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之後,金劍宗派出了二十九名強大的巔峰王者,前往天王域,加上劍飛流,共三十人。

其中,有年紀很大的,也有三十多歲的壯年。

年紀最大的,是兩個接近千歲的老王者,眼看大限將至了,想要去碰碰運氣,運氣好,或許能藉此突破靈海境,這樣,壽元就能增加一千年。

加上陸鳴與謝念卿,一共三十二人,踏上了跨域傳送陣,前往天王域。

天王域,在東荒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域。

因為天王域,麵積非常小,甚至隻有天玄域的幾十分之一,是東荒麵積最小的一個域,而且資源匱乏,在這裡,幾乎冇有什麼強大的勢力。

而且,位置處於帝天神宮與天屍宗的交界處,所以,這是一個三不管地帶,兩大霸主勢力,都冇有占領它。

但不影響他名震東荒,那就是天王碑。

兩塊天王碑,就坐落在天王域。

每隔三年,天王碑就會開啟,而天王榜之爭,就會在此舉行,這裡,將彙聚無數的巔峰王者。

圍繞著天王碑,方圓數百裡內,建立了十幾座大城。

這些大城,平日裡,幾乎冇有什麼人,但一到天王碑開啟前後,就會變得人山人海。

“這麼多人?”

看著前方一座城池上,人來人往,飛來飛去,陸鳴有些震驚。

因為這些人,隨便一個,都是巔峰王者。

“東荒各地,除了天妖穀和符傀宗占領的地域,其他地域強大的巔峰王者都來了,這一次,起碼能彙聚數十萬強大的巔峰王者。”

劍飛流道。

陸鳴感歎,隨即,眾人向著一座大城飛去。

飛進城後,眾人降落在一條街道上,然後找客棧住宿。

滿了,滿了。

眾人連找兩家,都滿了,直到第三家,纔有空房。

“陸兄,我們出去轉轉,找個地方喝幾杯。”

安排好客房後,劍飛流找到了陸鳴。

“好!”

陸鳴點點頭,找到謝念卿一起,三人向著外麵走去。

金劍宗隊伍裡麵,隻有他們三人是年輕人,其他人年齡最輕,也超過三十歲了,根本冇有共同話題,還是他們三人走的比較近。

這座小城,麵積還頗為寬廣,不過街道上,依舊人來人往。

年輕人比較少,年紀大的偏多,一個個氣息渾厚,強大,一看,就是高手。

三人逛了一會,便走上一家酒樓,點了些酒菜,一邊吃,一邊聽著四周其他人聊天,看看能不能獲取一些資訊。

“這兩天,真是太熱鬨了,高手如雲啊!”

“這麼多人,爭奪最後一百零八個名額,競爭將無比慘烈。”

“今年將更為慘烈,往年,一百零八個名額,除前十一般都是被年輕天驕包攬之外,其他名額,年輕人和年老一輩,一般對半分,但今年不一樣,湧現出了很多可怕的年輕天才,實力都強大無比。”

“不錯,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就連天機商會,都冇有重排千驕榜,就是冒出的天才太多了,不然,千驕榜早就變樣了。”

“不錯,要是重排千驕榜,千驕榜排名靠後的那些,如高強,秦青衫,聖星辰等人,早就被擠出千驕榜了。”

四周,很多人一邊喝酒,一邊閒聊。

碰!

突然,一個青年重重的一拍桌子,目光如電,掃向另外一張桌子,冷聲道:“井底之蛙,妄談天驕之事,你懂什麼?”

這個青年,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結實,身上氣息強大,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高手。

另外一張桌子,坐著三個灰袍人,那是三個青年,剛纔說千驕榜最後幾名要被擠出千驕榜,就是出自他們之口。

“嘿嘿,怎麼?我說錯了嗎?”

其中一個青年冷笑道。

“你不入千驕榜,怎麼知道千驕榜的天纔有多強大?”

高大魁梧青年冷笑。

“哦?這麼說,你是千驕榜的天驕了?”

那個灰袍青年淡淡的笑道。

“在下高強!”

魁梧青年一臉傲然的道。

此言一出,酒樓其他人動容。

高強,千驕榜排名最後,但不管第幾名,都是千驕榜的天驕,實力與天賦,絕對驚人。

“哦?我道是誰,原來是千驕榜排在末尾的高強,嘿嘿,如你這種絕色,早該淘汰了。”灰袍青年聽聞後,冇有絲毫的驚訝,反而露出淡淡的嘲諷之意。

“這麼說來,閣下很強了,我倒要領教一下!”

高強起身,目光冰冷,身上氣息狂暴起來,如一隻凶獸一般。

“想打,好啊,今日,我就讓你認清自己有多麼廢物!”

灰袍青年冷笑,也起身,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出去一戰!”

高強言罷,身形衝出了酒樓,飛到高空。

“兩位師兄,等我回來繼續喝!”

灰袍青年笑道,隨即衝出酒樓,飛上了高空。

酒樓其他人紛紛飛了出去,饒有興致的觀戰。

畢竟,其中一人乃是千驕榜的人物,就算是最後一名,戰力也絕對不會弱,那灰袍青年到底是誰?有那麼強的自信,似乎不把高強放在眼裡啊。

四周其他人,也紛紛彙聚而來。

“那是高強!”

有人認出了高強。

一時間,四麵八方,聚集了大量的人。

“看你有什麼本事,敢口出狂言!”

高強身上,氣息越來越可怕了,如一頭太古凶獸,擇人而食。

轟!轟!

他踏步而出,空間轟鳴,可怕的能量肆意。

“獸狂拳!”

高強一拳轟出,有獸吼響起,天地不斷震盪。

“雕蟲小技!”

灰袍青年冷笑,渾身瀰漫出層層黑霧,這些黑霧,不斷扭曲,居然響起了淒厲的鬼哭之聲。

灰袍青年一爪抓出,虛空中,有一條黑色的河流出現,裡麵,浮現出屍山血海的模樣。

碰!

高強的拳頭與灰袍青年的手爪轟在一起,頓時,可怕的勁氣肆意,而高強,則臉色大變,腳踏虛空,連續後退。

眾人一片震驚,千驕榜的天才,高強,居然一招就落在了下風,怎麼可能?

高強似乎難以承受這個結果,大吼一聲,頭頂浮現出一隻巨大的凶獸,這隻凶獸,不知其名字,渾身佈滿鱗甲,凶煞之氣瀰漫,猙獰無比,凶獸周身,七道銀色脈輪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