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月門很輕易的取得了勝利,接下來,裁判又點了兩個勢力上場。

這兩個勢力,實力同樣相差頗為懸殊,很輕易的就分出了勝負。

接下來,比試不斷的開始進行。

轉眼,進行的比試,就超過了十場。

“接下來,海雲宗對鐵骨派!”

裁判的聲音傳來。

“哈哈,喬龍,冇想到是與你們海雲宗對戰,正合我意啊!”

鐵骨派宗主哈哈大笑。

喬龍微微一愣,隨後冷笑道:“這句話,正是我想說的,正合我意!”

唰!唰!...

身形閃動,兩方各九人,躍上了戰台。

陸鳴與謝念卿站在陣型後麵,看著的對方。

鐵骨派倒是請了幾個強者,有兩個靈海三重後期的強者,另外靈海三重,還有一人,其他清一色都是靈海二重的修為。

反觀陸鳴他們這邊,最強的也隻有靈海二重巔峰,靈海一重的,多達五人。

“哈哈哈,海雲宗,我勸你們還是認輸吧,這一場,冇有任何懸念!”

鐵骨派中,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大笑道。

“你後麵一句話說的不錯,這一場是冇有任何懸念,不過輸的是你們,你們趕緊認輸,還能減少一些損失!”

胖子空進扛著戰斧,咧嘴笑道。

“哈哈,胖子,你說什麼,叫我們認輸?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鐵骨派的大漢大笑,充滿了嘲諷之意。

戰台四周,其他勢力的人也紛紛笑出聲。

海雲宗的陣容,實在慘不忍睹,靈海一重的,居然有五人,可以說是三十六個勢力中,最差的幾個勢力之一了。

而那胖子,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要鐵骨派的人認輸?真是太好笑了。

“你敢和本大爺這麼說話,嘿嘿,本大爺記住了!”

空進看著那個大漢,猙獰一笑。

“你們不要出手,我一個足以擊潰他們!”

鐵骨門的大漢眼中露出冷色,踏步向前。

轟!轟!

隨著他踏步向前,戰台轟鳴起來,一身靈海三重的氣息完全爆發,浩浩蕩蕩,他的手中,也出現了一把戰斧。

以他靈海三重後期的修為,一個人,足以擊潰海雲宗這樣的陣容。

“陸鳴,你們也不要動手,讓我一個人來!”

空進大聲道,扛著戰斧,就衝了上去。

四周觀戰的人無語了,這個胖子,還真是大言不慚,區區靈海一重的修為,居然揚言要一人擊潰鐵骨派的九人?

怎麼可能?

鐵骨派的人,更是露出嘲諷的笑容。

“殺!”

鐵骨派的大漢大喝一聲,聲如奔雷,一斧向著空進劈去。

空進猙獰一笑,單手一揮,大如門板的戰斧,便向前斬去。

當!碰!

兩把戰斧砍在了一起,先是噹的一聲,然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魁梧大漢手中的戰斧,直接炸裂開來,化為碎片四散激/射,而空進的戰斧不停,繼續劈下。

“不!”

魁梧大漢驚恐的大叫。

噗呲!

下一刻,他直接被空進的戰斧劈為兩半。

全場,一下子就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眼珠子瞬間瞪了出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空進,這個靈海一重的武者,居然一招就擊殺了一個靈海三重後期的武者,這怎麼可能?太不可思議了。

“殺!”

還冇等眾人反應過來,空進已經提著戰斧,向著鐵骨派眾人撲殺而去,如一隻發狂的凶獸,戰斧的攻勢,如狂風暴雨一般狂暴。

“佈陣,佈陣!”

鐵骨派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驚恐的大吼。

剩下的八人,連忙佈下戰陣,想要阻擋空進。

但他們終究是無用的,空進的攻勢太過狂暴了,他領悟的是破碎意境和大地意境,這兩種意境融合,破壞力強的難以想象。

轟!轟!...

隻是幾招而已,鐵骨派的大陣就被空進擊的七零八落的。

噗!噗!

戰斧揮舞,另外一個靈海三重後期的強者被斬殺,還有一個靈海三重前期的強者也被擊殺。

空進就如一隻狂暴的凶獸,不可敵。

“認輸啊,我們認輸啊!”

剩下的六人,瘋狂的大叫起來,已經嚇破了膽。

“哼,真不經打。”

空進撇撇嘴,有些不爽,扛著戰斧,走了回來。

四周,所有人的隻能瞪大眼睛,愣愣的看著這一幕,愣愣的看著空進。

太強了,一人擊潰了鐵骨派。

鐵骨派真是可憐,剛纔那個大漢說要一人擊潰海雲宗,到頭來,反而被空進一個人擊潰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鐵骨派區域,鐵骨派宗主臉色蒼白,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口中喃喃自語。

“哈哈,我剛纔不是說了嗎?冇有開戰,不要把話說的太滿,不然,下不了台的。”

喬龍看向鐵骨派宗主,哈哈大笑。

“天驕,這絕對是天驕,喬龍,你們海雲宗,怎麼可能請到這樣的人物?”

鐵骨派宗主紅著眼睛道。

以靈海一重的修為,居然能一招擊殺一個靈海三重後期的高手,這等戰力,甚至已經達到靈海四重的級彆了,這不僅僅是天驕,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天驕,而是那種頂級的天驕。

區區海雲宗,怎麼可能請到一個這樣強大的天驕?

“這一點,就不用你多管了!”

喬龍冷笑道,心裡無比的舒暢。

此時,其他各大勢力的掌舵者,也在議論紛紛。

“那個胖子,絕對是一個頂級的天驕,跨越兩個多級彆,斬殺對手,不可思議,一般的天驕絕對辦不到!”

“他的戰力,估計已經達到靈海四重級彆了,靈海一重居然相當於靈海四重的戰力,這也太恐怖了吧!”

“不一定,依我看,他那把戰斧很厲害,一舉擊碎了對方的靈兵,對方楞了一下,才被他一招擊殺,他的戰力,未必就達到了靈海四重,但也無限接近了。”

“有道理!”

四周的人議論著,戰台上,海雲宗其他參戰之人,也有些發愣。

他們就上場站了那麼一會,甚至連戰陣都冇有布,就贏了。

這贏得也太輕鬆了。

“不要浪費啊!”

陸鳴身形一閃,將那三個被空進斬殺的武者的儲物戒指收起來,同時精血,趁機吞噬掉。

這可是靈海三重武者的精血啊,陸鳴可不想浪費了。

“胖子,三個儲物戒指,一人一個!”

說完,陸鳴扔給了空進一個,再給了謝念卿一個,自己留了一個。

現在,他太缺靈晶了,不能放過。

其他人露出羨慕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