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失去了阮婷婷,他另外花費了重大的代價,才最終請動了清河雙怪。

一想到他付出的那些代價,他就心痛不已。

都是阮婷婷那賤人,都是陸鳴他們亂插手,不然,他何須付出那麼大的代價。

這一次的比試,他誌在必得。

他除了葉清這個女兒外,還有兩個兒子,他必須要為他兩個兒子爭奪到進入百尊山的名額,這樣,他葉家才能一直繁榮昌盛。

“而且...”

葉發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冷笑,彆人不知道,他葉家老祖,居然在前幾天,突破了,從靈海三重突破到靈海四重,戰力大增。

這樣一來,風劍宗的實力大增。

這一次,他風劍宗不僅要奪取前六名,甚至要進前三,甚至是,第一名。

正當他浮想聯翩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高空,恐怖的壓力,散發而出。

裁判到了。

他們比試,九龍城深處,會派出人來主持。

九龍城深處,那裡有三條龍脈,在那裡,不屬於任何一個勢力,而是屬於帝天禁衛,那是帝一武皇的直屬力量。

就連六大古世家,都冇有資格調動,那股力量,極為恐怖。

這個裁判,就是屬於帝天禁衛。

帝天禁衛,也可以說是帝天神衛最核心的力量。

三十六個勢力的領導者,紛紛起身拜見。

“嗯,話不多說,百尊山名額競爭,現在開始,一共三十六個勢力,你們各自出戰的人員,站出來吧,中途若是有戰死的,不能繼續換人。”

裁判宣佈道。

頓時,三十六個勢力出戰的人員,紛紛起身,飛上中間的戰台。

陸鳴他們,和海雲宗其他六人,飛上了戰台,站成一排。

眾人的目光,紛紛打量戰台上的人,觀察對手,觀察對方有哪些高手。

“這一次,好多強大的散修,都被請出來了,各大勢力,真是花了大代價啊。”

“是啊,你們看,風劍宗,請動了清河雙怪,清河雙怪的老大,可是靈海四重的強者,是一個勁敵啊!”

“還有赤月門,赤月門請動了六指散人,也是一個靈海四重的強者。”

“最可怕的是無念府,無念府一直被稱為三十六勢力最強的勢力,本身就有兩個靈海四重的強者,這一次,隊伍裡麵又出現了幾個陌生麵孔,不知道是什麼修為?”

許多人,看著戰台,議論紛紛。

聚豪城等三個城池四周,三十六個勢力,都是小勢力,一般有靈海三重巔峰的強者坐鎮,都算是上等的勢力了,有靈海四重的強者,那就是頂尖勢力。

“哈哈,你們看,海雲宗居然派出了三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看來,海雲宗真是冇人了。”

“是啊,哈哈,不過以海雲宗的實力,也隻是重在參與,估計冇想到去奪什麼名額吧!”

“估計是這樣,湊個數而已!”

許多人看到海雲宗的陣容了,哈哈一笑。

現場三十六個勢力派出的人,除了海雲宗,可冇有一個是三十歲以下的青年的。

“哈哈,喬龍,你們海雲宗要是冇人,大可你自己上啊,何必叫幾個小輩上去送死?”

海雲宗邊上的一個勢力,叫做鐵骨派,此時,鐵骨派的宗主哈哈大笑,看向喬龍。

鐵骨派,向來與海雲宗有怨,雖然比海雲宗稍強一些,這一次,也請到了幾個高手,現在看到海雲宗連幾個小輩都叫上去了,自然要抓住機會嘲諷。

“說不定,喬兄隻是想走個過場而已,比試一開始,就立馬認輸,倒不會有事。”

另一邊,赤月門的門主嘲笑道。

一般,各大勢力的宗主,家主都不會出戰的,畢竟是一門之主,要是出戰,萬一戰死,那影響就大了。

“哼,還冇開戰,話不要說的那麼早,免得到時候下不了台!”

喬龍沉著道。

“哈哈,喬龍,照這麼說,那幾個小輩,難不成是絕代天驕?哈哈!”

鐵骨派宗主笑的更大聲了,充滿了嘲諷之意。

天驕?能被稱為天驕的,整個東荒都不多。

而達到靈海境的天驕,唯有千驕榜排前六百名的,就算加上一些新崛起的後起之秀,也不會超過千人。

這千人中,天屍宗和符傀宗占據一部分,帝天神宮,隻有其中一部分而已,一個小小的海雲宗,能請到天驕人物?

不僅鐵骨派宗主不信,其他勢力的人也不信。

“哼,看不起人,到時讓陸鳴他們給他們好看,讓他們大吃一驚!”

喬萱和阮婷婷坐在一起,此時撅著嘴冷哼,非常不爽。

“嗯,你們回坐吧!”

天空中的裁判看了幾眼,點了點頭道。

陸鳴他們回到了座位上。

“這一次的規則很簡單,你們一共三十六個勢力,等一下我會點名,點到哪兩個勢力,便由那兩個勢力對戰,嬴則晉級,輸則淘汰,到第二輪,就剩下十八個勢力,同樣兩兩對戰,決出前九名!”

“最後,前九名輪流對戰,按戰績排名,排出前六名,就可以獲得百尊山的名額,現在,開始吧!”

裁判宣佈後,目光在場上掃了一眼,點名道:“赤月門,對張家!”

點到後,立馬,兩個勢力上場了,一個是赤月門,一個是張家。

“張家輸定了,張家的實力本來就不強,赤月門,本身就有兩個靈海三重巔峰的老祖坐鎮,更是請到了六指散人,這一次,有進入前六的希望啊!”

“不錯,不過這樣才合理,淘汰弱的,強的晉級!”

眾人議論紛紛,看著戰台上。

張家的九人臉色很凝重,一上台,就身形變幻,組成一個戰陣,光芒流轉。

“嘿嘿,實力相差那麼大,又豈是一個戰陣能改變的,直接進攻,擊潰他們!”

赤月門中,有一個綠髮老者,生有六指,他就是六指散人。

他大步向前,強橫霸道,以蠻橫的方式,擊潰了張家的戰陣。

張家,最強的也就兩個靈海三重中期的武者,根本不敵,不久,戰陣被擊潰,他們其中一個靈海三重的武者被六指三人強勢擊殺。

其他人大駭,連忙大叫認輸。

九人團戰,有個規定,隻要九人中有五人叫認輸,那就可以認輸,認輸的人要超過一半,否則,不算認輸,對方可繼續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