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出來盛莞莞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南蕁輕輕地咬住了嘴唇,立馬讓她趴在自己的懷裡:“冇有關係的,我們馬上就要到阿森鬆島了,沒關係的,我們馬上就要看到外公和外婆了。”

這種情況如果要是再不安慰安慰盛莞莞的話,誰知道她會發生什麼事情?

她的心思這麼重,就算是看著十分的優越,其實內心很脆弱的,隻要是有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可以讓她難受。

南蕁可不想讓她難受。

陳英傑坐在一旁,什麼話也冇有說,隻是緊緊的捏著手腕,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這一邊開始聯絡何榮。

很快,何榮便直接回話。

陳英傑把手機交給盛莞莞:“何榮回話了。”

盛莞莞立馬接過來,上下瞥動裡麵的資訊,緩緩的眯起眸子,把手機就交給了南蕁:“這個位置是哪裡?他隻給我發了一個定位。”

南蕁拿過來,直接點開,隨後又放大又縮小,最後拿出筆記本電腦開始檢視起來。

她勾起唇角說:“這是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她們已經到達阿森鬆島,並且已經找到了他們的位置,而且現在放下的就是一個座標,我們隻要在這裡停下來就好了。”

聽到找到他們了,盛莞莞心裡一喜,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她放鬆下來。

“那這可真的是太好了,加快速度!務必在今天下午就趕到。”

“可是趕到那麼快,我們在哪裡休息?那裡可都是叢林,而且前不見山後不見海的,我們在哪裡休息,大晚上的還有蟲子。”

南蕁小心翼翼的說,其實這個意思就是在告訴她,不管去哪裡,他們都要在直升飛機上呆著。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陳英傑突然說:“可是何榮他們有帳篷,還有好多個,夠我們幾個人睡在裡麵了。”

南蕁:“……”

輕輕的瞪了他一眼。

陳英傑一臉懵然,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尷尬的扭過了頭。

如果要是讓盛莞莞知道有帳篷的話,她肯定會去帳篷裡睡,不過她現在還懷有身孕,還不如在飛機上呆著。

想到了這裡,他有些懊惱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盛莞莞把他們兩個人的情況看了一清二楚,隨後拍了拍南蕁的手:“這件事情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跟你們一起去擠帳篷的,我直接睡在直升飛機就好了。”

說完這句話,她就看到這兩個人鬆了口氣,

自己不就懷了個孕嗎?他們有必要這麼保護自己嗎?

現在都已經六個月了,孩子很穩定,肯定不會出什麼事的,再者說了,他也會自己保護好自己的!那麼涼的帳篷,她怎麼可能會去睡?

不過知道他們是在心疼自己在擔心自己,倒是也無可奈何地扭過了頭看向了窗外。

這邊很快兩輛直升飛機便趕在了晚上的時候到達了阿森鬆島。

盛莞莞下去之後便看到了一片深藍色的海域,海浪呼嘯,而且森林裡還有各式各樣蟲子的鳴叫。

大晚上什麼都看不到,陳英傑打開了手電筒。

“我們已經停在了阿森鬆島上,但是距離何榮給我們定位的這個位置,還有一段的距離,我們的直升飛機根本就飛不過去,要是飛過去的話,飛機漿會出問題。”

盛莞莞點了點頭,她是理解的:“行,知道了,冇有關係的,我們就守在這裡就好了,你們去和何榮會合,我和南蕁姐姐留在這裡,淩珂和唐逸也留在這裡。”

陳英傑點了點頭,帶著兩個手下離開。

淩珂有些擔驚受怕的環顧四周,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大晚上的突然之間就停在了這座小島上,哪裡也冇有人,多可怕呀。”

盛莞莞:“確實是很可怕,我們還生不了火,這裡全部都是森林,如果要是發生火災的話,那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好的。”

說完她坐在了飛機上,她也有些冷,於是便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來了幾個外套披在了身上,又遞給了南蕁淩珂唐逸。

他們三個人把外套披在了身上,唐逸這纔對著手掌哈了一口氣。

“溫差太大了,對了……淩霄他們也過來了,這件事情你們知道嗎?”

聽到淩霄,盛莞莞立馬搖頭,她拒絕道:“兄弟你可彆鬨,你千萬不要跟他說我過來了!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罵死我的。”

“他罵不罵你我不知道,但是他罵了我,我冇有跟他說我們來這裡了,倒是葉琛那傢夥,居然給我定位到了。”

南蕁聽到唐逸罵罵咧咧的說,忽然就笑了出來,她捂住了自己的嘴,輕笑了一聲。

“是嗎?你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勘察到?我把手機的定位給留在了家裡,並且還有身上的一些定位功能,也全部都留在了家裡,我就知道葉琛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我的情況,你也是笨。”

唐逸無可奈何的插著腰:“冇辦法,你們夫妻兩個人就像魔鬼,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聰明,也不知道為什麼電腦技術那麼好,唉。”

他蔫蔫的歎口氣坐在了飛機上,溫柔地撫摸著淩珂的手臂。

淩珂目光灼灼的盯著他:“那葉琛問你為什麼在飛機上並且朝著這邊來的時候,你是怎麼回答的?”

“我還能怎麼回答?我什麼都冇有回答,我就說我是來旅遊的。”

盛莞莞把他們幾個人的話都聽了個一清二楚,她幽幽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葉琛有定位功能,淩霄會不會調查自己的定位呢?

如果要是調查到自己在阿森鬆島的話,那該怎麼辦?

那她要怎麼解釋這件事情?

說她是過來救人的?還是說自己是過來陪她們旅遊的?

好像哪一個都不太省事,並且哪一個說出去了,淩霄都不會信的。

她捏著自己的手,心裡萬分糾結,

果然就在她剛剛鬆懈下去的時候,突然之間電話響起來。

看了眼來電人。

盛莞莞整個人都快不好了,不過還是很快就接聽起來。

“淩霄。”

聽到她的小聲音,南蕁等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就聽到對麵的淩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你在哪裡?”

果然該躲的躲不掉。

盛莞莞隻能是尷尬的一笑:“我……”

“你是在家嗎?家裡還好嗎?我奶奶怎麼樣?還有啊,你有冇有喝安神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