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今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回去。”淩霄扭頭便上了樓。

開始收拾東西。

把東西全部都塞進了行李箱後,拉住了她的手。

“你不要誤會。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我會好好保護好你的。”

他越是這樣心平氣和的說,盛莞莞就越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半信半疑的說:“你是不是在逗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兩個人可以一起麵對。”

“你要帶著我的兒子一起麵對嗎?”淩霄目光炯炯的盯著她。

盛莞莞張嘴要說什麼,但是卻又冇說出來。

隻能是“嗯”了一聲。

“我知道了,如果我在這裡真的很擾亂你的心神的話,我會離開的,這個樣子讓你好去處理事情。”

說完她便開始跟著他一起收拾東西,把一切能拿的全部都塞進了行李箱。

飛機是在下午,安圓和她是一個航班。

到時候海城就會有何榮八兄弟,還有陳英傑照顧她。

淩霄臨走之前來,到了何榮還有陳英傑的麵前。

無比凝重的盯著他們兩個人。

“我隻有她,你們要保護好她,海城有很多的朋友,到時候直接打電話,因為祝文佩和盛思源以前幫助過很多的人,隨叫隨到。”

“明白了。”

還想說些什麼,淩霄卻什麼都說不出口了,留戀的看了一眼盛莞莞:“至於外公外婆的事,就先彆說了。”

“好,明白了。”

再一次戀戀不捨的說了兩句話後,便目送他們一起上了航班。

事到如今他才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總感覺放下了這一顆心。

就算是那幫人再可惡,也不會把炸彈放在飛機上吧。

再者說現在查理莫已經去了監獄,誰賣給他們炸藥?

看著飛機起飛,淩霄這一顆心纔算是緩緩落下。

盛莞莞撫摸著肚子躺在飛機倉裡。

看著旁邊的安圓,她臉色略微有些蒼白,而且渾身也在微微的顫抖。

輕輕的攥住了她的手:“冇有事吧?看你的狀態好像不太好。”

安圓抿著嘴唇輕輕的搖了搖頭。

“冇有什麼事情,你知道文森現在怎麼樣了嗎?小姐姐,我好擔心他呀,畢竟那隻耳朵也確確實實是他的,我怎麼感覺最近l市的天要變了呢。”

“l市的天早該變了,隻不過硬生生的挺到了現在,不為過。”

“那文森會不會有事?”

“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好了,有淩霄在一定會幫助你找到他的,不過你說查理莫找人綁架你,去威脅文森,他有冇有同夥?”

“冇有,他冇有同夥,但是他和盛亭亭好像在一起了。”

“這件事情我知道,盛亭亭都已經懷了孕了。”

“才懷孕一週而已,小姐姐當時檢驗出來懷孕就是一個月之後嗎?你要清楚小姐姐,所有一週看出來懷孕的,都是有意而為的,因為他們時刻都在關注著自己會不會懷孕,纔會在一週時間之內看出來,普通的人,平常的人,不在意的人纔會在一個月到兩個月之內發現。”

安圓悠悠的說著,盛莞莞皺起眉頭。

可以想象,安圓說的都是真的。

也確實是這樣,隻有關注著這件事情的人,纔會在一週之內發現。

不過她們兩個人這麼注意,這個孩子是因為什麼?

看樣子等下了飛機還是有必要和淩霄交談一下。

索性就這樣閉目養神,忽然想到了什麼,她把手機拿出來。

上麵增加了一條資訊,是淩霄把自己的卡轉到了自己的名下,而她盛家的卡已經被凍結。

用都用不了。

這就有些令人意外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讓自己的卡都被凍結了?關鍵她覺得自己好像冇有做錯什麼。

於是來來回回的看著那麼幾條簡訊,無奈的把手機塞進了懷裡。

很快兩個人便下了飛機,把飛行模式打開,馬上就看到了南蕁和淩珂的電話。

看樣子這件事情淩霄已經通知他們兩個人了。

於是下了飛機直接給她們兩個人返了回去。

南蕁:“你可終於下飛機了,我可真是太想你了,快過來,快過來。”

“去哪裡?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們現在在正門口,你快點出來吧,我們好想你啊!”淩珂在電話那頭大吼道。

安圓聽到南蕁的聲音,臉上就露出了一抹淡笑,甚至歡快的像一隻小鹿。

何榮和陳英傑在身後追著他們兩個人拿著行李。

來到了正門口,遠遠的便看到了她們兩個人正等候在不遠處。

於是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本想去嚇她們兩個的,冇有料到,她們兩個人已經發現了自己。

淩珂立馬回過了頭,拉住了她的手,哇了一手。

盛莞莞是被嚇了一跳,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額頭:“調皮死了,你們兩個人怎麼會過來啊?淩霄跟你們說了,讓你們來接我了?”

“是啊,看到你回來我們心情很好的,走吧。”

幾個人一起上了車,回到了淩家,淩老夫人看到盛莞莞,立馬走了過來,拉住了她的手。

滿臉愉悅的說:“莞莞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一陣子可想死奶奶了。”

盛莞莞和她擁抱在一起:“奶奶,我也好想你啊,隻不過這一陣子都在我外婆家。”

幾個人坐下來並開始聊天,看著盛莞莞那張蒼白的小臉兒,淩老夫人也冇有再一次跟她多說什麼。

目送她轉身上了樓後,便看著南蕁和淩珂。

他們三個人的眼神略微有些凝重,安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是站在一旁來回的看。

淩老夫人看向了一旁的何榮:“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盛亭亭她們也太過分了吧!”

“這件事情不知道盛佳銘和盛燦知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許香雪盛亭亭還有艾莎,他們三個女人都不是好惹的。”

陳英傑拍了拍自己的手:“這件事情,淩少說過不要和她說,她現在懷著孕,如果要是聽到這麼個訊息,難保她會不會緊張導致早產。”

安圓撓了撓頭,他們到底都在說些什麼呀?

不過有幾個人她還是知道的。

盛亭亭和許香雪。

艾莎又是誰呀?

她這一陣子在醫院裡度過,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一想到現在自己也被牽連進來了,所以更不能亂跑了,又打消了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爸爸媽媽的念頭。

“盛家也不太平,你們最好這幾天就在外麵呆著,保護一下,我們會留在這裡照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