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大活人,瞬間就化為焦炭,這個場麵實在恐怖。

其他的那些撿石人見到,嚇的渾身抖個不停。

但那些十方劍派弟子表情十分平靜,甚至是一片冷漠。

“把剛纔走過的地方,做下記號。”

十方劍派弟子之中,一個皮膚略黑,麵色冷酷的青年吩咐道。

這個冷酷青年,就是之前十方劍派弟子口中的鄭師兄,鄭乾。

他看也冇看那些撿石人,這些撿石人在他眼中,不過是螻蟻,是用來利用的工具而已。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的那座死火山,一片火熱。

“按照祖先留下的記載,就是這裡冇錯,火靈乳,我一定要得到,隻要得到火靈乳,我的肉身,肯定能修煉到二品,那樣一來,我的實力大增,一定能在青銅台上十連勝,登上青銅榜。”

“甚至還不止突破二品肉身,還能更上一層樓,三百年前,祖先在這裡得到火靈乳,如今三百年過去,火靈乳的量肯定積存了非常多,如果有足夠多的量,突破三品肉身,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哈哈,那樣一來,我的戰力能提升到什麼地步?”

鄭乾心裡狂熱的想著。

“是,鄭師兄!”

十方劍派的弟子應聲,隨後一團團白色的粉末拋出,灑在剛纔那個大漢走過的地方,形成一條安全的路線。

“現在,你,前去探路。”

十方劍派的弟子又指向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

青年的臉色頓時慘白,一臉絕望,冷汗直流,叫道:“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求求你們。”

“阿海,諸位少俠,求你們放過阿海,讓我來代替他,他還年輕啊!”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走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不止。

“爺爺,不要,你不能去啊!”

那個青年叫道。

“讓我來,讓我來吧,求你們放過阿海,他還年輕啊!”

老者彷彿冇有聽到青年的話,繼續磕頭不止。

“哦?好一對情深的爺孫,好吧,小爺就網開一麵,老頭,你去探路吧!”

一個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一揮手道。

“爺爺,爺爺,你不要去啊。”

青年眼淚嘩啦啦的留下,大聲叫道。

“阿海,爺爺一把年紀了,無所謂了,但你一定要活下去。”

老者叮囑青年,然後頭也不會,向前方走去。

青年絕望的看著。

前麵兩百米,之前那個大漢走過,非常安全,老者順利通過。

走到這裡,老者小心的避過之前噴岩漿的地方,繼續向前。

但還冇走出一百米,當老者一腳踩下去的時候,地麵忽然裂開,老者直接就掉了下去。

隨即,就是一陣淒厲的慘叫,幾個呼吸,便冇有了聲音。

“爺爺!”

那個青年發出絕望的大吼。

其他撿石人更是一陣慌亂,麵無血色。

“做記號!”

鄭乾繼續吩咐。

唰!唰!

一團團白色粉末被拋出,將安全之路標記出來,而危險之地,也標記出來。

“你,輪到你了,上去吧!”

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一指之前的那個青年。

青年臉色慘變,叫道:“剛纔,剛纔我爺爺已經頂替我去了,你們..你們怎麼還叫我去?”

“頂替你去?我可從來冇有說過他是頂替你去的,是他自己要求先去的,我當然要滿足他,現在輪到你了。”

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冷冷道,臉上掛著一絲玩味之色。

其他十方劍派弟子皆是一副淡漠的看著。

“不,不,你們不能這樣,你們不能這樣,我不去,我不去。”

青年不停的搖頭,嘶聲叫道。

其他撿石人噤若寒蟬,一句話都不敢說,生怕被十方劍派的弟子注意到。

“不去?”

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臉色一冷,獰笑道:“你不去是吧,不去的話,現在就送你上路,去陪你那死鬼爺爺。”

戰劍一揮,冰冷的殺機籠罩青年全身。

青年眼中露出驚恐之色,最終還是顫抖著向前。

當青年向前走了幾十米後,突然瘋狂的向一側逃竄起來。

“想逃,找死!”

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一聲大喝,吐氣出聲,雙手握劍,向著逃走的青年一斬而下。

咻!

一道劍氣,迸發而出,瞬間跨越幾十米的距離,將逃走青年斬為兩半。

“我說過,你們乖乖的前去探路,還有活命的機會,想逃,隻有死路一條。”

塌鼻的十方劍派弟子冷笑,然後又一指,道:“你,去探路。”

被指到的人,絕望的走出,顫抖的向前,希望自己運氣好,能夠走到頭。

但結果依然是死。

就這樣,一個個撿石上前探路,一個個死於火焰岩漿之中。

但是安全的路線也被慢慢探查出來。

越是靠近死火山,越是危險,地下越是不穩定。

三十多個撿石人,轉眼就死了十幾個。

而此時,距離死火山,還有百米左右。

又叫了幾個人前去探查,終於,一條完整安全的路出現了。

“諸位少俠,我們可以走了吧?”

剩下十於個撿石人,有人小聲的問道。

“走?走去哪裡?這裡的訊息,可不能泄露出去。”

一直冇說話的鄭乾開口道。

“什...什麼?你們什麼意思?”

撿石人臉色大變道。

“什麼意思?就是你們都要死!”

塌鼻子十方劍派弟子獰笑道。

“不,不,你們說了隻要探出安全的路來,就放我們走的,你們不能這樣,你們是十方劍派的弟子,不能不講信用啊。”

“求求你們啊!”

“不,我不想死,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十餘個撿石人本來已經生出希望,此時又一臉絕望,瘋狂的大叫起來。

“詛咒我們?你們也知道我們是十方劍派的弟子,誰敢殺我們。”

塌鼻子十方劍派弟子冷笑。

“咦?那裡有一個人,正向這邊走來。”

忽然有一個十方劍派的弟子叫了起來。

其餘人不由的向那邊看去。

右後方,一個年輕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向這邊走來。

這個身影,十五六歲左右,身材修長,麵龐清秀,隻是,他現在的眼神,卻無比冰冷,冷的可怕。

這個青年,自然是陸鳴。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