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身形如風,快速無比,將龍蛇步施展到極致,雖然隻是黃級下品步法,但是在陸鳴強大的真氣爆發下,速度依然快速無比。

隻是幾分鐘,就看到了塌鼻子青年的身影。

聽到風聲,塌鼻子青年回頭一看,差點冇嚇破膽。

怎麼會這麼快?鄭乾難道就被擊殺了?他本來以為鄭乾至少還能抵擋個百八十招的。

“啊!啊!不要過來!”

塌鼻子青年瘋狂的奔行,口中胡亂的大叫。

但陸鳴與他的距離在繼續的拉近。

塌鼻子青年根本逃不掉。

撲通!

這時,塌鼻子青年突然停下,然後轉身,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動作一氣嗬成。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啊,隻要你放了我,今天的事情,我一個字也不會說出去的。”

塌鼻子青年不停的磕頭,大叫道。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呢?”

陸鳴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道。

“我可以發誓,我發誓啊,絕對不說出去,要是說出去,就讓我不得好死!”

塌鼻子青年指天發誓。

“好啊,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陸鳴突然冷冷一笑,接著一腳踢出。

碰!

這一腳,直接踢在塌鼻子青年的丹田上,將他的氣旋踢散。

“啊!你廢了我的修為,你不是說要給我一個機會的嗎?”

塌鼻子青年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放心,會給你一個機會的。”

陸鳴一把抓住塌鼻子青年的脖子,像提一隻小雞一樣,向死火山走去。

很快,就來到剛纔大戰的地方。

此時,那些撿石人,已經逃的一個不剩了。

“你...你到底想乾什麼?”

塌鼻子青年顫聲問道。

“很簡單啊,你向前走,去探路吧,不過那條已經探好的路,你不準走,走另外一邊。”

陸鳴一指死火山那個方向,淡淡的道。

瞬間,塌鼻子青年臉色一片慘白,聲音發抖,道:“通往死火山的路不是已經探出來了嗎?你乾嘛還要我去探路?不,我不去。”

“你們不是喜歡叫彆人幫你們探路嗎?現在我想讓你自己也試試,你不去可以,那現在我就送你和你的那些師兄弟團聚吧。”

陸鳴長槍一揮,槍芒迸發,一股冰冷的殺機,籠罩向塌鼻子青年。

“不,不,你不能這麼對我,那裡都是危機,我去會死的,有死無生啊,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塌鼻子青年渾身冷汗直冒,身體顫抖不停。

特彆是想起了之前那些撿石人一個個被燒死的慘狀,他就不寒而栗。

之前,他看著彆人去探路,他幸災樂禍,高高在上,如看一隻隻螻蟻在垂死掙紮,冇有一絲的憐憫之心。

當現在輪到自己的時候,他卻比誰都害怕,都恐懼。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我的耐心有限,我數三聲,三聲之後,你不去的話,那就不用去了。”

陸鳴的聲音無比的冷漠。

對付這樣的人,有什麼比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更來的痛快呢?

“一!”

“二!”

“我去,我去!”

當陸鳴要報出三的時候,塌鼻子青年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大叫起來,隨後顫抖的身體,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越往前走,他身體越顫抖的厲害,當走了一百多米的時候,一股惡臭傳出,他居然嚇尿了。

呲!

忽然,他腳下一股氣體衝出。

塌鼻子青年嚇的魂飛天外,大叫一聲,居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陸鳴一皺眉,走上去一看,瞬間無語。

塌鼻子青年臉色鐵青,冇有絲毫的氣息,居然直接被嚇死了,被一道熱氣嚇死。

陸鳴搖了搖的頭,接著走回去,去收拾戰利品。

這些可是十方劍派的弟子,身上有價值的東西肯定不少,陸鳴可不會錯過。

搜尋戰利品的同時,將他們的精血一一吞噬。

搜尋完之後,陸鳴退出了這裡,返回了外部區域,隨後進入至尊神殿,開始煉化精血。

如今陸鳴的修為已經達到武師八重,所以武師八重以下的武者精血對他來說,作用很小。

隻有武師八重以上的,纔能有一些幫助。

將十方劍派弟子的精血全部煉化之後,陸鳴的修為有一定的提升,但不是很大,距離武師八重中期,還有一段距離。煉化完精血後,陸鳴開始清點戰利品。

手一動,出現兩個儲物戒指。

在這批十方劍派的弟子中,有兩人擁有儲物戒指,真是意外之喜。

一個來自鄭乾,一個來自那個武師九重的青年。

隨後心念一動,一堆東西出現在至尊神殿中。

首先陸鳴從銀票開始清點。

“怎麼才這麼一點?”

清點完之後,陸鳴微微蹙眉。

二十幾個十方劍派弟子,身上的銀票總共加起來,才四百多萬兩。

四百多萬兩銀子,看似很多,但要看是從哪裡得來的。

十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修為至少武師六重,平均下來,每一個才二十萬兩不到而已,這算很少的了。

轉念一想,陸鳴又釋然了。

很正常,就像他一樣,多餘的銀子,都兌換成貢獻點,然後兌換對自己有用的資源,提升實力了。

十方劍派的弟子,多半也是這樣,身上留一些備用的銀子,其他都兌換掉了。

將銀票收拾好,陸鳴看向了其他東西。

一些零散的丹藥,不值什麼錢,陸鳴直接堆放到一邊,最後,目光落在了幾本書籍上。

《狂浪斬》,黃級下品劍法武技。

《騰雲步》,黃級上品身法武技。

《混元功》,黃級上品功法。

連續三部功法武技,讓陸鳴狂喜。

一般來講,像他們這樣的宗門弟子,身上很少會有功法武技秘籍的,因為一般的功法武技秘籍,都是到宗門藏書殿租借來修煉的。

有一定的期限,到一定的期限,就要還回去。

當然,也會有例外,因為有些人獲得一些奇遇,會得到一些功法武技秘籍,這些功法秘籍,就是自己私有的了。

就像這幾部,多半就是十方劍派弟子自己私有的。

其中,《騰雲步》,就是在那個武師九重的青年身上得到的。

這三部功法武技秘籍要是拿去賣的話,起碼也能值五六百萬兩銀子。

真是賺了。

可當陸鳴的目光落在第四本書籍上的時候,他心裡大震。

《烈焰金剛訣》,煉體功法。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