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目光一掃全場,看到那一具具被燒黑的焦炭,大致發生了什麼,他已經能夠想到。

他心中,迸發出冰冷、淩冽的殺機。

武者,雖然掌握了強大的力量,但武者有武者的規則,武者也有武者的驕傲,一般武者,是不屑於殺普通人的。

但這些十方劍派的子弟,已經失去了底線,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陸鳴的殺機,從未有如此強烈。

感受著陸鳴身上的殺機,十方劍派的弟子眼神一凝。

鄭乾,眉頭微微一皺。

他記得,那個方向,他派去了九人,但是到現在,不僅冇見一個人來,還來了一個陌生的少年。

事情不對!鄭乾神情一動。

陸鳴一步一步,看似很慢,其實很快,幾個呼吸,就來到十方劍派弟子的身前。

“小子,你是怎麼過來的?還有那邊我十方劍派的弟子呢?你有冇有看到?”

一個十方劍派弟子大聲喝問。

“看到了,但都死了。”

陸鳴淡漠的迴應。

二十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臉色紛紛一變,有人喝道:“說,怎麼死的?”

陸鳴冷漠一笑,手一揮,火紋槍出現,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道:“當然是被我殺的,現在,我送你們下去陪他們。”

“被你殺的?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小雜種,敢殺我十方劍派的弟子,你死定了,不止是你,你的家人,也死定了。”

“說,你用了什麼方法偷襲的?”

“還想殺我們,不自量力,我宰了你。”

陸鳴的話,引起一片喧囂,一個身形魁梧的青年大步走出,提著一把巨劍,一劍向著陸鳴的頭顱斬去。

這一劍要是斬中,絕對能把陸鳴劈為兩半。

呲!

一道電光一閃而逝,魁梧青年的身形突然僵硬住了。

哐噹一聲,他的戰劍落地,隨後雙手死死的握住自己的咽喉,雙眼像死魚一般瞪出,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他的喉嚨已經多出了一個血洞,血流不止。

罡火槍訣之追電,罡火槍訣中出手最快的一招。

四周的十方劍派弟子,甚至冇有看出陸鳴是怎麼出手的。

“殺人者,人恒殺之,想殺我,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

陸鳴淡漠的聲音響起。

魁梧青年倒在地上,掙紮了幾下,就冇有了氣息。

“殺的好!”

十餘個撿石人心裡都大吼,雖然不敢叫出來,但是心裡卻痛快無比。

鄭乾目光微微一凝,開口道:“好快的速度,大家一起出手,合力殺他。”

“殺!”

“去死!”

頓時,有十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大吼,身形高高躍起,斬出一道道犀利的劍氣,從前麵向著陸鳴斬去。

這些十方劍派的弟子,修為最弱的,是武師六重,最強的,武師八重。

十幾人一起合力,聲勢駭人無比,就算是一個武師九重的高手,都要被亂劍砍死。

但陸鳴身形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冇眨一下。

“罡火槍訣——火舞!”

霍然,陸鳴手握槍尾,長槍一晃,向前刺去。

呼呼...

長槍震動的聲音響起,隨後,空中突然出現一朵朵火紅色的火焰,這些火焰,赤紅、淒美,如火焰之花,又如火焰在跳舞。

當火焰之花綻放的時候,現場突然響起了一聲聲慘叫。

十幾個十方劍派弟子齊齊倒退而出,鮮血在空中飄散,淒豔無比。

十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在他們的咽喉或者心臟處,都有一個血洞。

一招,十三個十方劍派的弟子,死!

但陸鳴冇有絲毫的停留,大步向前奔馳,長槍順勢橫掃而出。

“攬月!”

碰碰...

一連串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八個十方劍派的青年遠遠的飛了出去。

摔倒在地上,一會便冇了氣息。

摧枯拉朽,完全橫掃。

這就是陸鳴現在的戰力。

玄級下品武技罡火槍訣修煉到第二個層次,加上修為突破武師八重前期,戰力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地步。

場上,十方劍派的弟子,一下子就剩下三人。

一個鄭乾,一個武師九重的高手。

還有一個,就是塌鼻子青年,他站的地方由於靠近那些撿石人,所以陸鳴的攻擊冇有把他籠罩進去。

此時,塌鼻子青年臉色慘變,腿肚子顫抖個不停。

而鄭乾,臉色也無比的凝重起來。

“你的戰力很強,但是你殺了我十方劍派那麼多弟子,從今以後,上天入地,冇有人你能救的了你。”

鄭乾聲音冰冷的道。

“隻要把你們都殺了,誰知道是我乾的?”

陸鳴淡漠一笑道。

“哈哈哈,你想殺我?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我冇有十足的把握能殺你,但是你想殺我?我會讓你清楚的認識你這句話有多麼可笑!”

鄭乾戰劍指向陸鳴,一道強大的紅色劍氣,吞吐不定。

“趙師弟,一起殺他。”

鄭乾突然一聲大喝,身形暴起,一劍斬向陸鳴。

戰劍斬過空氣,響起了刺耳的音爆聲。

同時,另外一側,那個武師九重的十方劍派弟子,也爆發而起,一劍向陸鳴殺去。

唰!

陸鳴向上撩出。

當!當!

長槍與兩把戰劍相交,響起了劇烈的震動聲。

陸鳴身形微微一晃,後退了三步。

而鄭乾也是向後拋飛幾米,落在了地上。

至於那個武師九重的青年,向後拋飛十幾米,一口鮮血噴出。

“這鄭乾,好強的力量!”

陸鳴目光一動。

雖然隻是交手一招,但陸鳴感覺出,鄭乾戰劍傳開的力量強大無比,如驚濤駭浪一般連綿不絕。

另外一個武師九重的青年和他一比,那就是垃圾。

絕對不弱於何鐵。

陸鳴之所以會退,基本上是因為鄭乾。

此時,鄭乾的心裡也是驚駭無比。

陸鳴的力量,也是出乎他的意料,絲毫不比他弱,甚至更強。

“殺!”

冇有什麼可說的,雙方已經是死敵,隻有一方倒下,才能結束,雙方又大戰在一起。

鄭乾兩人都爆發了血脈。

這一次,鄭乾主攻,另外那個武師九重的青年在一邊偷襲。

一時間,陸鳴有些處於被動。

而塌鼻子青年,根本插不上手,隻能在一邊焦急的看著。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