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壓,不管是魔,神,鬼,妖,統統鎮壓!”

巨大的聲音,從鎮獄碑中傳出,鎮獄碑,化為萬米大小,向著謝振鎮壓而下。

謝振化為的金甲大漢怒吼,雙拳爆轟而出。

但下一刻,他的眼眸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鎮獄碑鎮壓而下,拳芒崩潰,鎮獄碑,向著金甲大漢的頭顱撞去。

“頂住!”

金甲大漢怒吼,頭一歪,避了過去,以肩膀,抗住鎮獄碑,同時,雙手向上支撐。

但鎮獄碑,能鎮壓一切,如一座太古神山,蘊含無窮重量,又豈是金甲大漢能抗住的。

“給我跪下!”

鎮獄碑中,傳出陸鳴的聲音。

轟!

金甲大漢根本扛不住,身體下墜,踩在戰台之下,隨即,身體顫抖,居然直接跪了下去。

啊!

金甲大漢發出憤怒無比的狂嘯。

他,堂堂中洲古聖朝的皇子,居然當眾被陸鳴鎮壓,跪在戰台之上,恥辱,這是莫大的恥辱。

“我要你你死,我要你死!”

謝振的聲音傳出。

“那我現在就殺了你!”

陸鳴的聲音傳出,鎮獄碑發光,微微一震,金甲大漢怒吼一聲,直接趴了下去,身體急劇縮小,化為謝振的樣子,驚恐而又憤怒的看著頭頂的鎮獄碑。

轟!

鎮獄碑,向著謝振鎮壓而下。

“大膽!”

此時,一道聲音響起,在天地間滾滾轟鳴。

卻是那個與黑風尊者站在一起的老者,此時冷哼一聲,伸出一隻枯瘦的手掌,一指點出。

一根巨大的手指,宛如天神之手指,憑空生成,長達萬米,點向鎮獄碑。

這一刻,陸鳴感覺到,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將他籠罩,在這股力量麵前,他毫無反抗之力。

碰!

那根手指,點在鎮獄碑上,瞬間,鎮獄碑爆碎,重新化為陸鳴的身影,如一顆炮彈一般飛了出去,飛出十裡之外,撞在地麵上。

轟!

地麵爆碎,出現一個巨坑,陸鳴躺在其中,大口吐血,隻覺渾身骨骼,都差不多斷裂了,傳出陣陣劇痛。

那個老者太強了,無可匹敵,深不可測,很有可能,與黑風尊者一樣,也是一位靈神境的強者。

“陸鳴!”

謝念卿嬌呼一聲,向著陸鳴衝了過去,瞬息十裡,出現在陸鳴身邊,扶起陸鳴,大眼之中,眼淚滴落而下。

“陸鳴,陸鳴,你冇事吧?”

謝念卿扶著陸鳴,真元不斷的湧入陸鳴的體內。

陸鳴連續咳出幾口鮮血,露出一絲微笑,道:“傻瓜,哭什麼?我冇事!”

“陸鳴!”

此時,胖子幾人,也衝了過來。

“可惡啊,堂堂尊者,居然向你出手,大不了,我把我家老不死的叫來,一巴掌拍死他!”

胖子怒吼。

“胖子,此事你們不要參與,快離開這裡!”

陸鳴道。

對方太強了,有尊者境的強者,他們現在的修為,在尊者眼中,與螻蟻無異。

若要反抗,全都要死,陸鳴絕不想把胖子他們連累進來。

“陸鳴,我跟他們回去,你好好療傷,不要再打了!”

謝念卿眼淚不斷的滴落,道。

“不行,小卿,我能感受到,你若回去,必定受苦,我即便拚了一命,也不願你回去受苦!”

陸鳴掙紮,想要起身。

謝振那些人,對待謝念卿的態度,根本不像是親人,就像對待一個敵人,甚至是一個下人一般。

就連幾個奴才,都敢嗬斥謝念卿,謝念卿回去的日子,可想而知,絕不會好過。

如果是正常的家人,陸鳴不會阻止的,但這樣的情況,明顯不是。

陸鳴雖然不知內情,但謝念卿那一句‘寧死不回’,便能說明有一切。

寧死不回,在謝念卿心裡,回去,比死還難受。

唰!

那個老者,一步跨出,出現在陸鳴他們上空。

“殺,殺了他們,我要他們全部死!”

謝振歇斯底裡的大叫起來。

他堂堂東洲古聖朝的皇子,高高在上,剛纔居然被陸鳴鎮壓,當場跪下,這時何等屈辱,他恨欲狂。

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看向謝念卿,道:“十六公主,請跟老夫回去,不然,彆怪老夫下手無情了!”

老者身為靈神境的尊者,對幾個晚輩出手,實在是有失顏麵的事情,所以,剛纔他出手對陸鳴,根本冇有用什麼力量,隻是阻止陸鳴殺謝振而已。

若他真用出幾分力量,陸鳴即便有十條命,都死了。

靈海境,與靈神境,差距太大了。

“好,護法尊者,我跟你們回去,但你要放了陸鳴他們!”

謝念卿開口道。

“不行,那個雜碎,必須要死!”

謝振充滿殺機的盯著陸鳴,叫道。

“若你們要殺他,我寧死不回,你們最多帶我的屍體回去!”

手一動,謝念卿手中出現一把短劍,抵在自己的胸口上,一臉決然。

“小卿,不要!”

陸鳴大驚,叫道。

“念卿姑娘!”

胖子等人,也是大驚。

“賤人,你敢威脅我!”

謝振大吼。

那護法尊者眉頭更皺。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謝齊天的女兒,若是你們帶著我的屍體回去,我相信謝齊天不會高興的!”

謝念卿眼神堅定,注視著空中的老者,還有謝振。

謝振臉色一僵。

諸皇子之中,他本來就不是很出色,若當真帶著謝念卿的屍體回去,他在他父皇心裡的位置,恐怕也要受到一絲影響,哪怕就一絲,對他來說,也是大事。

護法尊者沉吟了一下,道:“好,老夫答應你,這幾人,殺不殺,都無關緊要!”

“多謝!”

接著,謝念卿的目光看向謝振。

謝振咬牙,最後道:“好,我也答應,放過那個雜碎,但你要答應,自封修為,乖乖跟我們回去!”

“好,我說到做到!”

謝念卿言罷,看向陸鳴,眼中,露出不捨之色。

“傻瓜,我要走了!”謝念卿微微一笑,帶著一絲淒婉,美若夏花。

“小卿...”

陸鳴輕呼,雙拳緊握。

到最後,他還是無力留下謝念卿,還需要謝念卿來救他的命。

這一刻,他恨,他恨自己的無力,恨自己實力不足。

若是他有縱橫天下的實力,謝振等人,哪裡能帶走謝念卿?

謝念卿不願做的事情,他又豈會讓她去做?

可現在,他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