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九龍長吼,龍威瀰漫,九爪踏空,向著敖屠殺去。

敖屠也跟著大吼,克服心中的恐懼,向著陸鳴撲殺而去。

一條蛟龍,一條九龍,頓時在戰台上殺在了一起。

敖屠,將金屬性意境發揮到極致了,他的金屬性意境,絕對相當於四級的程度,渾身如金鐵一般堅硬,龍爪如暗金打造,堅硬無比,無物不破。

每一招,都具有可怕的威力。

而陸鳴,四種意境繞身,融合在一起,威力同樣可怕。

同時,陸鳴爆發了四道龍力,運轉鎮獄天功,渾身每一寸肌肉,都能爆發出鎮獄天功的威力。

他身上每一塊肌肉隨意一彈,威力都極其可怕,每一爪抓出,都具有鎮壓一切的威力。

轟隆隆!

兩條龍纏在一起,不斷的轟擊,極其野蠻,讓人彷彿來到了遠古時期,神獸爭霸,真龍亂戰。

噗呲!

九龍有九爪,敖屠根本難以儘數擋住,他身體被九龍龍爪抓住,奮力一撕,頓時鱗甲紛飛,撕裂下一大塊血肉,鮮血直流。

敖屠吃痛,奮力反擊,在九龍身上也撕下一塊,但他的蛟龍爪,都差點震斷了。

轟!

九龍之身,似乎沉重無比,壓在敖屠身上,讓他重重的撞在戰台上,發出骨骼斷裂的哢擦聲。

兩人翻翻滾滾,大戰了幾十招,陸鳴越戰越勇,漸漸占據上風。

敖屠終究還是被九龍的氣息所影響,有所畏懼,越戰,那種畏懼的情緒越濃。

心已懼,如何是陸鳴的對手?

噗!

鮮血四濺,敖屠慘叫,身體被九龍一爪抓裂,他奮力掙紮,最後逃脫,卻留下了一大塊蛟龍肉,鮮血淋淋。

“蘊含真龍七成濃度的蛟龍肉,好東西,留著燒烤!”

九龍張口,傳出陸鳴的聲音,然後那一塊蛟龍肉就不見了。

“陸鳴,那是好東西啊,後麵給我留一份!”

看台上,胖子大叫,差點流下口水。

敖屠差點氣炸了肺。

恨不得將陸鳴與胖子一口吞了。

“胖子,太少了,這些是我的,等我再搞一點!”

陸鳴叫道,又向著敖屠撲殺而去。

“啊,我認輸!”

敖屠突然大吼起來,極其不甘。

他知道,再戰下去,他肯定不敵,多半要付出更多的蛟龍肉。

“認輸了?”

陸鳴無語的停了下來,重新化為人形,一幅可惜的模樣,眼珠子在敖屠身上亂轉。

敖屠也化為人形,臉色極其難看。

他並未受太重的傷,但臉色卻比受了重傷還要難看。

這一戰,他打的太憋屈了。

陸鳴頭頂氣運之龍,將敖屠的氣運之龍吞噬了九成,再度暴漲,超過了兩百丈,臨近三百丈。

如此巨大的氣運之龍,古來都罕見。

陸鳴飛身上了看台。

“胖子,可惜,這傢夥認輸的早,冇你的份了!”

陸鳴歎息道。

“可惡,不行,那一塊我們平分!”

胖子嚷嚷道。

正在飛向看台的敖屠,身體一顫,差點冇穩住摔下戰台。

飛回看台,敖屠臉色陰森無比。

那一位蛟龍至尊,臉色也比敖屠好不到哪去,黑的如黑炭一般。

此戰,最終陸鳴獲勝,讓很多人震驚。

這樣一來,陸鳴進入了最終一戰了。

接下來,就是帝神與血劍一的對戰,勝者,將與陸鳴展開最終一戰。

而絕大都數人都認為,帝神與血劍一,肯定是帝神獲勝。

那麼最終,將是陸鳴與帝神一戰,這就有趣了。

光芒閃爍,籠罩住帝神與血劍一。

兩人飛身登上戰台。

“你我,還需再戰嗎?”

帝神冷漠的開口。

許多人心裡一跳,聽帝神的口氣,難道以前與血劍一戰過?可從來冇有聽到這樣的傳聞。

“三年前一戰,是我不敵,但如今,未必!”

血劍一身上瀰漫出驚人的血氣,他的眼珠子,也變得如血鑽一般通紅。

眾人心裡一震,帝神與血劍一居然在三年前交過手,看情況,應該是血劍一敗了。

“三年前你不是我的對手,今後,你將永遠不是我的對手!”

帝神的聲音傳出,顯露出強大的自信。

“戰過便知!”

血劍一大喝,踏步而出,身上爆發出可怕的劍威,劍威橫空,瀰漫而出。

這是劍之意境。

血劍一踏步向前,劍意瀰漫。

鏗!

在帝神身上,同樣也有劍鳴聲傳出,下一刻,同樣有一股強大的劍威,爆發而出。

也是劍之意境!

帝神與血劍一兩人,居然都領悟了劍之意境。

碰!碰!

兩人都在踏步,隨著步伐踏出,劍意暴漲。

鏗!鏗!...

兩人的劍意跨過數十裡的虛空,在虛空中交鋒,兩人之間的空中,居然不斷爆發出轟鳴與劍鳴,火星四射。

眾人臉色凝重,這種劍意太可怕了,兩人還未動手而已,僅僅溢位的劍意,就能輕易斬殺一般靈胎七重的強者。

咻!咻!

突然,兩人的腳步一踏,身形化為一道劍光,劃破虛空,向著對方斬去。

當!

兩道劍光在空中交鋒,發出一聲轟鳴,劍氣四射,兩道劍光一擊而退,而後又轟在一起。

當!當!...

瞬間,兩人就交手了幾十招。

一些修為低的,根本看不到兩人的身影,隻能看到兩道劍光在空中交鋒。

一道金黃色的劍光,一道血紅色的劍光。

但這時,金光劍光暴漲,將血紅劍光擊飛了出去。

“帝神,靈胎八重巔峰,血劍一,靈胎八重後期!”

陸鳴心中一動,看出了兩人的修為。

而且,兩人的劍之意境,都達到了四級,這是四級劍之意境的碰撞。不過顯然帝神修為更勝一籌,將血劍一擊退。

血紅色的劍光飛退,血劍一的身形浮現而出。

此時,他身上的血色光芒越來越盛。

“血劍,出鞘!”

血劍一手捏劍指,一揮手,頓時,從他眉心,飛出一把血紅色的戰劍,這把戰劍一飛出,就化為十幾米之巨,驚人的是,當這把戰劍變大之後,居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最後化為十六把巨大的血紅色戰劍,環繞血劍一飛舞。

“殺!”

血劍一大喝,劍指一揮,十六把戰劍飛舞,化為十六把劍光,向著帝神刺殺而去。

最可怕的,不是十六把戰劍,而是在戰劍飛舞的過程中,激發出無窮的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