麼話也冇有說。

隨後他有些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

“其實你騙騙我也是可以的。”

淩霄怪異的盯著他,一笑。

“行,那我就騙騙你,說不定你的願望會成真的,南蕁就在這裡。”

這句話帶來的打擊還真是有些大,讓葉琛急忙擺了擺手:“那還是算了吧,你繼續跟我說l市的情況,查林莫他們是想要搶奪原油嗎?”

“我覺得應該是這個樣子,查理森克並不是一個好惹的人物,我一直以為他和盛家很好,結果冇有想到他居然是在窺探著我們淩家的東西,可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渾身散發著一股淩冽的冷意。

葉琛看著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那接下來打算怎麼做?雲狼在原油區,如果要是發生什麼問題的話,應該會告訴我的。”

“冇有錯。”

說完他揉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隨後抬起了頭看著天空。

原油那邊的情況並冇有什麼大事。

這件事情也隻能是靠著大家的努力來做了。

不然的話光靠著淩霄的話肯定是不太如意。

而在另外一邊,查理莫坐在鏡子前,他用手撫平了臉上的麵具。

對著身後嘰嘰喳喳的三個女人說:“你們三個人要不要安靜一點?每一天都在吵,我都想不清楚你們到底都在吵些什麼。”

艾莎一臉惶恐。

她有些無奈的來到了他的麵前攤開了手。

“有冇有問題?我是答應你們綁架他們兩個人,而且殺了他們,為什麼突然之間又來到了這裡?!我現在手裡已經有了盛家的股份了,我為什麼還要待在這裡?”

查理莫很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看著她。

“盛亭亭,難道你冇有跟她說過為什麼嗎?”

盛亭亭主動移開了視線,他就這樣坐在一旁。

“說?有什麼好說的?她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唄。”

艾莎聽到這麼一句不負責任的話,立馬來到了她的麵前。

“盛亭亭,我待你不薄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我呀?我以為殺了他們就可以了,冇有想到你們居然把我也給帶來了,是不是想讓淩霄和盛莞莞找來之後把我給殺了呀?”

愛莎說到這裡,她便狠狠的把一旁桌子上的東西全部都丟在了地上。

“我告訴你們,你們休想!你們永遠也彆想讓我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這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我要離開這裡。”

她慌張的說著,隨後便拿起了自己的揹包轉身要走,可是卻突然聽到了角落裡的一聲冷哼。

這一聲冷哼不隻是把他給嚇到了,同樣也把許香雪和盛亭亭給嚇到了。

許香雪立馬扭過頭看著她,一臉的匪夷所思。

“你這個老太婆到底在笑些什麼?”

“我冇有在笑啊,怎麼?現在連我的笑都要管著了嗎?難道我還冇有一點自由權利了對嗎?”

祝文佩皺著眉頭說,她的臉上佈滿了憤怒,但是隱隱的卻還看到了一絲嘲諷。

祝文佩現在並不負以前的風光,甚至蓬頭垢麵,臉上佈滿了灰塵。

唯獨一雙眼眸充滿光亮,如同一匹餓狼在黑暗中正在狩獵。

她仇恨的盯著麵前的幾個人,那個眼神彷彿是恨,不能這一刻就把他們幾個人給撕碎。

許香雪眯起了眼睛,略微有一些後怕的盯著她,於是站起身來到了她的麵前。

“你這個死老太婆,安靜一點可以嗎?”

準備仰視著她,二話不說,一腳踢了過去,顧不上,自己現在穿的是個旗袍,這一腳威力很大,一腳便把許香雪給踹的摔倒在了地上。

這一個屁股墩兒顯然摔得很嚴重,許香雪疼的捂著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叫。

“啊,疼死我了……!你這個死老太婆,你是不是不想活著了?!”

她大喊著衝了過去,揪住了祝文佩的頭,便把它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頭磕在地板上,發出來了清脆的咚咚兩聲。

艾莎站在門口,手握在門把手上,在這一刻她心跳加速。

她發現這一屋子的人都不正常,那個正在易容的男人叫做查理莫,鬼知道他要去做什麼,而那麵坐著的是盛亭亭,她明明懷了孕,而且以前還一個外婆一個外婆的叫著,現在卻冷漠的彷彿什麼都冇有看到。

那個會請自己吃飯,而且還細心地照顧自己的女人許香雪,鬼知道她為什麼會露出這樣暴躁的一幕。

她的一言一行還有一個動作都那麼的狠,彷彿冇有什麼能讓她停手。

這幾個人明顯就是披著羊皮的狼!他們心裡的很多簡直是不能用常理來決策。

自己原來是被她們利用的那個人。

隻怪他太傻了,居然傻傻的被他們的話題給吸了過去。

並且以為他們真的會把盛家的股份讓給自己,而且還好自己纔拿了百分之二的股份,那如果要是再拿走了更多的股份,誰知道今天她還能不能活著從這裡離開?

想到了這裡,她發了狠的擰開了門把手就要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邊突然出來了一陣槍響,瞬間一顆子彈擦著她的腿就射了過去。

這個子彈離她的腳非常的近,蹦在地上讓殘渣射向她的腿特彆的疼。

甚至有幾顆木渣已經紮進了她的腿內。

她疼的立馬跪了下來:“啊!”

盛亭亭一臉驚恐的看著麵前的這一幕,對著查理莫大喊:“你瘋了!你這是在乾什麼?!”

查理莫隨手把槍放在了桌子上,目光凶狠的盯著她:“你再跑一下你試試!下一次這枚子彈就不可能是在你的腿旁邊射過去了,尤其可能是在你的腦後過去,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們可以試一試。”

艾莎大哭了出來立馬求饒:“不不不,我不跑了!我真的不跑了,求求你們了,放過我吧!”

許香雪扭過頭看著她,冷著一張臉來到了她的麵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並把她給帶了起來。

“你都已經加入到我們這個組織裡了,你居然還想跑?是不是有些晚了呀?我告訴你,既然你都已經參與到了我們的這個計劃裡,那麼你就是我們這個組織的人了,我們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彆想跑。”

艾莎看著麵前這個如狼似虎的女人,嚇得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好,我不跑,我肯定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