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發血脈有什麼用?黃泉爪!”

灰袍青年再次一爪抓出,一條恐怖的河流纏繞在他手臂上,天地間,鬼哭狼嚎,可怕無比。

高強一聲怒吼,衝了上去,勁氣肆意,可怕的拳芒,讓虛空不斷抖動。

碰!碰!...

轟鳴聲響起,但隻是幾招而已,高強就連續後退,渾身密佈一層黑霧,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高強敗了,完全不是對手,而對方,顯得輕輕鬆鬆,不知道用出了幾分實力。

很明顯,差距太大了。

“你是誰?”

高強不甘的大吼。

“天屍宗,鬼九!”

灰袍青年淡淡的回答。

“是天屍宗的天才,鬼九,冇聽說過,看來是新崛起的天才。”

“果然,現在天才越來越多了。”

四周,許多人感歎。

“這就是你的實力,真是讓人失望,你這樣的貨色,早該從千驕榜上除名了。”

鬼九冷笑,隨後踏步而出,回到了酒樓中。

“居然是天屍宗的天才,天屍宗的人,修煉的功法極為詭異,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了的。”

陸鳴開口道。

以前,在天玄域的時候,他碰到天屍宗的,都是操控煉屍,以煉屍作戰,本身戰力不強。

後來在暴亂星海碰到了血剛,才發現,天屍宗的人並不一定完全就是靠煉屍的,也有不靠煉屍的,但修煉的功法,領悟的意境,都極其詭異強大。

天屍宗能在短短時間內崛起,並且抗衡帝天神宮,不是冇有道理的。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句話,卻被高強聽到了。

他目光一冷,腳步一踏,向著陸鳴這邊走來,道:“小子,你說什麼?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這麼說,你不是一般人了,我倒要領教!”

高強剛剛被鬼九擊敗,感覺臉上無光,心裡正極為不爽,剛好聽到,陸鳴說天屍宗的功法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言下之意,就是他高強是一般人了?

他高強,身為千驕榜天驕,一向心高氣傲,但今日先是被鬼九輕易擊敗,然後又被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子說是一般人,他的火氣直冒,根本控製不住。

他要在陸鳴身上找回點麵子。

陸鳴無語了,他隻是客觀的評價了一句而已,就被盯上了。

“高兄,我說的,並非指你,很多人遇到天屍宗的詭異功法,確實比較頭痛!”

陸鳴解釋了一句。

“閉嘴,你是什麼東西,也配和我稱兄道弟?還有,你是指很多千驕榜的天才,都不是那鬼九的對手,而你能了?”

高強嗬斥,反問陸鳴。

陸鳴眉頭皺了皺,這高強,有病吧?

“高強,我勸你還是滾遠點,不要給臉不要臉!”

一旁,劍飛流冷喝,臉色很不好看。

幾人的爭執,又引起其他人的好奇,紛紛看了過來。

“這幾個年輕人是誰?看來高強是要在他們身上找回麵子了。”

“不要又踢到鐵板!”

有人嗤笑。

“哪有那麼容易?高強還是很強的,哪有那麼倒黴,動不動就踢到鐵板。”

邊上的人在議論著,饒有興致的看著。

被劍飛流嗬斥,高強臉色更冷了,眼神如一頭凶獸,看向劍飛流,道:“小子,就憑你這句話,今日,我就要廢你一條胳膊!”

轟!

高強的氣息狂暴,一拳向著劍飛流轟去。

劍飛流眼神一冷,眸光綻放金色的光芒,並指如劍,一切而出。

一道金色的劍光閃現,彷彿能切開一切,高強的拳芒,如豆腐一般被切為兩半,劍光不停,向著高強的手臂切去。

高強大驚失色,身體瘋狂的後退,同時血脈爆發,身體急劇鼓脹起來,氣息更勝。

“斬!”

劍飛流的眼珠子,都化為金色,身體透露出鋒利的鋒芒,如一柄絕世利劍。

咻!

金色的劍光暴漲,刹那劃破虛空,隨後,一聲淒厲的嘶吼響起,眾人便看到,高強瘋狂的後退,而他的一條胳膊,已經不翼而飛。

剛纔,高強說要廢掉劍飛流的一條手臂,現在,劍飛流一劍,斬斷了高強的一條手臂。

碾壓,完完全全的碾壓。

“你是誰?”

高強瘋狂的大吼,他運轉真元,封住了傷口,讓傷口不在流血。

他的眼珠子通紅,太慘了,一條手臂被斬,元氣大傷,他註定難以與其它天才爭鋒了。

他怒,他不甘。

“劍飛流!”

劍飛流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劍飛流,原來是劍飛流,千驕榜排名788名的劍飛流,比高強高了幾百名,差距太大了。”

“難怪一麵倒,居然遇到了劍飛流,這高強也真是倒黴,先是遇到天屍宗的天才,現在又踢到劍飛流這塊鐵板。”

“還不是他太囂張,還以為在他自己的那塊巴掌大的地方呢,這裡是什麼?天王域,現在強者彙聚,他那麼囂張,不是找死?”

“也對,那兩個青年是什麼人?能和劍飛流站在一起,恐怕開頭不小,難道也是千驕榜排名靠前的天驕?”

“就算不是千驕榜的天驕,那也非同小可!”

四周,眾人議論紛紛。

“劍飛流,好好,我認栽!”

高強怒吼,如一頭受傷的野獸,他的目光,望向了陸鳴,殺意瀰漫。

都是他,如果不是陸鳴說那句話,他又怎麼會找上陸鳴,從而得罪劍飛流,一切都是陸鳴。

如果不是劍飛流在,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陸鳴擊殺。

“陸鳴!”

就在這時,一道長嘯,幾道流光,向著這邊飛來。

光芒消散,幾道身影出現。

“秦青飛?秦青衫?”

陸鳴一愣,冇想到,在這裡碰到了秦青飛與秦青衫,在兩人後麵,還跟著一個老者。

“陸鳴,冇想到在這裡碰到你,哈哈,我們的賬,也該算算了!”

秦青飛冷笑,身上的氣息強大,顯然,經過這段時間,秦青飛的修為,也破入了巔峰之境。

“就憑你這樣的垃圾?”

陸鳴瞥了他一眼,不屑的道。

“你說什麼?彆以為有幾分實力,就囂張,我告訴你,能鎮壓你的人多的是,今日,看誰能救你。”

秦青飛冷笑連連。

“是嗎?也好,當日的賬,我正好也要找你們算算!”

陸鳴踏步而出,目光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