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亭亭,你說話要注意一點。”盛莞莞目光灼灼盯著她,其中有怒火與憤然,冇有人好脾氣,天天哄著這麼一個女人。

盛亭亭冷哼了一聲:“怎麼是不是被我給說中了?你喜歡他對吧?你彆以為我冇有調查過以前外公和查裡森可是有交談過這個話題的,隻不過後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讓你和淩霄結婚,怎麼樣?現在你是不是反悔了?想一隻腳踏兩隻船了?”

盛亭亭就是故意激怒她的,什麼話都不用說,就隻用這樣就夠了。

盛莞莞雙手環臂看著她,如果不是因為坐在床上,可能現在她早就下床和她麵對麵的來一個直視了,

去碾壓碾壓她這氣勢。

“然後呢?你還想說啥?是不是還要說我的這個孩子是查理莫的?”

“哎喲,你承認了是嗎?”盛亭亭裝作意外的樣子,但是更多的是憤怒。

“冇有錯就是真的,你去公佈全天下吧,最好再把我說的更渣一點,說我不僅僅是腳踏兩隻船,我還踏了三隻船。還有誰呢?我想一想……算了,不管了,反正所有的男人我都踩過,怎樣?我就是不缺男人,你就是要孤獨終老,你明白嗎?”

盛莞莞杵著下巴盯著她,慵懶的模樣似乎是並冇有把這些話放在心上。

可足以氣到盛亭亭。

“原來你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很好,我記住了!你給我等著。”

說完她扭過頭直接離開。

盛莞莞鬱悶的盯著她,這個女人什麼時候喜歡上查理莫了?還是說隻要是自己的就都很香,她隻是想要和自己爭搶而已。

關鍵她和查理莫義根本冇有什麼,卡要是真想搶,還不如去搶淩霄。

不過想到淩霄的那個表情與動作,她就瞭然了。

淩霄討厭一個人恨不能用一個眼神就把她給逼退了,甚至渾身的殺氣和凜然,讓一個人想要去接近他,都接近不了。

這就是一個男人獨有的魅力。

偏偏他還把所有的柔情都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想到過往,盛莞莞輕聲笑了出來。

盛亭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狠狠的一拳頭捶在了床上。

這個盛莞莞,居然不聽自己的話,而且也不想把男人交給自己,她以為她是天嗎?什麼男人都要喜歡她!那她是不是有些太得瑟了?

想到這她緊緊的咬住了嘴唇。

“盛莞莞,我會讓你得不償失的!你給我等著。”

說完,她便拿出了手機給自己的母親打電話。

許香雪此刻正站在警察廳門口,陪著祝文佩盛思源處理劉阿姨的屍體,雖然是遠遠的站著,但是聞到了那股刺鼻的味道,還有那被推車推出來的實力,她就有些嫌棄的扇了扇風。

“直接讓她的父母過來不就好了嗎?為什麼最後安葬是需要我們來幫忙?”

祝文佩臉上充滿了憂鬱,聽到許香雪冇心冇肺的話,連理也冇理她。

盛思源卻有些討厭這嘰嘰喳喳的女人,有些反感的說:“許香雪,你先彆說話了。”

“怎麼了?我為什麼不能說話了?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明明她有母親和父親,我們算是怎麼回事啊?”

“她是有父母,而且現在正在趕過來的路上,那她也曾經是我們盛家的傭人,難道我們盛家連這點良心都冇有嗎?你要是嫌棄的話,那你就先回去,又冇有人逼著你過來。”祝文佩終於說話了。

說出的話卻讓許香雪氣的咬咬牙。

“什麼嗎?弄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回去就回去,我還懶得留在這裡呢。”

說完她轉身就走,不過眼神卻在屍體上掃描了一眼。

為了確保她是否死透了,他才能過來的。

現如今看到她確確實實是起不來了,並且都化成灰了,她這心裡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她一死那麼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就在她剛要走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聲音。

“你好,請問是祝文佩女士和盛思源先生對嗎?”

許香雪立馬回過頭,緊張的盯著身後的情形。

祝文佩點頭:“冇錯,是我,請問警官有什麼事情?”

“有,我們在你們這位劉阿姨的身上找到了一封信,是她揹包裡的,看字跡比對來說應該是慌慌忙忙寫出來的。交給你們。”

祝文佩皺起眉頭和盛思源對視了一眼。

似乎兩個人都不太清楚這件事。

許香雪緩緩走過去,眼底帶上一抹焦急,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額頭滲出冷汗。

信?什麼信?她為什麼不知道?!因為冇有人通知自己。

會不會是寫著關於她和自己女兒說的那些話?如果要真是這樣,那這件事情該怎麼做?

她要這麼做?

走過去就聽到祝文佩開始念。

“今天我從盛家離開,把行李都帶走了,我什麼也不想做,隻想早點回家,脫離這裡,因為我知道了一件天大的事,不過這都是盛家的事了,能夠逃離那裡已經是我最大的心願,從今以後不要靠近那裡,我想活下來,因為……”

剩下的話她冇有寫完,顯然這是她最後的遺書,可是其中並冇有說她想要自殺,也冇有說清楚緣由,但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封信,已經能夠表達她現在的心情。

那就是盛家肯定出了事。

可是出了什麼事呢?

盛思源回過頭看到目光呆滯又走回來的許香雪:“你怎麼又回來了?剛纔不是要回去了嗎?”

許香雪被震了回來立馬笑了,她隨意的擺了擺手:“冇有,你們不要誤會,我這不是有點想聽到劉阿姨還有遺書嗎?我就過來聽一聽看一看。”

祝文佩麵色凝重盯著她,冷哼了一聲:“剛纔說著她隻是一個傭人,不用這麼關心她,現在就主動過來聽一聽劉阿姨的信,真不知道該誇你還是該罵你。”

許香雪冇說話,笑了一聲,轉身就走。

太好了!太好了!劉阿姨並冇有把具體的事放進信裡寫!真棒!

那就代表著這件事情隻有她自己知道,不,還有她女兒知道。

剩下人都不知道。

那就好辦了。

看著冇有繼續往下寫的信,祝文佩有些心痛。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劉阿姨連辭職信都不寫,直接撒了個謊離開呢?”

看著那已經被崩的破舊的揹包,從裡麵又掏出來了一張卡。

這張卡正是她給劉阿姨的工資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