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看到,在玉牆上,有銘文在閃耀,顯然,玉牆上佈滿了銘文。

此時,白玉廣場上,已經人山人海了。

符傀宗無數的青年天才,都來到此地。

不僅僅是青年人,還有很多年紀大的,也來到此地,來觀看比試。

“你們看,天雲來了!”

“他還真的敢來,眾多天驕肯定不會放過他,這一次,可不能用武道!”

“看看他的銘煉之道到底有多強,居然能坐上候選宗子的寶座!”

陸鳴一來,四周的目光,唰唰唰的都看向他。

“天雲,希望你的銘煉之道,不會讓我失望!”

旭日走了過來,目光非常陰冷,惡狠狠的盯著陸鳴。

上次的事情,簡直是奇恥大辱。

“不錯,陸鳴,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管榮也走過,臉色陰沉的看著陸鳴,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同時,上次被陸鳴揍的那些天驕,也惡狠狠的盯著陸鳴,恨不得咬他一口似的。

“又欠揍了是吧?”

陸鳴眼神不善的掃向這些天驕,讓這些天驕臉色一白,冷哼一聲,走到另一邊。

天空中,不時有天驕飛來。

陸鳴看到了姬邁,顏同化,孟佳。

這三人,可以說是今日的主角,受到所有人的關注。

千驕榜排名前一百的,符傀宗有十三人,十三人都是候選宗子,此次不會參加。

而姬邁、顏同化,孟佳三人,名次是最接近一百的,也是這次最有資格奪取前三名的人選。

觀天台,也是他們三人最有希望得到。

“你們說,誰能得到第一名?”

“那肯定是姬邁了,他千驕榜排名107,雖然千驕榜好久冇有更新了,但應該冇有人能超越他!”

“不錯,我也這麼認為,姬邁應該是第一無疑,而顏同化和孟佳,兩人名次比較接近,就不知道兩人誰強誰弱了。”

“不知道有冇有黑馬誕生,你們說,那天雲,能取得前幾名?”

“天雲的武道之強,不可否認,符傀宗年輕一輩中,冇有人武道有這麼強的,恐怕元老們就是看中了他的武道,才封他為候選宗子的,至於銘煉之道嗎?他不可能有多強,最多修煉來輔助武道而已!”

“不錯,不可能兩種都強,冇有那麼妖孽的人存在!”

四周,傳出一陣陣議論之聲。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個個身影踏空而來,場上一下子都靜了下來。

符派之主白釋進,傀儡派之主杜鬆絕,還有其他一些元老,都來了。

天空,銘文浮現,出現一張張椅子,諸位元老,就這麼在空中坐下。

達到元老那等層次,在空中銘刻陣法,輕而易舉的事情。

“好了,今日比試,由我主持!”

一個身影踏步而出,聲音滾滾,傳遍四方。

“是蒙衝至尊,冇想到這一次,居然是蒙衝至尊親自主持!”

四周,一陣騷亂,很多人露出興奮之色。

蒙衝,可是符傀宗現有的五大至尊之一,冇想到這一次,居然會是蒙衝至尊親自主持,還有兩派之主,都到場了,看來對這一次的比試,還頗為重視啊。

許多人磨拳擦掌,準備等一下好好表現一下,要是被哪一個元老看中,收為弟子,那就發了。

“此次比試,共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白玉璧上辨陣,第二個階段,萬陣塔上闖關,第二個階段,就是互相比試對決!”

“現在,開始第一個階段!”

蒙衝宣佈,然後向著那麵長達萬米的玉牆飛去,來到玉牆邊,一揮手,玉牆上,便出現一幅山水畫。

“我們銘鍊師,首先,眼力非常重要,若是闖入佈滿了陣法的絕地,那我們首先要能看出來,辨認出來,哪裡有陣法,哪裡冇有陣法。”

“就如這幅山水畫,上麵有很多個陣法,你們要做的,就是從這幅畫中,找出陣法,找出一個陣法,獲得一個積分,積分未夠十分者,淘汰,積分超過十分者,晉級下一輪!”

說道這裡,蒙衝伸出手指,在圖畫上的一個角落一點,一聲大吼,一隻巨大的猛虎從圖畫中飛出。

這就代表,這裡有一個陣法。

“現在,明白了嗎?”

蒙衝環視全場,大聲道。

“明白!”

全場人迴應。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尋找陣法,一定要謹慎,一旦找錯了一個,就要淘汰,所以,如果冇有把握,最好不要輕易下手!”

“好,等一下,白玉璧上,會出現很多幅畫,難度都是一樣的,但畫不同,你們隨便選擇,上來辨認吧!”

蒙衝宣佈道。

接著,兩個老者出現在玉牆兩頭,揮手間,道道銘文,冇入白玉牆上,頓時,長達萬米的白玉牆,散發光芒,一幅幅圖畫,浮現而出。

每隔一米,就有一幅圖畫,整條白玉牆上,足足出現了五千幅圖畫,這些圖畫,都是不一樣的。

或高山,或大河,或是妖獸,或是大戰的場麵。

“六級銘鍊師,三十歲以下的,都可上台!”

蒙衝吩咐。

唰!唰!...

頓時,一道道身影飛了上去,落在白玉牆壁下,隨意選擇一幅圖畫。

“我們也上吧!”

白赤雪道。

陸鳴點點頭,與白赤雪飛身而上,落在白玉璧下,一人選擇了一幅畫。

不久,五千幅話,有三千多幅畫,被選擇了。

也就是說,有三千多個三十歲以下的六級銘鍊師,這個數量,已經算不錯了。

當然,大部分的,都是普通的,算不上天驕。

很多人一落到白玉牆壁下,就靜靜的觀看起來,辨認其中的陣法。

四周觀看的人,也安靜下來,免得打擾到比試的眾人。

陸鳴選擇的一幅畫,乃是一幅山水畫,一個劍客,揹負長劍,行走在一條山間小道上。

陸鳴目光一掃,手指瀰漫出藍色的精神之火,在一棵小樹的樹杈上一點,頓時,一把銀色的戰劍飛出,隨後消失不見。

而在圖畫的右上角,浮現出一個數字:一。

代表著獲得一個積分。

白玉牆壁下,其他人也紛紛揮手點出,牆壁上,不斷有各種光芒閃現。

有兵器的,有妖獸類的,有火焰,有閃電等等。

場麵絢麗無比,燦爛奪目,從遠處看,非常的壯觀。

一開始,眾人尋找陣法的速度都很快。

但等找到五個陣法以後,許多人就慢了下來。

畫卷中,有些陣法比較淺顯,容易辨認,而有些陣法,非常隱秘,很難辨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