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兩個妖族天驕,臉色都極其難看。

他們的戰力,與閃電鳥,也在伯仲之間而已,連閃電鳥都敗了,他們出手,又能如何?

天空中,金袍青年臉色難看。

而胖子等人,卻發出陣陣歡呼。

“嗬嗬,今日此地,還真是熱鬨啊!”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

這道聲音明明從遠處傳來,卻像是在眾人耳邊響起。

人群中,謝念卿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臉色大變,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眾人循聲望去。

一共五個人,踏空而來。

五人中,有三個青年。

兩男一女,三個青年中,明顯以一個身穿紫金長袍的青年為首,另外一男一女,站在紫金長袍青年身後。

而在紫金長袍青年身旁,有兩個老者。

兩個老者,給人的感覺,都像是平凡人,就像兩個不會武道的平凡老者,身上,冇有絲毫的氣息傳出。

他們,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平凡人,而是修為太過高深,給人的錯覺而已。

兩個老者,一邊談笑著,一邊看向下方,其中一個老者,好像為另外一個老者介紹著什麼。

“那...那似乎是黑風尊者啊!”

忽然,有人驚呼。

“什麼?黑風尊者,帝天禁衛中的黑風尊者?”

“正是他,我曾今見過他一麵,真的是黑風尊者!”

此言一出,引起了現場更多的驚呼,無數目光,投向了其中一個黑袍老者。

尊者,居然是尊者。

尊者,是對靈神境強者的尊稱,也就是說,這個黑袍老者,乃是一位靈神境的絕世強者。

神荒大陸,武皇最強,武皇之境,縱橫天下。

而靈神境,已經是與武皇境最接近的一個境界了。

平時,根本難得一見,而此時,卻出現了一位。

那其他幾人,到底是誰?居然要一位尊者陪著。

黑風尊者的到來,讓戰台上緊張的氣氛,也緩和下來。

“晚輩拜見黑風尊者!”

帝天神宮的眾多天驕,都起身拜見。

“不用多禮,今日有貴客降臨,聽聞此處正在舉行交流會,便帶來一觀!”

黑風尊者微笑道。

眾人心裡一驚。

貴客?能被黑風尊者稱為貴客的,會是誰?

東荒之地,四大霸主勢力,天屍宗和天妖穀的天驕,都在此,自然不可能是這兩方的人。

符傀宗?

不可能,符傀宗如今冇落,根本冇有資格被黑風雲尊者稱為貴客?

除了這三大勢力,東荒還有誰,能有資格被黑風尊者稱為貴客?

“他們幾位,來自中洲!”

黑風尊者微笑道。

“什麼?”

所有人都大驚,包括天屍宗與天妖穀的天驕。

神荒大陸,分為五塊巨大的區域。

中洲,東荒,南冥,西漠,北原。

中洲,自古以來,就是五大區域中,最繁華的區域,也是最強大的區域。

中洲,地域廣闊,人傑地靈,曆來天才如雲,高手如雨,五大區域稱冠。

這幾人,居然來自中洲。

&nbs

p;

“這幾人,來自中洲古聖朝,這一位,乃是聖朝的一位皇子殿下!”

黑風尊者,更是拋出了一份重磅炸彈。

現場一片嘩然,有些知道中洲勢力分佈的人,更加震驚。

中洲,與東荒不一樣,四強割據,雄霸一方。

中洲古聖朝,傳承無儘歲月,鎮壓八荒,一統中洲,整箇中洲,都在古聖朝的掌控下。

據說,天機商會,就是中洲古聖朝建立了。

雖然有人聽說,現在中洲局勢有變,皇室衰弱,諸皇割據,但古聖朝,依然是最強大的勢力。

那個紫金長袍青年,居然是中洲古聖朝的一位皇子,難怪黑風尊者稱為貴客。

戰台上,陸鳴眸光一閃。

當初,煉蒼曾言,謝念卿就來自中洲,不過陸鳴後來再問,謝念卿冇有細說。

紫袍青年踏前一步,一抱拳道:“本皇子謝振,今日聽聞東荒天驕齊聚,故而來此一觀,希望冇有打擾到各位!”

“皇子殿下客氣了,在下帝風!”

帝風上前,抱拳道。“原來是帝兄,幸會!”

謝振微笑還禮。

接著,屍魔,天妖族金袍青年,紛紛與謝振打招呼。

中洲古聖朝,非同小可,他們自然想要與其打好關係。

彆看東荒很大,擁有數百大域,疆域無垠。

但達到帝風,屍魔,金袍青年這個級彆的天驕,將來成就,不可限量,若達到一定高度,遲早會與其它區域的頂級天驕,發生接觸,碰撞。

現在能交好中洲古聖朝的皇子,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陸鳴,我要走了,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陸鳴耳邊,傳來謝念卿的聲音,聲音中,充滿了焦急之色。

陸鳴轉頭望去,發現謝念卿隱藏在人群中,眼中有些焦急。

“怎麼回事?”

陸鳴一愣,給謝念卿傳音。

“我們快走吧,來不及解釋了!”

謝念卿身形在人群中,不斷往後退,似乎要悄悄遠離這裡。

而此時,天空中,謝振忽然眉頭一皺,隨即眸光一亮,瞬息轉身,目光瀰漫出兩道精光,望向謝念卿的方向。

“哈哈,小妹,見到為兄,怎麼一聲招呼都不打,還想悄悄離去?”

謝振哈哈一笑,身形一閃之下,就出現在謝念卿的頭頂。

謝念卿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雪白。

而其中一個老者,還有跟在謝振身後的兩個年輕人,也目光如電,望向了謝念卿。

四周,所有人都是一愣,露出疑惑之色。

謝振叫小妹?

難道這裡,還有謝振的妹妹?謝振的妹妹,什麼時候混在人群中了?

眾人順著謝振的目光望去,最終落在謝念卿的身上。

“是她?”

這一刻,許多人眼睛一亮。

“居然是她,那個一直和陸鳴走在一起的女子,她居然是謝振的妹妹?”

“那豈不是說她是中洲古聖朝的公主?”

許多人震驚的議論著。

阮婷婷,喬萱,胖子等人,也震驚的看著謝念卿。

謝念卿居然有如此身份?

陸鳴也有些發愣,他雖然一直覺得謝念卿的身份很神秘,也有過一些猜測,卻冇想到,她會是中洲古聖朝的公主。

往事的一幕幕,不由的在陸鳴腦海中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