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聯手,打兩隻受傷的血鬼蛛,自然輕鬆很多,兩隻血鬼蛛被完全壓製,岌岌可危。

“好機會,我們可出手奪取這裡的煉神果了”

檀香仙子目光發亮。

“裡麵應該冇有其他靈神級彆的血鬼蛛了吧”

陸鳴問。

“冇有了,我對生靈的氣息感應非常敏銳,不會有錯”

檀香仙子點點頭。

“好,我們三人同時出手,奪取煉神果,然後聯手突圍”

陸鳴道。

他們三人必須要聯手纔有機會,不然他們一出手,血羅殿三個高手肯定會出手對付他們,若不聯手,他們絕對逃不出去。

身形一動,三人同時向著山穀下撲擊而去,身形如閃電一般。

“靈胎圓滿”

一動手,陸鳴發現淨空靈的氣息比之前強了很多,分明已經達到靈胎圓滿了。

很顯然,淨空靈已經煉化了天朱果,修為得到突破。

三人一出手,血羅殿三人就發現了。

“檀香仙子,淨空靈,還有陸少卿,該死的小輩,休想”

大鬍子大漢大吼。

三人一出手,讓三個血羅殿的高手大驚。

他們萬萬冇想到,暗地裡還有三個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埋伏在這裡,伺機出手。

“快,快”

陸鳴真元迸發,真元如絲帶一般,向前麵一卷,就有幾顆煉神果落在他手中,被他收起來。

檀香仙子和淨空靈速度也非常快,真元席捲,一顆顆煉神果落在他們手中。

“摘啊”

不用陸鳴講,旦旦已經大叫的撲向前麵,不斷的抓起煉神果,塞進嘴巴裡。

“住手”

大鬍子大漢眼睛都紅了,怒吼的殺向陸鳴。

還有一個血袍老者,撲殺向淨空靈與檀香仙子。

至於之前陸鳴、楚狂和張文靜在半路上碰到那個受傷的中年,在三人中戰力最強,他獨自大戰兩隻血鬼蛛。

此時,其中一隻血鬼蛛已經重傷垂死了,唯有另外一隻血鬼蛛,和那中年廝殺。

那隻重傷垂死的血鬼蛛突然炸裂開來,漫天都是血色光芒,那中年被血光一照,臉色一白,下一刻浮現出一絲綠氣,居然中毒了。

而剩下的那隻血鬼蛛吱吱的尖叫,將那漫天的血光吸收,傷勢居然快速好了起來,戰力大增,一時間與中年男子大戰的難解難分。

山穀中,陸鳴直接爆發四道龍力,奮力打出一拳。

他與大鬍子大漢對了一招,兩人身體一顫,都連連後退。

大鬍子大漢戰力與那光頭大漢差不多,不過陸鳴並冇有爆發全力,所以才和對方平分秋色。

“你的修為”

即便這樣,大鬍子大漢也是大驚失色,冇想到陸鳴戰力這麼恐怖,居然能與他大戰。

他化為一頭血色獅子,向著陸鳴撲殺而去。

陸鳴運轉鎮獄天功,五色意境繚繞,與血色獅子展開搏殺。

連對數招,依然是平手。

而另外一邊,檀香仙子與淨空靈大戰那個血袍老者。

那血袍老者的戰力,比大鬍子大漢稍勝一籌,但檀香仙子與淨空靈也強大無比。

淨空靈突破靈胎圓滿,戰力大增,就算獨自一人,也能與弱些的靈神一重武者抗衡了。

而檀香仙子,雖然以煉丹為主,但戰力也不容小覷。

檀香仙子身體發光,發出一道道彩色的光芒,威力強大。

這是以身刻陣,顯然檀香仙子體內,刻有絕強的大陣。

銘鍊師,會有偏向性。

如有些偏向煉丹,有些偏向煉器,有些偏向煉製符卷...

但不管偏向哪一方麵,銘文陣法,是必須要研究,要修煉的,因為這是銘鍊師的根本,也是戰力之所在。

檀香仙子的銘文陣法,自然也極其可怕,她眉心精神之火跳躍,形成強大的精神風暴。

“好強的精神力,檀香仙子絕對每一個級彆,都是完美的”

陸鳴心裡驚歎。

檀香仙子與淨空靈聯手大戰血袍老者,還稍微占據上風。

一時間,三方形成僵持,但旦旦卻冇有人阻止,興奮的摘著煉神果。

也有剩餘的血鬼蛛,但都不強,被旦旦刻下的陣法頃刻斬殺。

血羅殿三人看到這個情況,眼睛發紅。

他們費勁心思,到現在一顆煉神果還冇得到,卻要被陸鳴幾人摘完了,他們怒火沖天。

“我管你們是什麼天驕,今日都要死”

大鬍子大漢怒吼,向著陸鳴發起瘋狂的進攻。

陸鳴眼中殺機閃爍,心想要不要爆發全力,將這個大鬍子大漢擊殺。

最後還是打算作罷,大鬍子一人,未必會傳出去,但現在爆發全力,露出九龍血脈等,被其他人看到,說不定真的會傳出去。

陸鳴一拳一拳的轟擊,將大鬍子大漢阻攔住。

“殺”

那個與血鬼蛛大戰的中年,此時大吼,頭頂有一座寶塔浮現,這座寶塔成血紅色,血氣沖天,寶塔上,有五道金色的脈輪。

這箇中年,血脈是神級五級,比大鬍子大漢和血袍老者兩人高,戰力也強了一截。

他化身血色寶塔,瀰漫出恐怖的氣息,向著血鬼蛛鎮壓而下。

寶塔震動,成功的將血鬼蛛鎮壓在塔底下,血光爆閃,似乎在轟擊煉化血鬼蛛。

而旦旦此時,依然瘋狂的摘取煉神果。

很快,一百多顆煉神果,差不多被旦旦全部摘完。

“風緊扯呼”

旦旦大叫,煉神果已經摘完,他撒丫子就要往外跑。

“給我死”

空間震盪,血光爆閃,那座血色寶塔,向著旦旦鎮壓而下。

而那隻血鬼蛛,已經被血色寶塔重創了。

“不好”

旦旦大驚,唰的一聲,向著陸鳴跑來。

“仙子,空靈姑娘,一起衝出去”

陸鳴連續轟出幾拳,然後向著檀香仙子與淨空靈衝了過去,打算彙合在一起,一起衝出去。

“休想”

大鬍子大漢怒吼,緊追不捨。

而血袍老者也死死的咬住檀香仙子與淨空靈。

血色寶塔震動,也向著陸鳴鎮壓而去。

“衝”

陸鳴衝到檀香仙子兩人身邊,連轟幾拳,打的血泡老者身形一顫,微微後退。

然後就要往南邊衝去,但頭頂,血色寶塔鎮壓而下,瀰漫出恐怖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