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啊!”

兩個巔峰王者,想也不想,轉身就跑。

太恐怖了,不跑,就是死。

但,一個在跑的過程中,突然砰的一聲,化為一團血霧。

而另外一個,在跑的過程中,突然化為兩半。

四大巔峰王者,全死!

“現在,輪到你了!”

陸鳴身上,騰起了強大的氣息,籠罩向血煞。

血煞的瞳孔,急劇收縮,劍飛流與謝念卿展露的實力,讓他心驚不已。

“你們以為能殺我嗎?巔峰王者再強,終究隻是巔峰王者,我會讓你們知道,靈海境,終究有多強。”

血煞的身上,瀰漫出濃鬱的血色霧氣,他的眼珠子,變得通紅,同時,雙手也變得通紅起來。

“血煞手!死!”

血煞踏步向前,一掌,向著陸鳴拍擊而來。

血氣瀰漫,充滿了腐蝕的味道,就連空氣,都傳出一陣可怕的劈裡啪啦的響聲。

“靈海一重中期,正好試一試鎮獄天功的威力!”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戰龍真元狂暴呼嘯起來,陸鳴掌如天刀,一掌斬出。

這一掌裡麵,好像凝聚了一塊天碑,鎮壓一切。

碰!

陸鳴的手掌,與血煞的手掌轟在了一起,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下一刻,眾人就看到,一道身影瘋狂的後退,口中鮮血狂噴,這個人,正是血煞。

此時,血煞的一隻手掌,已經變的稀巴爛,他的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議,還有驚恐。

“怎麼會這麼強?怎麼會這麼強?”

血煞驚駭的大吼,陸鳴剛纔那一掌,他感覺好像有一座太古神山撞在他身上,他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傷了,渾身好像要龜裂一般。

“靈海境?早就見識過了,上路吧!”

陸鳴腳踩九龍踏天步,身若流光,瞬息出現在血煞身前,再度一掌劈下。

轟!

這一次,血煞狂退數千米,一雙手臂,直接炸裂了,化為飛灰,不僅如此,他胸前,炸出一個大洞,整個身體都扭曲變形了。

若非他修為高深,肉身強大,已經死了。

此時,他驚駭的大叫:“饒命,不要殺我!”

迎接他的,是一道槍芒,璀璨的槍芒,穿過虛空,從血煞的心臟洞穿而過。

血煞,死!

在場都所有人,都驚的愣在了那裡。

三招,僅僅隻是三招,就擊殺了一個靈海境的大能,這還是巔峰王者嗎?實在是恐怖。

駱欣,駱明等人,也震驚不已,陸鳴的戰力,比起當初在金沙島的時候,又提升了,變的更強了。

“同為巔峰王者,我差的太遠了!”

陳刀搖頭苦笑。

“鎮獄天功,不愧是半神級的血脈武技,威力真是強大,不過消耗的真元,也的確驚人!”

陸鳴微微一笑,將血煞的儲物戒指和精血吞噬。

“接下來,這些人就交給你們了,小卿,劍兄,我們走吧!”

開始一句話,是對火焰商會說的,後麵,是對謝念卿和劍飛流說的。

最強的幾人,已經被擊殺,血煞海盜團剩下的人,就交給火焰商會了。

畢竟,火焰商會還有四大巔峰王者,他們絕對會乘此機會,滅絕血煞海盜團的。

陸鳴三人,騰空而去,果然,後方響起了驚天的喊殺聲。

“陸鳴!”

駱欣低語,遙望遠方,隨即輕歎一聲,加入了戰鬥。

巨蛇傀儡之上,三人盤膝而坐,繼續趕路。

“陸兄,你現在的戰力,越來越強了,現在我估計完全不是你的對手了。”

劍飛流苦笑道。

“劍兄謙虛了!”

陸鳴微微一笑。

“我可冇有謙虛,我說的是實話!”

劍飛流道,然後又看向謝念卿。

謝念卿雖然展露的不多,但也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他估計,真要動手,他也不是對手。

最驚人的是,謝念卿和陸鳴的天地意境,都還停留在一級,若是他們的天地意境突破二級,那該又何等恐怖?

“若是他們兩人天地意境突破二級,能與天王榜上的那些變態爭鋒吧!”

劍飛流心中一動。

他雖然在千驕榜上,排名第788名,但在巔峰王者中,戰力比他強大,卻有一大把。

因為,千驕榜,隻排三十歲以下的天驕,而天王榜,不限製年齡。

千驕榜,排名前六百的,幾乎都是靈海境以上的修為,隻有上一屆的十大天王,才憑藉王者之境,排在前六百之內,堪稱恐怖。

所以,單是千驕榜上比他強的天驕,就有近兩百人,還有很多強大的老輩王者,所以,在巔峰王者中,戰力比他強大的,還是有不少的。

畢竟,東荒太大,巔峰王者,太多太多了。

“我的大地意境,要儘快提升到一級圓滿了,不然,發揮不出多強的威力。”

陸鳴心裡思索。

大地意境,和其他三種意境,還相差頗遠,一旦大地意境和其他三種意境差不多的話,那四種意境融合,威力就恐怖了,陸鳴的戰力,還會提升一截。

巨蛇傀儡速度很快,又過了三天,他們就到了金光域了,比預期的快了一倍。

到金光域後,他們繼續飛行,又了過了三天,他們來到了金劍宗。

金劍宗,太雄偉了,比陸鳴以往見過的任何一個宗門,都要宏偉,都要強大。

金劍宗,乃是金光域第一宗門,雖然為帝天神宮的附屬宗門,但在金光域,金劍宗的話語權,和帝天神宮一樣重,可見其實力。

而且,金劍宗內,也有一座跨域傳送陣,能夠傳送到其他大域。

他們就是要乘坐金劍宗的跨域傳送陣,前往天王域。

劍飛流在金劍宗的身份很高,乃是金劍宗第一天才,回來後,陸鳴與謝念卿,自然受到了隆重款待。

“陸兄,謝姑娘,可能要在金劍宗留兩天了,這一次金劍宗要派出一批巔峰王者,一起爭奪天王榜!”

劍飛流帶著陸鳴與謝念卿,來到一座優雅的彆院中,對兩人道。

“無妨!”

陸鳴一笑,又道:“難道這一次,真的會彙聚東荒所有的巔峰王者?”

“彙聚所有的巔峰王者,自然有些誇張,但是那些實力高深的巔峰王者,應該大部分都會參加,當然,指的是人類,天妖穀的妖族,是不會參加的,還有,符傀宗的人,應該也不會參加!”

劍飛流道。

“符傀宗不參加,為何?”陸鳴心中一動,有些好奇。

“因為天王榜之爭,隻針對武道,銘煉之道是不會得到任何好處的。”

劍飛流解釋道。

陸鳴點點頭,心裡大致有了個底。

看來這天王榜之爭,會異常的激烈啊。-